頑世

每個人應該都是有思想的,只是因為有了比較,所以看出了不同,然後被分出了高低。到底什麽是好,什麽是不好,沒能能說絕對。所以,我大約不是絕對的失敗者。
城市是有歷史的,一個城市的歷史是由好多的具體的歷史所組成的,所以它們值得被感動。
上周又去了維揚路,毫無懸念地遊了湖,遊了園,吃了包子,喝了茶,送上了茶葉。維揚路是個南北文化交流的地方,在往南,過了江,便真是江南了。維揚路上出乎意料得清涼,沒有伏暑天氣地躁動。深夜的雨,到了清晨換了一地的濕漉漉。然後一天都看不見日頭,就這麼氣蘊蒸騰的飄蕩。
人便在這其中活動,看不清就真是看不清。剩下的只有自以為是的情感,真以為這裡是那可以“贏得青樓薄幸名”的風物揚州了。有時候可以的不以為是,不經意地偶爾一瞥,看見了美,看不見是不是真的美。
這麼躲著,橋邊紅藥,年年複生。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