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

这段时间的记述

最近有些忙也有些不忙。忙的点很奇怪,不忙的时候却希望忙一点。所以为了预备将来想不起这段时间的事情,要用文字记录下来。

  1. 宝宝越发长大了,长相呆萌,实则很有些小聪明。再说了,女大十八变,长了自然就知道要好看的。那日我与妻说虽然宝宝看着聪明,可是却不见得有读书的天赋。然后与她说了《伤仲永》的故事,但愿宝宝今后不是这般。
  2. 从三、四月份去参加了集团的一个高潜人员的培训班。班上都是来自于各个集团下属企业的菁英,自然而然生出了一丝比较之心。初时觉得世界之大,颇有井蛙之谈。再后来慢慢也就习惯了,发现人都是如此,不可妄自菲薄。原来众人表达不满的方式都一般无二,原来所有看似光鲜的企业也都有这些问题。那么剩下的就是努力上升,自上而下的改革。
  3. 说到努力向上,这些时日来心中不止一次生出要辞职另谋髙枝的打算。有时是被离职的前同事的朋友圈刺激的,有时是被在职的现同事的朋友圈刺激的,更多时候是被现在企业的文化刺激的。这样来说真是痛苦不堪的。不过,绝少是因为想到钱的。希望是境界较高吧!
  4. 妻和闺蜜计划好了十一月去日本,不带我。带不带我也不算什么事情,因为觉得非自己的定的行程,去了也兴趣缺缺。但是细想来,自己又是好久好久没有出过门。世界什么样子早就忘记了。看见朋友圈里那些天南海北、上天入地的照片,不免心动。才发现,生也有限……可惜可惜。
  5. 近时总觉得自己身体大不如前,总觉得自己哪里有恙。这可能就是患得患失了吧!所以,要健康,要运动。今后这一直是目标。
  6. 买了几个保险,为的是健康,为己为人。其中一个下雨险,十月开始,只要天公在上下班时下雨,我便可获赔。又是一堆矛盾,但下雨就会心情好了。今年没有台风来魔都,所以也未见到几场豪雨。

青旅没有夏雨荷

趁着被公司派到青岛培训一个礼拜的机会,提早三天到了泉城济南。住在YHA上济南唯一的青旅。选择坐高铁到济南,下了高铁直奔公交车站,公交车慢慢悠悠开了一个小时,终于到了大明湖的西南角。回忆网页上的,建议下了车打电话给青旅询问后面的走法,奈何没留下青旅的电话。于是看着手机里的百度地图一路摸索,终于在一个也算得上是旮旯的角落里找到了。
因为是国际青旅的会员,所以早在网上预订2晚的大床房。前台办完手续,告知房间还在打扫,于是就大厅里闲坐着。不一会儿,进来了一对夫妻。因为公交车上两人坐在我前排,于是一眼便认了出来。那女人在车上的时候,拿着一本“藏羚羊系列”的旅行书,一路圈圈画画,所以印象更深了。那对夫妻来到前台,也是定的大床房。前台说是因为自己的工作失误,没有登记,所以没有给他们预留房间,在那儿一个劲地道歉。最后老板出面送了一本济南的手绘地图,亲自回送去边上不远的如家酒店。
我坐回前台,闲聊着问怎么会这样,前台的妹子说因为那夫妻两人是台湾人,是在Booking网上订的。根据他们之前的经验,Booking上预定的房间,十有八九最后都是不来,所以这次也当他们不来。忽然就想起来,来济南前一天,接到青旅一个确认的电话,原来是为了这个。聊天的时候,前天妹子总是自责,说自己工作没做好。我忽然想,这时候得发扬风格啊,要体现大陆人民的高风亮节,为统战工作尽一份绵薄之力啊!于是乎,我对妹子说,快打电话给你们老板,就说我愿意让出来一天,让他们回来吧,我去住四人间就好了。前台妹子瞬间转忧为喜,一个电话打去,不一会儿人就回来了。老板送了一罐凉茶以示感谢,我差点就要说出“不用谢,请叫我红领巾”了!
在等重新给我换房间的那会儿,和前台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忽然走进来一个妹子,看着她和老板、前台熟络地打招呼,想必是青旅的其他员工吧!前台妹子于是把我刚才的“红领巾事迹”告诉了新来妹子,新来的妹子顿时对我刮目相看。原来她是青旅的义工,学艺术管理的研究生,在南京的读书,是个扬州的妹子。我说,那太有缘了,这两个城市我太熟了。于是就聊开了。妹子自称“绿子”,我问是《挪威的森林》里那个吗?妹子说是。绿子邀请我加入她的一个微信群,说这是她为了扬州的一个民谣艺术节建立的。要我帮忙往里头邀人,我答应了下来。绿子说了些她做义工的事儿和今后的打算。忽然我就觉得,有些后悔当年的时光,浪费了太可惜,她的生命竟让我有些羡慕。
当天下午去了山东博物馆,等回到青旅的时候,也是晚上8、9点了。才知道绿子回扬州去了,今天是她最后一天的青旅义工。所以嘛,这个世界还是很有意思的。

