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铁中转

每次去浙南的火车票都不好买。不好买并不是买不到车票,而是说买不到座票。常常是从早晨8点过后,一直到下午4点以前,所有的火车班次都只有站票。

也不是没有在高铁上站回魔都,但正是因为站回上海,才知道腿和腰得多累。

后来想出来一个方法,先买座票坐到宁波,再从宁波买一张座票坐回上海。出发前取好两程的车票,到了甬城之后,在站台上给管理人员看一下从宁波出发的车票,于是就可以不出站直接走进候车厅了。宁波站的候车厅有点缩小版的虹桥站的感觉,可以去二楼买一杯咖啡。一般规模小一些的高铁站,能有个永和豆浆就算高配了。

中国的高铁算是四通八达了,原先一些小城市都被高铁连上,生活工作都方便了。一觉睡醒就能从南到北、从东到西,很美好。但是,要有闲。

城市城市

我来过台州,只不过去的是天台县的天台山的国清寺,跟着妈咪去烧香。所以,我不知道台州的市区是什么样子的。昨天下班后,在台州路桥的客户说我的零件发生了问题,要我今天无论如何到现场来服务一下。原计划是要来这里一趟的,但是不应该是这样匆忙的。

上了火车才知道客户的工厂其实不在路桥,而是在椒江,都要靠近大海了。自作聪明地把动车下车的站点设定在了温岭,虽然从温岭到椒江和从台州站到客户的工厂的距离差不多,但是火车票贵了几块钱。时近春运,越来越多白天的火车票只剩下了站票。于是不得不早早地出门,为了赶一趟有座票的列车。

高铁、动车的车厢明亮宽敞,或许是老一点的车型,座位下没有插座,于是只好在到站前的一个小时站在洗手台的插座边为手机充电。充电的时候就想着,十几年前坐着特快去南京读书的时候,已经觉得那是飞速了。看着洗手台上镜子里的自己,想象着如果这是开往拉萨的火车该多好,就这么摇摇晃晃一个人去逛逛。

客户的工厂是一个很新的工厂,新得到处都能闻到油漆的味道。白色的厂房一直连到很远很远。工厂无一例外地处城市的边缘,附近什么配套设施都没有。快速的工业化让城镇的生活根本来不及跟上。

困于出差住宿标准,为自己预订了一家标有全季酒店的酒店。但是等到了酒店前台却被告知,这里和华住集团的全季没有半毛钱的关系,将就着住下。一个人的差旅最无趣的是吃饭,原计划晚上请客户的几个工程师一块吃顿饭,没想到客户真是民营企业的“典范”,竟然是十二小时制的八点半到八点半的工作制。

一个人就不愿去寻找什么美食了,况且椒江真心没什么可以吸引人的地方。吃好饭,掏出手机找到附近的星巴克,去买了一杯咖啡,然后慢悠悠地走回酒店。看了看计步,应该是够了。

椒江虽然是台州政府所在,酒店虽然离开政府不远,但是过了晚上七点半,路上车辆和行人明显少了很多。倒让我感到丝丝冷意,走在树影的暗处竟然产生了今夕何夕的错觉。似乎除了北上广深之外的地方,夜晚总来得特别早。这里的城市确实不如魔都高达上,但是路上的汽车品牌倒是看齐一线城市的。于是想到很多很多。

入住酒店时,接到了一个猎头的电话,不知道为什么,明明是在满格信号的状态下,通话连断两次,冥冥之中不要我离开吗?

身在异乡,思想总会特别的缥缈,可以想起很多,也可以忘记很多。只是写着写着就有些冷了。晚安!

