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年随笔

当午夜的钟声敲过,鼠年来了。鞭炮声此起彼伏,远方天空绚烂的烟花,都装点着一个寒冷的新年。站在小区中的街灯下,竟然微微有些失落。听着在耳边一个个炸开的炮仗,却有些心不在焉。

终于过年了,小时候最盼望的是过年,现在却是感觉可有可无了。大概这就是人心的转换,从无忧无虑到现在的处心积虑,四散在身边的无形的压力弥漫得铺天盖地。

昨天吃好年夜饭坐公车回来,坐在后座的是一个陌生的中年男子。从他上车看见我一刻起似乎就很关心我,不时地和他妻子谈论我。从我坐在他前面开始,他就不停地夸我“卖相”好,说他的儿子就在车厢的前部,我和他儿子很像,等等。当我戴起帽子准备下车时,他便开始帮我整理帽子的边缘,帮我将衣服的领子翻好,围巾捂结实。然后对我说:“叔叔不是外人,这个社会是有好叔叔的。”我尴尬地笑着,看见他妻子笑着劝他不要这样。

我始终不明白他怀有的是怎样一种情绪,或许过年高兴,酒喝多了,又或者“幼吾幼,以及人之幼”,又或者为了证明他儿子“卖相”好,又或者我实在魅力太无边了。谁知道呢!但他却真的不是一个坏人,只是一个普通的溺爱孩子的长者。

Technorati 标记: , ,

“新年随笔”的3个回复

  1. 真的假的,如果是我我会吓死的,因为现在我只会觉得那是书里写的。不相信坏人,连好人也放弃了,是幸还是不幸。。。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