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扬古运河边的胡思乱想

文字这东西需要点真实的情感,只有这样的文字或许才能“蛊惑”人心。奈何我很久很久以来就再也没有写出来过了。

因工作的关系,突然和扬州这座古城发生了关系,隔三差五地就要去一番。只是每次都是行色匆匆,一直没有很完整的机会看一下联合国评定的最佳人居城市。

今晚在扬州城内的古运河边闲庭信步了一次,河面微风荡漾,垂柳依依,丝丝弄碧。说不得很是静谧,但是有些精致,略带古风,仿古的游船在河面驰过,船头的的一串红灯笼,依稀有了几分旧时画舫胜景。

末了,回来途径史可法纪念馆,依旧想起了那句“梅花胜雪,芳香不染”。突然有些兴趣索然了。历史总有些沉重。就如姜白石所言“废池乔木,犹厌言兵”的意思,维扬自古便是南北之冲,重建的东关城门,或者只是旧日缩影。

思前想后,我依然不适合去每个城市,每个地方总有故事,只是记住了故事的悲情,旅途就少了份快乐。奈何,奈何……

在思想巨人们的国度,放弃了现在,留恋着过去和未来。娓娓道来,没有咖啡的香气,没有落地的阳光。窝在美因河畔法兰克福的古旧的旅馆房间的一角,悲伤,如影随形。

有时候,这个世界溢出了想象。于是,对于一个用想象来生活的人来说,世界乱了套。没有规矩也没有经纬。到处都是怪异的不可预见的偶然、巧合以及凌乱。

生命的存在,这是一个哲学命题,明天的主旨不是存在,而是生命,所以这又是一个伪命题。

多年以来,不论是经过还是结果,都是一种乱七八糟的组合。不符合逻辑,但符合天道。

总不能要求所有人都具有浪漫主义的精神,更何况是一个看似悖论的浪漫主义参杂悲观主义的精神世界。更多的时候,接触到的都是现实主义。这是失落的时代。没有信仰、没有理想、没有目标、没有企图。单纯、直接、纯粹、自然……都是想象。

然而想象之外,则是尔虞我诈、勾心斗角、你死我活的壮烈场景,有远及近,慢慢放大了个人,细微之处,依然充满着希望的浪漫主义精神。不同于香榭丽舍的浪漫,不同于米兰的时装;或者,法兰克福的欧元?物质与精神前所未有的如此对立。于是回忆变得珍贵,我们回忆10年、20年、30年,甚至100年的生活。那里有思想中的最浪漫主义可以追逐的想象世界,真实,但也可以是虚假的真实。

但是,会有那么一天,连回忆都被消费殆尽,剩下的只有——醉生梦死。

欧洲,不是说来就来的。

至少我是这么认为的。如果想来欧洲自助游,没个半年一年的文化背景积累,那还不如“上车睡觉,下车拍照”的跟团游。总说中华文明五千年,深不可测,深不见底。其实到了欧陆,人家也有五千年的文明,当然啦,硬要说是“蛮族”那也只能如此了,至少“蛮族”的祖先也是尼安德特人,也是克罗马农人。

好吧,留了两天的时间给法兰克福,领导果然是英明睿智无处不在的。一路从柏林狂奔而来,只有在德国的高速公路可以体验到200+km/h的速度。沿路有许多德式小镇,严谨,宁静。但是一进入法兰克福,不自觉地叹了口气——好一座水泥丛林!

找游记、找攻略,似乎想规划一番明日的行程,无从下手,因为这里很陌生,一个念头飘忽而至:欧洲,不是说来就来的。

当地时间已然18:30。天色全黑,现代城市的华灯初上。或许可以去看看火车站,记得有一颗很大的圣诞树。

回想一番这些天德国给我的映像,嗯,确实没什么特别的。这里有的,上海也有。RMB在这里真不值钱呀!我决定开始支持人民币升值了……

“钱塘自古繁华”

柳永有一首词,词牌《望海潮》,是极出名的。写的是宋时的杭州。野史传说,金主完颜亮读到词中“有三秋桂子,十里荷花”,于是投鞭江南,发兵侵宋,结果在采石矶边,军中哗变,被书生虞允文一战击退,落得功败身堕,命陨江南。
了不得念诵一句:“异日图将好景,归去凤池夸。”
是为记。

做一个疯狂的旅人!

