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0月17的无题——冷静的唇线遇见颤动的心情转眼就是一种被遗忘的碎裂直到下一次的靠近

我管地铁站下卖的书叫做“黄鱼车版”,不是我原创,我只是引用了。那里时常可以发现惊喜,但不要指望找见遗落。

据说科幻小说有“软硬”之分,凡尔纳的是“软科幻”,韦尔斯的是“硬科幻”。我不知道这是什么时候出现的。但是我很讨厌这样的分类,一种毫无文化特色的照搬。曾在起点上看见过一个年收入过百万的作家在那里指点着自己的小说“偏软”、“偏硬”,顿时对其直接封杀。或者这来自于“hardcore”和“softcore”?

今天在“黄鱼车版”中看见了一本《世界史纲》,作者就是那个韦尔斯,原来只知道他写《星球大战》、《时间机器》,现在才知道原来还是一个历史学家,一个师承赫胥黎的进化论者,一个费边社的主力。

秋风渐起,寒意渐浓。窗外时有落叶飘过,白昼越发短暂了。每日目送金乌西沉玉兔东升,不知不觉间岁月悄然流逝。人来人往,熙熙攘攘,消散聚合,聚合消散。似有若无,真真假假,断鸿孤雁,枝头花残。

临晚独坐,不知所言……

“2009年10月17的无题——冷静的唇线遇见颤动的心情转眼就是一种被遗忘的碎裂直到下一次的靠近”的一个回复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