蒼白的花言巧語,連自己都無法説服,我在這裡活著直到死去,終于有一天你們不再會紀念我,光與影的跳動沒有讓我感動,它們破壞了夢。

當開始意識到所謂的門戶之見的時候,便是放手的時候。無謂的掙扎只能讓一個人在所謂的愛情裏越陷越深,因爲它是墳墓、它是泥沼、它是一切的虛無縹緲的。
嘗試不要去眷戀那些注定不是我或者可以為我擁有的人和事請,他們如它們和她們一樣,早就把我和這個城市割裂開來。好像是真的一樣,不過是癡情時候的畫像,似真實假。
S市是一個滿是現代氣息的沒有歷史底蘊的充滿了浮躁的心和快餐似的情的讓人過目難忘的城市。我生活在其中,越來越害怕。想起了當時在N市生活時候的場景,漫天洋洋灑灑的滿城飛絮,連呼吸空氣時都是癢癢的。那裏的節奏是慢的,人是驕傲自大的。躲在那樣的城市的深巷中,一瞬間自以為是“白衣卿相”了。
好久好久沒有去重溫當時的文字,它們像是死了一樣,被我埋在了土裏,不要去攪動,深怕它們突然詐屍。
只是今天沒有忍住,去看了一片自以為毫無傷害力的文字,一篇旨在普及科學知識的文字,卻忘記了在那文字的結尾是一種令人作嘔的膩味式的甜。
一瞬間,衝擊如海浪。
靜思,已然過去的就過去,即使糾纏,也沒了那緣由。
秉性果然是不容易變的,就如這城市,不論歷史怎麽演進,它就是它,只是表達著不一樣感慨而已。
妳怕了嗎?這就是我。我是瘋子,我真是瘋子。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