为赴一场在一年前定下的约会,我将用18个小时穿越500公里!
去年毕业的时候,同学之间定下了今年五一再聚首的约定。原本计划完备,时间充裕,但计划永远赶不上变化。原先的三天行程变成了18小时。
4月30日晚20:08开始旅途;5月1号14:40踏上归途。
许久没有体会列车有节奏的晃动了…

丽水、我、灵魂、贝克汉姆,以及占卜

丽水之行很普通,以致我没有东西可以记述,穿凿附会于历史的人造景色,故作深邃的现代风光,总之一切都是假的。车在山里的盘山公路中来回的绕圈,好像没有尽头一样。那时,我似乎想到了哲理,一大段一大段的哲理。但是,当车停在了所谓的分景区时,那一刻我竟然觉得这里是南京路,42辆车2000多人的旅游团,疯子才能忍受这样的嘈杂……

如果这个世界真的有魔鬼和天使,我的灵魂一定出卖给魔鬼,天使的纯洁终究不是我能企及,而魔鬼或许也并不完全符合我的心境。可是我不得不对未来作一个选择——善良的魔鬼抑或邪恶的撒旦。

10年前,当曼联来到中国的时候,我忘记了我的感觉,似乎是喜悦,或者是沧桑?但是贝克汉姆的缺失使得10年前的那一晚变作了一场缺失了主角的演出。10年后,当他的已被岁月刻蚀后再出现在这里,勾起的只能是对10年岁月的无尽回忆。

占卜,古巴比伦人依靠星座,吉普赛人观察咖啡杯底的残余,中世纪的欧洲人发明了塔罗牌;而在中国,真正占卜方法其实已经失传。卜,灼龟甲;筮,揲蓍草。灼烧龟甲以卜吉凶的方法早已泯灭在历史的长河中,我们只能看着那一块块斑驳的甲骨想见当初的景象。《左传》给我们留下了“筮”的方法,六十四卦定天下,只凭着手中这50根蓍草。

昨夜,因有心事面北起卦,一爻少阳,二爻少阴,三变终了欲布第三爻时,忽然心中戚戚,推乱卦象仰天唏嘘。命终不可知,纵知之又如何,逆天改命,天有不容!

Technorati 标记: , , , ,

向丽水进发!(外一篇)

一.向丽水进发

【丽水地区】在浙江省南部,邻接福建省。辖缙云、龙泉等七县。多丘陵山地,仙霞、洞宫、括苍等山绵延境内,为全省地势最高地区。瓯江中上游流贯,水利资源丰富。气候温暖,夏长冬短,年降水量1400毫米左右。农产有稻、小麦、薯类、玉米、茶叶等。山区产竹、木材、油茶、油桐、乌桕及多种药材。手工艺品以“青天石雕”、“龙泉青瓷”等著名。

——以上内容摘自1977年《辞海(修订稿)·地理分册·中国地理》,略有删节。

周六、周日两天,要去浙江丽水一游,颇期待。丽水自诩“浙江西双版纳”,名头甚响。

作为一个上知天文、下晓地理、偶尔会算命的宅男来说,大自然还是要接触的,领悟天地之菁华、日月之光华在此一举了。

二.10年已过!

今天在抽屉背后的犄角旮旯里,找到了一只型号为PC500的文曲星,看着这支文曲星,往事一幕幕突然出现在眼前。这个是我的第一个文曲星,初中时候买的,后来按键失灵了,于是就弃置不用了。前些天还在整理杂物时找到了这只文曲星的外包装盒,崭新的,可见我保存的很好。今天却发现了正主,只是想来已经不能用了。

找了电池装入,竟然还可以开机(国货还是可以D)!看着在简陋的显示器上显示着98年1月1日时,震惊于10年已过,岁月匆匆。

有些明白了孔老夫子在河边说“逝者如斯夫”时的心境了……

Technorati 标记: , , , ,

婺源之旅(五)

李坑、江湾(不是上海那个)商业的气息太重,原始的古旧和历史气已经被人民币所掩埋。世代务农的田间人家变作了倚门揽客的重利商人。满村的古玩玉石、木器茶叶店家,使得原来的真正的美变成庸俗。
所以,来婺源,一定要去理坑,只有那里还暂时保有最后的古村落之美。

婺源之旅(四)

婺源多的是古村落,村子有好些明清古居,古居大多数是些关宦致仕还乡后修的宅第。
理坑很古,或许唐宋之前就以行成了村落。村子中有好几处明清大官的住处,官做得很大,吏部尚书、工部尚书、光禄大夫…只是,数百年的风雨后,大部腐朽残破了。
村中的旅人不多,居民依然秉持着“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生活,在村中有一队骑车来的写生的学生,在屋檐、墙角间记录着历史。

婺源之旅(三)

大鄣山,山涧的溪水叮咚,触手冰凉。远山间杂的红叶、绿竹,小桥亭台,别是风趣。
步道登山,树影翳翳,山风习习,额际微微沁汗,却也心旷神怡,自有乐趣。
山道边的乱木参天,怪石嶙峋,秋蝉吱吱,鸟鸣啾啾。抬头见远山的山壁上有一大片光秃,呈心型,是为龙心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