丽水、我、灵魂、贝克汉姆,以及占卜

丽水之行很普通,以致我没有东西可以记述,穿凿附会于历史的人造景色,故作深邃的现代风光,总之一切都是假的。车在山里的盘山公路中来回的绕圈,好像没有尽头一样。那时,我似乎想到了哲理,一大段一大段的哲理。但是,当车停在了所谓的分景区时,那一刻我竟然觉得这里是南京路,42辆车2000多人的旅游团,疯子才能忍受这样的嘈杂……

如果这个世界真的有魔鬼和天使,我的灵魂一定出卖给魔鬼,天使的纯洁终究不是我能企及,而魔鬼或许也并不完全符合我的心境。可是我不得不对未来作一个选择——善良的魔鬼抑或邪恶的撒旦。

10年前,当曼联来到中国的时候,我忘记了我的感觉,似乎是喜悦,或者是沧桑?但是贝克汉姆的缺失使得10年前的那一晚变作了一场缺失了主角的演出。10年后,当他的已被岁月刻蚀后再出现在这里,勾起的只能是对10年岁月的无尽回忆。

占卜,古巴比伦人依靠星座,吉普赛人观察咖啡杯底的残余,中世纪的欧洲人发明了塔罗牌;而在中国,真正占卜方法其实已经失传。卜,灼龟甲;筮,揲蓍草。灼烧龟甲以卜吉凶的方法早已泯灭在历史的长河中,我们只能看着那一块块斑驳的甲骨想见当初的景象。《左传》给我们留下了“筮”的方法,六十四卦定天下,只凭着手中这50根蓍草。

昨夜,因有心事面北起卦,一爻少阳,二爻少阴,三变终了欲布第三爻时,忽然心中戚戚,推乱卦象仰天唏嘘。命终不可知,纵知之又如何,逆天改命,天有不容!

Technorati 标记: , , , ,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