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懷

心中充滿懷念。卻也不舍。

大約這是危機,不舍日夜。

最近的工作的主題是出差,在另外一個城市一呆就是一個禮拜。

然後周而復始。

都有些忘記了那些人、那些事的模樣。

周末回到上海,坐在沒人的辦公室,閉上眼,想不見那時的喧鬧。

人漸行漸遠了。

可是想不到。

我說想到的時候就是真的遠了。可是不是最終。

有人說那是錯。

錯在了執著。深陷其中不可自拔的錯。

總是用這樣一個理由寬慰自己——

六十億人中的相遇,不是緣分,而是奇跡。

奇跡不是創造的,奇跡是千辛萬苦、勞命傷財建造起來的。在帝國的時代,他就是終極的超必殺。

人不如初。

即使偶爾的領悟,也沒什麽太大的意義。

一瞬間,覺得胸懷情聖。下一秒,不過一個禽獸。

前兩天的燥熱被一場春雨澆透。於是天氣冷了。

若是後來人刻畫這條軌跡,我想是模糊的。

不要再留下是什麽了。

“這裡有一個失敗的人。”

偶爾會想起,偶爾不會念起。

有一天,我們離開。

只是,我不舍每一個的離開,只因它又毀了一座奇跡。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