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思想巨人们的国度,放弃了现在,留恋着过去和未来。娓娓道来,没有咖啡的香气,没有落地的阳光。窝在美因河畔法兰克福的古旧的旅馆房间的一角,悲伤,如影随形。

有时候,这个世界溢出了想象。于是,对于一个用想象来生活的人来说,世界乱了套。没有规矩也没有经纬。到处都是怪异的不可预见的偶然、巧合以及凌乱。

生命的存在,这是一个哲学命题,明天的主旨不是存在,而是生命,所以这又是一个伪命题。

多年以来,不论是经过还是结果,都是一种乱七八糟的组合。不符合逻辑,但符合天道。

总不能要求所有人都具有浪漫主义的精神,更何况是一个看似悖论的浪漫主义参杂悲观主义的精神世界。更多的时候,接触到的都是现实主义。这是失落的时代。没有信仰、没有理想、没有目标、没有企图。单纯、直接、纯粹、自然……都是想象。

然而想象之外,则是尔虞我诈、勾心斗角、你死我活的壮烈场景,有远及近,慢慢放大了个人,细微之处,依然充满着希望的浪漫主义精神。不同于香榭丽舍的浪漫,不同于米兰的时装;或者,法兰克福的欧元?物质与精神前所未有的如此对立。于是回忆变得珍贵,我们回忆10年、20年、30年,甚至100年的生活。那里有思想中的最浪漫主义可以追逐的想象世界,真实,但也可以是虚假的真实。

但是,会有那么一天,连回忆都被消费殆尽,剩下的只有——醉生梦死。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