青旅没有夏雨荷

趁着被公司派到青岛培训一个礼拜的机会,提早三天到了泉城济南。住在YHA上济南唯一的青旅。选择坐高铁到济南,下了高铁直奔公交车站,公交车慢慢悠悠开了一个小时,终于到了大明湖的西南角。回忆网页上的,建议下了车打电话给青旅询问后面的走法,奈何没留下青旅的电话。于是看着手机里的百度地图一路摸索,终于在一个也算得上是旮旯的角落里找到了。
因为是国际青旅的会员,所以早在网上预订2晚的大床房。前台办完手续,告知房间还在打扫,于是就大厅里闲坐着。不一会儿,进来了一对夫妻。因为公交车上两人坐在我前排,于是一眼便认了出来。那女人在车上的时候,拿着一本“藏羚羊系列”的旅行书,一路圈圈画画,所以印象更深了。那对夫妻来到前台,也是定的大床房。前台说是因为自己的工作失误,没有登记,所以没有给他们预留房间,在那儿一个劲地道歉。最后老板出面送了一本济南的手绘地图,亲自回送去边上不远的如家酒店。
我坐回前台,闲聊着问怎么会这样,前台的妹子说因为那夫妻两人是台湾人,是在Booking网上订的。根据他们之前的经验,Booking上预定的房间,十有八九最后都是不来,所以这次也当他们不来。忽然就想起来,来济南前一天,接到青旅一个确认的电话,原来是为了这个。聊天的时候,前天妹子总是自责,说自己工作没做好。我忽然想,这时候得发扬风格啊,要体现大陆人民的高风亮节,为统战工作尽一份绵薄之力啊!于是乎,我对妹子说,快打电话给你们老板,就说我愿意让出来一天,让他们回来吧,我去住四人间就好了。前台妹子瞬间转忧为喜,一个电话打去,不一会儿人就回来了。老板送了一罐凉茶以示感谢,我差点就要说出“不用谢,请叫我红领巾”了!
在等重新给我换房间的那会儿,和前台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忽然走进来一个妹子,看着她和老板、前台熟络地打招呼,想必是青旅的其他员工吧!前台妹子于是把我刚才的“红领巾事迹”告诉了新来妹子,新来的妹子顿时对我刮目相看。原来她是青旅的义工,学艺术管理的研究生,在南京的读书,是个扬州的妹子。我说,那太有缘了,这两个城市我太熟了。于是就聊开了。妹子自称“绿子”,我问是《挪威的森林》里那个吗?妹子说是。绿子邀请我加入她的一个微信群,说这是她为了扬州的一个民谣艺术节建立的。要我帮忙往里头邀人,我答应了下来。绿子说了些她做义工的事儿和今后的打算。忽然我就觉得,有些后悔当年的时光,浪费了太可惜,她的生命竟让我有些羡慕。
当天下午去了山东博物馆,等回到青旅的时候,也是晚上8、9点了。才知道绿子回扬州去了,今天是她最后一天的青旅义工。所以嘛,这个世界还是很有意思的。

宁海行纪(1)——许家山石头村

浙东沿岸有一座不大的城市叫做宁海,平静且整洁。或许在地图上很难找到,但却是中国旅游史上的一个不小的里程碑:

“癸丑之三月晦  自寧海出西門。雲散日朗,人意山光,俱有喜態。三十里,至梁隍山。聞此於菟夾道,月傷數十人,遂止宿。”

千古奇人徐霞客便是于此胸怀着“大丈夫当朝碧海而暮苍梧”的远大志向,从此丈量天下。
宁海县东的起伏丘陵间有着一座神奇的小村子,整座村子全是就地取材盖的石头房子,一片石头的天下。是谓:许家山石头村。 石头村的简介或是因为游人稀少的缘故,这块立在村口的简介早已被植物所遮蔽。
叶氏古宅断壁村中有叶、王、张、胡四姓,尤以叶姓为大。叶氏祖上为南宋末年宰相,避乱而迁居此地。村中尚有旧时叶氏大宅的墙基,虽是断壁残垣,却也可以想见当日的景象。 戏台与叶氏祠堂村口的叶氏祠堂是村中最大的建筑,祠堂正对则是一个古戏台。村中凡有大事,耆老召集村民于此共商之。
古戏台 斗拱画栋 戏台藻井 门口石凳村里仿佛时光雕刻,在石墙、石凳、石街上留下了诸般痕迹。门口的石凳被一代代人坐着,于是朝上的那一面竟磨得光亮圆润。
空空小道时代的车轮将村里的青壮都带入了城市,空空村中石道上偶尔走过一些岁月的老人,依旧顽强坚守着祖辈留下的石屋。
村口酒家的鸡 青花的碗碟村口的酒家常年做着为数不多的生意,端上来的鸡让人食指大动。
空空小道2 朽木 墙角的石头夕阳斜下,暮色为村子涂抹上了苍凉,幸得有心人保存下了这个神奇的石头世界。

