线索

我很惊讶于我的收藏。我竟然能够找到2006年我注册游戏的邮件。
凭着电邮的线索,我找回了账号。
曾经我满怀激动,我以为我能一直开到东印度。
结果我最远只是到了北海,在卑尔根外海的那片渔场。
仿佛回到了当初。
停在海中央,看着身边来来往往的帆影,垂钓鳕鱼、鲑鱼。
人们来北欧拖木材、煤、铁,一船一船,带到地中海,带到非洲,带到阿拉伯世界。
只是我,永远停在了卑尔根。
是的,我本以为我会永远停在卑尔根。
这座城市,汉萨同盟让它兴盛一时。
人,多少都有点梦。
所以,今天阴差阳错地延续这个梦。
当我再一次出现在了卑尔根,时光竟然过去了4年。
这座城市因为那些游戏的设定,什么都未曾改变。
只是那些来北欧运特产的船队不见了。
记忆中的熙熙攘攘的街道不见了。
只有我一个人,从卑尔根,这个不大港口,这头奔向那头。
没了,没了,我熟悉的世界没了。
出港,我要回去。
驶向不来梅,然后是伦敦,然后是希洪。
凭着那幅在记忆中记忆了20年的地图。
我终于回到了里斯本。
上岸。
这里已然面目全非。
而我,痛哭流涕……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