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兰、罗本、范德萨

荷兰和要分裂的塞黑踢了一场很沉闷的比赛,不经让人想到前南,确实就较前南——南斯拉夫联盟!那一届,若不是因为国际形势,难保那时的世界杯、欧洲杯的冠军是谁了!
转回来说荷兰,荷兰被人们叫做“无冕之王”,确实,当之无愧的。但是请注意,无冕之王的那届是“三剑客”的那届,而不是现在的荷兰队。看完了荷兰的比赛,突然很怀念过去那行云流水、挥洒肆意的荷兰黄金时代。现在纵观整场比赛,仅仅只有一个罗本,或许还有一个老的有点不行了的范德萨!
罗本,似乎人们都认为他是未来的荷兰的王者主宰,嗯,确实是这样的!但是罗本那张脸太对不起观众了,球踢了这么好,但人却看上去这么老气横秋。想象一下35岁时或许还在踢球的罗本的脸吧!但是至少现在的荷兰要靠罗本,至于范尼,让他去吧,他适合英超那种强壮的身体对抗,世界杯?呵呵他不擅长!
终于要讲到范德萨了,发觉他老了,不管他现在在曼联踢得多好,但是他在世界杯的赛场上确实老了,竟然老到了守门员抽筋,守门员都能抽筋,别的队员还有什么不敢的?范德萨,我并不欣赏,觉得他守门太朴实无华,平淡如水的守门,注定不会有激情的!
 

希曼和齐拉维特

昨天的英格兰和巴拉圭的比赛我没有看,第一是因为太累了,第二是因为曾经吸引我的地方都没了。
虽然没看,但是照例我还是很关注守门员,可惜今天关注的两个守门员却已经不在场上了!
希曼,对他没什么好的影响,因为他的一个低级失误,世界知道了小罗,因为他的一个失误,他把本来可以风光的退役搞得毫无脸面。
虽然他在俱乐部比赛中把门守的风声水起,但是那只是一个俱乐部的门。当一个守门员站在不同档次比赛的球门前,他可以深切地感受到身后的门的大小每次都不一样大,因为这个就是心理作用。
从来不觉得希曼是一个很好的门将,他的出击不是很果断,他的反应不是很快速,他的技术不是最好,我不知道他是怎么坐上了英格兰主力门将那么多年的?!总之一句话,看他守门很没激情!可惜足球要激情来感染场上场下的每一个人。他大约便是靠勤来补拙的那类了。不过他现在的继任者还不如他!
1966年,英格兰唯一夺得世界杯冠军的那一届英格兰队中,英格兰队中有世界最伟大的门将之一——戈登·班克斯(Gordon Banks)
 

曾经记得在《天下足球》中看见过班克斯的一个历史上的最伟大经典扑救,球王贝利的一个死角的头球被他鱼跃扑出,看过的人都会觉得这个扑救就对精彩,而现在绝对经典。

齐拉维特,曾经这个名字对我如此神圣,记得小学的时候,班级之间比赛,同学曾经把我比作门神——舒梅切尔(虽然我知道我不可能),当时门神在曼联甚至在整个英超乃至世界都如日中天。但是我却并不喜欢人家把我比作他,我更愿意人们把我比作齐拉维特,虽然当时知道这个名字的人很少!

有一段时间我很向往像齐拉维特一样去进攻,可惜俺的技术不足以如此。前两届的世界杯,巴拉圭的比赛我都看了,虽然他没有进球,但是当我看到他冲到前场去主罚的任意球时,我知道我很冲动了!

他的任意球的弧线一点都不必贝帅的差,绝对的带着强烈的内旋。曾经在某场世界杯南美区预选赛对阿根廷的比赛中,他任意球破门。记得当时在阿根廷门后的记者描述说当时的阿根廷门将都全身打颤了!或许不可信,但是至少证明了人家对他的认可。

现在他退役,曾经他说要做第一个在世界杯历史上进球的守门员,他没做到,我不知道在我有生之年是否可以看到这样的进球了!但是我知道这个是早晚的事情!没了他的巴拉圭,少的不只是一个门将,少的是一个可以在后场大喊大叫的队长、一个精神支柱!所以巴拉圭的比赛我没有了兴趣!

这张图片可以看到只是一个奇拉维特背影,但是这个背影却让我在足球场上选择了永远去做一个门将!但愿奇拉维特竞选总统成功!

卡恩和萊曼

世界今天晚上就要開始了,四年啊,人生能有幾個四年?
揭幕戰,德國Vs哥斯達黎加。似乎好無懸念的一場比賽。
人們只是關心最終的比分是多少!
確實,有的時候場外的東西勝過場上的比分。
對我來說,我似乎跟關心的是卡恩和萊曼的主力門將的問題。
或許因爲自己踢球就是一個守門員,因此每屆的世界盃我看得最多的還是那些門將們的表現。
可惜四年前齊拉維特讓我失望了,他沒有做成第一個在世界盃比賽中進球的門將。
當我又過了四年再回首來看這樣四年一度的盛事,
門將似乎再次讓我關心。
或許我心中有一個未曾圓的門將之夢吧……
卡恩,我認爲作爲一個球員他是偉大的,作爲一個門將他還是偉大的,作爲一個隊長他是合格的。
我不知道爲什麽現在淪爲了替補,但是似乎這個是克林斯曼自己的偏執吧。
人們說,在技術上、意識上卡恩和萊曼是不相上下的,
或許是吧。
但是如果我是教練,我看重的是在場上那野獸般的咆哮!
嗯,是的,咆哮!
當我站在學校的球場上的時候,
身後是對我來說我所要守護的球門,
而身前是我要守護的禁區。
我一直想,如果我從一開始就去做一個職業門將,
或許我現在已經可以在中國的哪家俱樂部中的三線隊混個主力。
但是我卻沒有那傲視球場的氣勢,
亦即我所說的咆哮!
確實,卡恩讓我欣賞的是那種氣勢上的壓倒一切。
我在門前的時候一直告訴自己這樣一句話——
“這裡是我的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