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

这段时间的记述

最近有些忙也有些不忙。忙的点很奇怪,不忙的时候却希望忙一点。所以为了预备将来想不起这段时间的事情,要用文字记录下来。

  1. 宝宝越发长大了,长相呆萌,实则很有些小聪明。再说了,女大十八变,长了自然就知道要好看的。那日我与妻说虽然宝宝看着聪明,可是却不见得有读书的天赋。然后与她说了《伤仲永》的故事,但愿宝宝今后不是这般。
  2. 从三、四月份去参加了集团的一个高潜人员的培训班。班上都是来自于各个集团下属企业的菁英,自然而然生出了一丝比较之心。初时觉得世界之大,颇有井蛙之谈。再后来慢慢也就习惯了,发现人都是如此,不可妄自菲薄。原来众人表达不满的方式都一般无二,原来所有看似光鲜的企业也都有这些问题。那么剩下的就是努力上升,自上而下的改革。
  3. 说到努力向上,这些时日来心中不止一次生出要辞职另谋髙枝的打算。有时是被离职的前同事的朋友圈刺激的,有时是被在职的现同事的朋友圈刺激的,更多时候是被现在企业的文化刺激的。这样来说真是痛苦不堪的。不过,绝少是因为想到钱的。希望是境界较高吧!
  4. 妻和闺蜜计划好了十一月去日本,不带我。带不带我也不算什么事情,因为觉得非自己的定的行程,去了也兴趣缺缺。但是细想来,自己又是好久好久没有出过门。世界什么样子早就忘记了。看见朋友圈里那些天南海北、上天入地的照片,不免心动。才发现,生也有限……可惜可惜。
  5. 近时总觉得自己身体大不如前,总觉得自己哪里有恙。这可能就是患得患失了吧!所以,要健康,要运动。今后这一直是目标。
  6. 买了几个保险,为的是健康,为己为人。其中一个下雨险,十月开始,只要天公在上下班时下雨,我便可获赔。又是一堆矛盾,但下雨就会心情好了。今年没有台风来魔都,所以也未见到几场豪雨。

十年

《十年》是一首歌,《十年》也是一篇文字。

本來這篇文字應該在十幾天之前寫,但是拖著拖著就過了。雖然WP有指定發佈時間的功能,但是欺騙不好,遺憾就是遺憾。

轉眼之前,寫博客的文字竟然已滿十年了。從最早的在MSN Space,到後來的MSN Live,在到后來的開心網,然後是點點,到如今獨立建站。一路寫下來,文字的心境變了,技術更新了,文字的內容從一個人變成了三個人。

雖然期間零零碎碎丟了一些文字,但是大體的內容都還是留著。所以,不寫日記也無所謂,偶爾翻翻舊日的日誌,有些時候是空白的,於是就想不起來。

日誌寫了十年,總要感歎一下的,人生幾個十年呢?

看著王寶寶躺在小床里,總是舉著手睡覺,圓圓的臉蛋,長長的睫毛,很滿意。

人無完人、金無足赤。天道酬勤、誠不我欺。

承載

今日,又說了一通精神與物質。說我的的精神無法用物質承載。後來想想,這大約是錯的。若是精神沒了物質,如何繼存?生活的驕傲,也算一種鍥而不捨的精神。時間真是飛逝啊!一眨眼,又是冬去春來的新一年。眼看著這春日也漸行漸遠漸無書了,只是這街邊的落葉怎麼四季都有了?古人說一葉知秋,難不成還天天知秋么?又說落葉歸根,這歸根便是終結了。
記得昨天讀了一遍《最後一片葉子》,初時竟忘了這事什麽文字,大約過了1/2時,才隱約記得舊日的初中時候曾經是上過課的。慢慢地就是忘記了。電臺的節目說起了普魯斯特和他的《追憶似水年華》,順手抄寫了一句初版序言放在了微博。於是被人指摘是無病呻吟。只是不曾想,轉天,又被說是無病呻吟。這便是問題大大的了。或許我真是無病的,但是我確信中國現如今是病的。病的根源是不倫不類,如果馬克思肯定是對的,那現如今,資本主義的萌芽又在大地上萌生了。我也不知它是不是長得畸形了,但是很盲目了。人們不最追求上古遺風了,轉而強求物質。無能為力就不要去改變了嗎?或許是這樣比較好吧。至聖先師身當禮樂崩壞之時,以重塑天下為己任,著書立說以遺後世。
知可為而為之,不過是順流而下,多如過江之鯽,不足道也。難在知不可為而為,方是逆流而上,成者鳳毛菱角,千古傳揚。
每個人都應該是有自己的哲學觀點。如是我聞,精神基於物質。但願是真。又或者,我錯了。我的物質與哲學的物質本非一物。或許,我的物質更簡單的說話是金錢?!

冷漠

當你試圖冷漠地對待世界的時候,你發覺你根本無法做到,因為你本就是火熱的。只是這樣的火熱被一些情感所阻擋,它們沒了宣洩的口。於是什麽都變得冷漠,只是這冷漠帶著火熱,雖然矛盾但是合二為一了。
我現在又開始習慣于自言自語,一個矛盾的結合,內心和外表是兩樣的。敏感而軟弱,時常偏離了外表的燦爛。
相較于繁華勝景,我寧願在燈火闌珊。一個人就一個人吧!那些過去的過去紛至踏來,時常想起,無從躲避。原來它們只是在零碎的時間間隙內出現在零碎的思維中,如今它們出現在了複雜的記憶中和像真實一樣的夢里。
當你被躲開,盛極而衰,一榮一枯,到處都是相思。
還是那樣,曾經我總說少年的心,現在也無從說起,不尷不尬,沒人相信。
冰冷,不帶有感情色彩的聲音,靜靜地敲打在耳機,那真是冷冷的、刺骨的。
大約也就結束了。
生老病死的結束。只是輕若鴻毛的死。荒草一堆,日暮斜陽。朔風漸起,心意闌珊。
時光很快就會過去,我真想著世界毀滅!一切從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