承載

今日,又說了一通精神與物質。說我的的精神無法用物質承載。後來想想,這大約是錯的。若是精神沒了物質,如何繼存?生活的驕傲,也算一種鍥而不捨的精神。時間真是飛逝啊!一眨眼,又是冬去春來的新一年。眼看著這春日也漸行漸遠漸無書了,只是這街邊的落葉怎麼四季都有了?古人說一葉知秋,難不成還天天知秋么?又說落葉歸根,這歸根便是終結了。
記得昨天讀了一遍《最後一片葉子》,初時竟忘了這事什麽文字,大約過了1/2時,才隱約記得舊日的初中時候曾經是上過課的。慢慢地就是忘記了。電臺的節目說起了普魯斯特和他的《追憶似水年華》,順手抄寫了一句初版序言放在了微博。於是被人指摘是無病呻吟。只是不曾想,轉天,又被說是無病呻吟。這便是問題大大的了。或許我真是無病的,但是我確信中國現如今是病的。病的根源是不倫不類,如果馬克思肯定是對的,那現如今,資本主義的萌芽又在大地上萌生了。我也不知它是不是長得畸形了,但是很盲目了。人們不最追求上古遺風了,轉而強求物質。無能為力就不要去改變了嗎?或許是這樣比較好吧。至聖先師身當禮樂崩壞之時,以重塑天下為己任,著書立說以遺後世。
知可為而為之,不過是順流而下,多如過江之鯽,不足道也。難在知不可為而為,方是逆流而上,成者鳳毛菱角,千古傳揚。
每個人都應該是有自己的哲學觀點。如是我聞,精神基於物質。但願是真。又或者,我錯了。我的物質與哲學的物質本非一物。或許,我的物質更簡單的說話是金錢?!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