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来

关于最近的PM模型建立的心态。

人的年纪大了,于是就开始容易怀旧。

其实也没有多大年纪,所以也没有什么怀旧。

不怀旧就只能恋旧了。

现在越来越想明白了,一个问题之所以能被称为问题,是因为它是一个系统问题。如果是一个单一的问题,那就不是问题,应该早就被解决了。

最近想来,总担心现在这个PM模型有些复杂、过于大而全。

担心不能为人接受。担心旧势力顽强。

总之,我在不在一场狂飙突起的范式转换过程中,我也不知道……

曾经有伟人说,摸着石头过河。

我应该是好的,至少我有前人的地图、今人的地图,要有勇气!

范式转换(Paradigm Shift)

思考了目前的事业状态,决定了未来之路。

大约一年多以前在网上买了一本《项目管理:计划、进度和控制的系统方法》(第10版),之后就一直放在书架上供着,想着有那么一天可以定心学习。但是现实果然是实在的,书已然落了一层灰,书签却还停在第7页。

趁着这几天元旦放假在家,除了带孩子就是读书,朝着目标行进。大约从书签朝后看了几页,忽然就看到一个不熟悉的名词:范式转换。但冥冥中觉得很重要,因而去了MBA智库百科查询。其中的一段话:

范式转换理论认为,到了一定阶段,企业原来的范式就必须转换,但这种转换是很难的……

也就是说,当企业发展到一定程度以后,原来成功的经验变得不再合适,需要“破而后立”、“破茧重生”了。联系到目前自身面对的状况,多少明白了为何公司这两年越来越多的提起项目管理的必要,也理解为何二方、三方的审核时候,总是在提出现有的管理不再适宜全球化的项目和大规模项目管理和产品研发。

无论是被动还是主动的,目前我恰巧身处在了一次范式转换之中,定义中的范式转换有四个阶段:

  • 领导干部的发动;
  • 中层干部的突击;
  • 变革的连锁反应;
  • 新范式阵脚的加固。

细细想来,大约现在还处在第一个阶段吧!目前的企业中层并未表现出突击的力量。因为公司似是认为“在原来范式上取得较大成功”,是没有必要“破”的。

所以,目前这家企业,我已不再看好。虽然从来都归咎于国企的创新不足、进取不够,实则这就是国有企业领导们领导下的企业文化:不求有功、但求无过。这是环境使然,亦是人的趋利避害的天性。所以——

邦有道,则仕;邦无道,则可卷而怀之。

我意决矣,“卷而怀之”!

继续阅读“范式转换(Paradigm Shif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