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幻]淚盡而逝,發誓忘記妳[零]

分分合合,聚聚散散,歡歡喜喜一場遊戲。
哭哭笑笑,吵吵鬧鬧,淒淒慘慘兩行清淚。
——至今日,淚盡,泣血而作。
[零]
轉眼之間,夢幻裏也呆了有2年有餘了,中間曾想過要離開,但是都是因爲一些放不下的東西而沒有下定決心,有感情、有利益、有抱負,更多的是种與生俱來的倔強!想要在遊戲中尋找到一些自己在現實生活中的未曾有過的東西,但是時至今日,發現原來只是一種變換了形勢的鏡花水月。
撈不起也抓不住,終于明白了爲什麽這麽多人離開的時候充滿了不捨,也終于明白了究竟要如何才能讓自己懂得去離開。
狠下心,去不落淚地面對一場賺盡眼淚和感情的離別的遊戲。
淡淡的一層煙霧仿佛彌漫在眼前,用力地揉了揉眼睛,想看清楚這片熟悉的屏幕。
熟悉的只是妳,陌生的是自己。
僅此而已……

[夢幻]只當花未開過,你未來過……

那天妳問我,我們是什麽時候認識的?想了很久,確實想不起來了。結果我發而問妳,我們是什麽時候認識的,妳說是情人節那天。沒有去深究,大約就是了……
突然,妳和我說,你要結婚了!
一秒的瞬間空白,隨後是一片平靜,知道一切都結束了。
只怪自己的后知后覺,一如兩年之前。
碰巧,那是最後一個鬼的時候,三開!我對你說,也是對自己說,如果三個號裏有一個號拿到玫瑰,那我不要妳和他結婚,我娶妳。
黨我最後一刀砍飛了那只骷髏的時候,我知道一切原來是那麽的平靜。
我拿到了花,三個號有兩個拿到了花,兩朵牡丹……刺眼的紅!
妳結婚了,我挑了好久,不知道該找什麽送給妳,原來想把這兩朵牡丹送給妳,猶豫了許久,最後還是挑了一個彩果,簡單的……
輕輕地嘆息一聲,恨自己,用了這麽久只為證明妳不是人妖。就像一個玩笑。
只當花未開過,你未來過……我沒愛過……

只当花未开过,我没来过……

凌晨,又是一个凌晨,空气中弥漫着刺鼻的烟味儿,让我不得不去不停地抽动着鼻子,为了是让自己呼吸通畅点,让自己好过点。清晨的寒冷多少让人感觉到有些许的春寒料峭的感觉。“南京这鬼天气”恨恨地骂了一句。加快脚步往寝室走去,这样可以让通宵过后虚弱的身体有种暖洋洋的感觉,至少是不会在走路时候就想睡觉了。
四周还是如此的空荡。当然,这个时候谁会不要一个暖和的被窝呢?
近来的心情越来越糟糕,总是在想着自己会在某天的某一时刻结束自己的生命。这样的想法在这个礼拜里突然变得前所未有的强烈。大约这个就是自我的心理暗示。但是这个确实一个很好的抚慰心灵伤痕的方法。每当心中相当不舒服的时候,总是用这样告诉自己。
我知道我没有未来,不是一场梦或者一句空话。我不是一个宿命论者,但是我相信命运。我不是贝多芬,我没有扼住命运咽喉的能力,相反我只有让命运扼住我烟火的能耐,直到气息将尽,或许我才会幡然悔悟吧,但是为时已晚了!
冥河的对岸开着一种花,名字叫曼沙珠华,它还有另外一个名字叫彼岸花。
一登彼岸,天道轮回。
我曾经说过,我不会去喝那一碗孟婆汤。或许有些事情,即使喝了也是不会忘的。
或许还有忘情水、绝情丹,一个科幻小说的超现实的故事。
時間總是在不經意閒就這麽過去了,回首之間,或許還能覺得流失的只是一小段的時光,可惜我總是在這麽一點的時光中,漸漸地迷失未來的方向。

我自袖手看飞雪

这个礼拜的某天,忽然下起了一场挺大的雪。
那天深夜回寝室,路上已经没有什么人了,偶而会有几个行色匆匆的人从我身边走过,或者说是奔过吧!大约是要赶着回去睡觉吧。
或许没有几个夜归的人会用心去体会一下宁静的夜。
而我就是那个会去用心感受夜的人。又或者说,不是感受夜,而是感受夜的安静。
而雪正是在我感受着夜的宁静的时候下起来的!
安静的夜,任何一个特殊的声音都会被无限的放大。雪落在干枯的草地上的声音也不例外……
我俯身静听从草上传来的“沙沙”的声音,原来雪落在草上竟然是个样子的。
风很大,夹裹着雪花吹在脸上很疼很疼,不知道什么时候起,我竟然感觉不到冷。
12点了,学校马路上的路灯关掉了一排,仅仅剩下另外一排,孤孤单单地照著這條昏黃的路,偶爾還有幾盞燈昏黃不明,看了卻有一種心悸的感覺!
突然想起了什麽,轉身扭頭看見了來路上自己已經在地上留下了一串長長的足跡,從開始到現在……
不論怎麽想去遺忘,只是在逃避,逃到哪裏去連自己都不知道。
走著、走著,突然想到《桃花源記》里的一句:“不知有漢,無論魏晉”!不知爲何,總覺得我現在的世界是個沒有任何壓力的桃花源,而源外則是人心險惡的恐怖世界。
……
清晨醒來,打開窗口,一眼看去,滿世界都是一片白色,白的有點熟悉更有點陌生。每年都可以這麽看次雪景,似乎也不枉在這裡呆過的三年時間了。
上課去的時候,走在厚厚的積雪上,重重地在雪地上踩下一個腳印。聽著耳邊都是人們踏雪發出的“嘎吱嘎吱”的聲音,心中似乎好過了稍許。呵,這個纔是冬天的世界。
雪下了很大,但是我不愛打傘,因爲這樣才能讓雪下在頭髮上、臉上、衣服上。
或許老天還是懂的吧,早晨去教室的路上雪下的不大,或許連上蒼都不願意看到莘莘學子們頂風冒雪的去上學的景象吧!
……
下課後,突然發現雪越下越大了,趴在教室的窗口上,伸手接來一片雪花,驀然覺得這個纔是“晶瑩”吧!
 
 

不经意间,blog遍地!

不知道從什麽時候開始,
網路上開始流行起blog,
一個純粹的娯人娯己的東西。
把自己的心情和感悟放到了大衆的面前,
讓所有的人都可以體會到你的快樂和痛苦。
是不是真的那麽的快樂呢?
今天做了兩個鏈接在我的空間上,
一個是徐靜蕾的,一個是韓寒的。
或許本不需要這樣做的,
但是為了也流行一把、時尚一把,
罷了……
咱也做囘庸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