并刀如水,吴盐胜雪,纤手破新橙。

当阳光透过窗户照在我的身上,一切成了过去。最不得已的是被迫无奈,无奈到都无从叹息。

没有追求,忘了当初,到底是影子还是过客。唱着伤心的歌,期待人们能够明白。

到底值得,还是难得,或是忐忑不安的舍得,一个人的一生与谁共!收获、残迹、发现、遗失……

不管有没有愿意的人生,守候着爱情,夜夜的颤抖,想要在破开这黑色的雾。

随风起舞,幸运的我如叶般坠落。

世界等着我去体验,但是从来没有看清,如何变作一个没有忧愁的梦。笑着说,我是世界。世界笑我。

亚当和夏娃走出了伊甸园,于是这里被叫做失乐园。

世界的中间是深不见底的大海,日落于大海,伸手却不可及。

蔓延开的不是绿色的藤蔓,是一片失落的情绪。

选择如何失落是一种能力,所谓悲而不伤。

黎明赶走黑夜,下一个狂野,完美的世界,开始一个拥抱下一个春天的冒险。风吹过山颠,风掠过海面,带走了点点残念。

蔓延,伸展。

当鼓起勇气继续追逐爱的时候,无限放大的爱情的理想,不管有多华丽,都是从一个伤痕累累的过去重新开始。

笑靥如画,灿烂如阳。

盘旋而来的思念,挥之不去,笑一笑,却苦涩莫名。音符在不知名的角落悠扬响起,叮叮咚咚。双眸迷蒙。

突然想到一句词——并刀如水。从来不想去了解它的一次,喃喃自语。

“并刀如水,吴盐胜雪,纤手破新橙。”

周邦彦,周美成,越来越喜欢这个在床底偷听的词人,细腻得过分。为什么中学时代我们的语文课本上没有美成的词呢?太可惜了。甜美无力。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