式微

这里很奇怪,空气里有丝丝的甜味。

时间久了,甜味腻了。略略带着些苦了。

日复一日的盼望,原来竟是痴痴地笑了。

我想站在路口,侧目一眼,依旧还在路沿。

妳若要我痴,我便是痴的。妳若要我笑,我便是笑的。

那么多人擦身而过,总没有人肯歇脚停留。

我不懂挽留。于是过去就真成了过去。

现在都变作了历史,历史也就写进了人的心里。

可又能记得多久?

天色向晚,早日归去。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