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人

2年,或者3年前,我一定会写出自以为很悲伤的文字。如今却不想写了。有的时候想写,偶尔写了几节,最终还是不了了之了。想来不是因为文字的力量不够了,还是因为无法言语了。

为人一世,如果都是这样一种心态,那也会是一种很好的心理学、社会学的样本的。

刚才翻了翻《我等不到了》,果然还是不能接受这种自大的文字。又或者是我自大过分了?这些天在想冯延巳的词是不是就是我这样的状态呢?有许多东西要写,但是到最后只能把最深沉的痛埋藏在字里行间,千载以后,已无人能识了。

无人能识了……

“无人”的一个回复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