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文

每個過去,總會為其寫些文字。這是習慣,也是追想。
只是,這文字沒了主角。變得可怕的蒼白。
有心栽花,無心插柳。心意疏懶。卻也不無聊。
將心轉到那虛擬、虛幻、虛假的世界,雖也有人,卻真如陌路。
如今寫不出能改動自己的詞句,越發開始喜歡起了別人的詞句。
最近經常念叨的是“刹那芳華”。或許是怕人老了。
又或者是擔心她老了,讓我寫不出文字了。
刪掉了許多許多文字,留不下什麽了。
毀了吧,連我的身心。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