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垂双虹,蓦然回首

今日,这个城市下了一场绝大的雨。从窗口望出去,一篇白茫茫的雨丝。有些讶然。

傍晚时分,天色却也好转了,只是淋淋落落地下着写小雨,西边天空也早已放晴,夕阳枕着残云金光四射。那时分,定然想到了篡改一句“西边日出东边雨”。蓦然想到了读书那会儿,老师问这句用了什么修辞手法,余不假思索答曰“双关”,以致被师目为偷学。至今于怀耿耿。

却说正自怀旧间,已悄然至“绝巅”。太首远眺,竟然发现了在正前方有一道巨大的虹彩幕天席地的垂下。不禁驻足。信手拍了一张照片。

20090730437

仔细观看,发现在这道虹彩的外缘,尚有一道微不可见的“霓”。念及此,方想起,去年大约这时节,亦是暴雨过后,几乎同时收到了两条彩信,告诉我在这个城市的上空有一对“霓虹”……

或者,每次雨后,总应该挂些个虹彩在天吧?

Technorati 标记: , ,

“天垂双虹,蓦然回首”的一个回复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