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月八日的无题——有一种眷恋叫散乱

都说台风会来,结果转了好几个圈儿依旧无影无踪。憋了好些日子,总有心情去写点什么,但是每次都不得不一个字一个字的删除。于是时间久了,那点文思也如这台风一般,总是在天上打转,却不曾落地。

想法多了,便很难用一句话或者一段话概括了,到头来还是要学着辛稼轩赋上一句“天凉好个秋”。虽然昨日已然是立秋,但想必这个夏日还有些时候。

文字艰涩了,怕以后自己看不懂。文意过于晦涩,也担心阅者的嚼蜡,尽管心里是明白的,这阅者也是少得可怜的。

高尔基说社会是最好的大学,渐渐是有些领悟了。很讨厌这样的时代,不单纯,复杂,充斥着——我认为是的——悲伤。明白了,也就悲哀了。感叹多了,也就不顾了。

周遭的人和事是不曾有太大改观的。不是我的依旧不是我的,是我的依旧不是我的。这是一个二律背反,不符合逻辑,所以也就不怎么在意了。

又有意继续我那个未尽的故事,只是发现原本的主线要变化一下,情节可以曲折些,内心可以藏得更深沉些。我对某人说如果我去起点写些太监文,我的月收入也不止你挖我的四千。不知当时何来的这般自信,却有些“小天下”的英雄气概了。很久以来,我想把这样的想法埋深一点。无知无畏,但如今却是越发畏了。

这时节也不是一个云淡风轻的日子,所以不能指望心情有些怡然。卡夫卡的小说看得有些“恶心”了,于是很难坚持,扔在那里,不管不顾。有空翻翻,只是这剩下的20页,无论如何很难一次读完。现代的文学和现代的社会一般无二,复杂难懂,讳莫如深,在外头永远无法明白其中的奥妙,多了是阴森,鬼影重重。

《追忆似水年华》被我拿出来放在外面很久,始终不敢打开,生怕一不留神陷入回忆不可自拔。于是只是看着封面和书脊。偶尔生出了幻想,仿佛这是一个魔,张着一张大口,要吞噬我的仅有。

孤独的是一种如外星人般的隔绝,到处是陌生。与柏拉图那个理型的山洞差别太大,不熟悉的一切,没有归属感的存在,蝇营狗苟,独自的旅行。这仿佛不是一个完美。轻轻一碰,碎了。

跌落了满地,溢满出的香气,在手边飘荡,只是今晚风大无雨。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