帝都行跡(三)

帝都之所以能夠被稱為帝都,多少是因為這裡有座正統的帝宮。導遊和傳說會告訴你,帝宮有9999間半的房子,以示人間帝王不敢僭越天上的帝王的規模制度,然後就會煞有其事地帶你去找那半間房子。但是帝宮自己的正統介紹說,統共只有7000余間房屋。雖然少了2000間,可也能看出皇家氣象了。到了紫禁城才知道,這裡不是隨便哪一間宮殿都能進的,偶爾走到了深宮內院非主流的經典路線,竟真有些幽然森然的感覺了。15歲時第一次進帝宮參觀,覺得很大很大,今次又走了一遍,覺得帝宮不大了,大概是因為我腿長長了的緣故。

如今官方規定的遊覽路線是南進北出,從午門一直走到神武門。午門前的大廣場上熙熙攘攘、吵吵鬧鬧的,端門上豎著一個皇上和皇后的人偶,日曬雨淋、凄悽楚楚的,沒了天子駕臨的威嚴,倒是成了一種笑話。其實我更願意走東華門,去看看內涵陰數的8排9釘。北出神武門,門上是郭沫若老先生題寫的“故宮博物院”。這博物院里寶貝不少,可是大部都在台灣故宮了,可惜了。只是聯想到前些時候的故宮藏品破損事件,又有些慶倖了。

北出神武門就能看見景山,景山連著天安門前的金水河就構成了帝宮依山傍水的風水格局,於是也就有了帝王之氣。看紫禁城的全景,必是要爬上景山。只是景山最出名的卻是那棵吊死了漢人最後一個皇上的歪脖子樹。原本以為這棵樹在山巔,結果再山頂遍尋不見,一路打探才知在山腳。鬱鬱蔥蔥的一棵樹,樹下兩塊碑。那天天色不佳,陰雨綿綿,旅行團一般不到景山,所以這兩塊碑前無甚遊人。看著不免唏噓。崇禎皇帝若生在平時,至少是個守成之主;若得賢臣良將,文成武就當無問題。可惜生不逢時了。

出了景山往西,不遠處就是北海公園,到了北海公園不免就要哼唱起那首《讓我們蕩起雙槳》。可惜沒那精力自己划船,於是就雇了一個船工,泛舟北海卻冷得要死,湖面上偶有大魚躍起。船工收了外快,於是就開始講故事,多是小道消息,聽聽不妨。

見過了北海的白塔,就覺得揚州瘦西湖邊上的白塔是坑爹的,說不得粗製濫造么至少也是山寨了。北海的白塔頗有皇家氣象,再與宗教的神秘相結合,也是美景。

白塔腳下看到一隻大白貓,圓圓滾滾,甚是可愛。可惜只愛睡覺……

帝都行跡(二)

它的英文名字叫“Summer Palace”,直譯的話就是“夏宮”,遠沒有它的本命“頤和園”來的好聽。關於這座園,對於歷史愛好者來說,可以假設很多。最經常的假設是,如果慈禧太后沒有挪用海軍軍費修建頤和園,中日甲午海戰的結果為未可知也,天朝歷史的進程或許會走上另外一條道路,一條很可能是自上而下的資本主義革命的道路。而史實是,皇上確實也在這裡接見了康有為,然後也發動了自上而下的“百日維新”,但結果是2000年的封建制度緊靠著太學生的“公車上書”根本無從撼動。於是皇上被軟禁在了頤和園中的玉蘭堂,當看見玉蘭堂中東西廂房門內砌起得兩堵石牆時,才多少有些明白中國封建勢力的頑固,多少也明白爲什麽毛澤東年年要在天安門前豎起孫中山的相。要破除這封建的枷鎖需要多少力量啊!

