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是

這些個禮拜,我生了幾次氣,發了幾次飆。怒其了幾次不爭,哀其了幾次不明。

這應該是錯誤的,特別是自以爲是的錯誤。但是這不是最大的錯誤。最大的錯誤是自以爲是地管了不該管的事情。

我是已經決定了的,工作上,我是不會再刻意去發現一些不屬于我的事情。我範圍就這麽大了,出去了,就不是我的了。

他人自有他人的活法,對或者錯,是必須要人來判斷的,但那人不是我。

我不斷人對錯,我不斷人生死。這就是態度。

每一個人都有逆鱗,我大約是知道我的逆鱗所在。所以我要將逆鱗顯露出來,告訴人,這就是我的逆鱗,不要來揭,不然後果很嚴重。

不能去強調要別人去做的如何如何。或者他們就是這種態度,沒有驕傲,沒有信仰。即使是有的,也是我理解不了的。

囿于一隅,這就是我今後的目的了。木秀于林風必摧之。往大了說,就是這個道理。

遠見卓識是成功者的專利。所以,現在開始鍛煉。

韜光養晦也是可以的。所以,現在也開始鍛煉吧!

總之,新年迫近,做該做的,管該管的。該死的就讓他/她/它們死去。我不是上帝,也不是死神。

本是沒有想到這句的,只是寫著寫著忽然就想到了——“知我者謂我心憂,不知我者謂或何求!”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