那日去到頤和園,天色尚可,昆明湖上波光粼粼,於是爬上了萬壽山拍了一張昆明湖的全景。

昆明湖中有島,名曰南湖島,島與陸地以漢白玉石橋相連,石橋有十七孔,其上有石獅500余只。橋頭有亭一座,命曰廓如,系中國同類建築中最大的一座。

頤和園內景色以萬壽山為中心,而萬壽山又以佛香閣為中心。佛香閣8面3層,以8根鐵梨木貫穿上下。再上又有眾香界琉璃牌樓、智慧海的“無梁殿”。

若是真要遊遍頤和園,必要準備一天時間,手持攻略介紹,閒庭信步,才是妙事一樁。昆明湖邊長廊極具特色,可惜對牛彈琴,只能走馬觀花了,所以,旅伴亦是重要的,不然徒費心意。當年皇上的御苑,如今凡夫俗子、販夫走卒皆可走得,這便是進步!

臺宗祖庭

白馬馱經,聖教東來,最初只有信仰和造像,所有的理論和儀軌都傳自天竺。天臺初祖智者大師創止觀雙修、一心三觀、圓融三諦、一念三千的理論,自此釋教在東土有了第一個宗派,而天臺宗的祖庭便在國清寺。國清寺全稱是國清講寺,這一個“講”字便徹底道出了國清寺的特點。

世間大部的佛寺山門都是朝南而開,獨獨國清寺的山門朝東而開。山門之外的一堵照壁之上寫著“教觀總持”四個字,便是這四字完全體現了國清寺和天臺宗在漢地佛教體系中的重要性。

寺內有1400年梅樹一棵,年年花放。傳為隋煬帝植栽,為是紀念智者大師。當年智者大師言“寺若成,國則清”,故寺成之後題名國清。又傳說,十年文革,梅花不放,四人幫破除,隋梅復生。

國清寺的大雄寶殿是重簷歇山頂,因為這是皇帝敕建的,所以規格頗高,從起“大雄寶殿”匾額是豎寫就可見一斑。寺中有一殿,名曰“雨花殿”,這在其它寺廟從不可見,蓋因智者大師說《妙法蓮華經》,天降法雨天花。

門外有溪,溪上有橋,橋邊有碑。碑書“一行到此水西流”,唐高僧一行禪師為求算數絕學,求學于國清寺七年,終成《大衍曆》。當年一行過山門口豐干橋,橋下溪水為之西流。

國清講寺高僧大德輩出,寒山、拾得、豐干世稱國清三賢。寒山與拾得有著名對話一段——

“昔日寒山問拾得曰:世間謗我、欺我、辱我、笑我、輕我、賤我、惡我、騙我、如何處治乎?拾得云:只是忍他、讓他、由他、避他、耐他、敬他、不要理他、再待幾年你且看他。”

帝都行跡(一)

出差到帝都,順便就帶著有了獨立思想的我游了一點點。燕趙之地多悲歌,也不知真假。京畿重地,除了有司衙門竟然真是感覺不到政治。

帝都的機場有三個航站樓,最老的第1和第2航站樓看著不威武,不符合帝都的身份。從機場有“快軌”到市區,“快軌”就是輕軌,穿越在一片樹林間,有著叢林小火車的感覺,只是沒有火車“哐噹、哐噹”的聲響。帝都的交通真是四通八達的,買一張IC卡,所有的公交車都是4折,地鐵永遠2圓。憑著手上的iPhone的百度和穀歌地圖,於是所有的地方都可以去了。帝都的公交車沒有空調,同一路車可以來兩種車型,所有的車看著有些年頭了。每輛車都有售票員,總是熱情招呼著給人讓座、往裡擠。到站了一定會用京韻十足的語調喊著下車刷卡,說快了你是聽不懂的。

京城的建築自有特色,從古自今。偶爾的一瞥便能看見歷史和文化,08年的時候建了鳥巢和水立方,開了燈的建築才漂亮。所以絕大多數的旅行團都是夜色時分帶到此處,只是遠觀。大國的回憶或自勵?平心靜氣地看看,足夠了。當然了,也可以當做愛國主義的教育,因人而異了。兩個建築邊上的就是傳說中一夜百萬的七星酒店,在酒店前的車站等車,順便看著樓下的名車,想唏噓?連門都沒有!

自從有了網絡,自從有了點評網,自從人的精神開始閒適,從網上找出當地最好的飯店成了時尚。那條街叫“簋街”,《說文》釋“簋”為“黍稷方器”,所以說這條街就是吃的地方,漸漸地就不大說它的正名“東直門內大街”了。花家怡園是簋街上最有名的店家,許多人慕名而來。其實做的不是京菜了,或者說不是傳統京菜了。店門內是個傳統的四合院,許多客人來去都要看看四合院,其間佈置的有京中特色,飛簷畫角,彩繪勾勒。食客多少要拍幾張照,只是不知再拍些什麽,地方特色?東西不便宜,但應該去一次。

帝都和魔都的差別是什麽?一是人心,二是底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