次星

这是第二次来中南星城,市区不算很大的一座城市,俯仰皆是历史。城市四处都在搞建设,天色总是晦涩难懂。远远地在湘江西岸望见东岸一片朦胧,似烟似雾似霾似沙。于是便觉得压抑。
很久很久以前便知道那句“惟楚有才,于斯为盛”,一直想着去见识一番岳麓山脚下的千年书院,只是到了门前,却打起了退堂鼓,不战而退了。生怕是毁了想象。
岳麓山不小不高,山上好多墓,皆是背山面水的好风水,信步山间,七拐八弯处总可以柳暗花明。没有山风、没有蝉鸣、没有荫翳、没有落英,惟独前途朗朗,足矣。
心中有花,浮光掠影,已萌芽。

帝都行跡(三)

帝都之所以能夠被稱為帝都,多少是因為這裡有座正統的帝宮。導遊和傳說會告訴你,帝宮有9999間半的房子,以示人間帝王不敢僭越天上的帝王的規模制度,然後就會煞有其事地帶你去找那半間房子。但是帝宮自己的正統介紹說,統共只有7000余間房屋。雖然少了2000間,可也能看出皇家氣象了。到了紫禁城才知道,這裡不是隨便哪一間宮殿都能進的,偶爾走到了深宮內院非主流的經典路線,竟真有些幽然森然的感覺了。15歲時第一次進帝宮參觀,覺得很大很大,今次又走了一遍,覺得帝宮不大了,大概是因為我腿長長了的緣故。

如今官方規定的遊覽路線是南進北出,從午門一直走到神武門。午門前的大廣場上熙熙攘攘、吵吵鬧鬧的,端門上豎著一個皇上和皇后的人偶,日曬雨淋、凄悽楚楚的,沒了天子駕臨的威嚴,倒是成了一種笑話。其實我更願意走東華門,去看看內涵陰數的8排9釘。北出神武門,門上是郭沫若老先生題寫的“故宮博物院”。這博物院里寶貝不少,可是大部都在台灣故宮了,可惜了。只是聯想到前些時候的故宮藏品破損事件,又有些慶倖了。

北出神武門就能看見景山,景山連著天安門前的金水河就構成了帝宮依山傍水的風水格局,於是也就有了帝王之氣。看紫禁城的全景,必是要爬上景山。只是景山最出名的卻是那棵吊死了漢人最後一個皇上的歪脖子樹。原本以為這棵樹在山巔,結果再山頂遍尋不見,一路打探才知在山腳。鬱鬱蔥蔥的一棵樹,樹下兩塊碑。那天天色不佳,陰雨綿綿,旅行團一般不到景山,所以這兩塊碑前無甚遊人。看著不免唏噓。崇禎皇帝若生在平時,至少是個守成之主;若得賢臣良將,文成武就當無問題。可惜生不逢時了。

出了景山往西,不遠處就是北海公園,到了北海公園不免就要哼唱起那首《讓我們蕩起雙槳》。可惜沒那精力自己划船,於是就雇了一個船工,泛舟北海卻冷得要死,湖面上偶有大魚躍起。船工收了外快,於是就開始講故事,多是小道消息,聽聽不妨。

見過了北海的白塔,就覺得揚州瘦西湖邊上的白塔是坑爹的,說不得粗製濫造么至少也是山寨了。北海的白塔頗有皇家氣象,再與宗教的神秘相結合,也是美景。

白塔腳下看到一隻大白貓,圓圓滾滾,甚是可愛。可惜只愛睡覺……

帝都行跡(二)

它的英文名字叫“Summer Palace”,直譯的話就是“夏宮”,遠沒有它的本命“頤和園”來的好聽。關於這座園,對於歷史愛好者來說,可以假設很多。最經常的假設是,如果慈禧太后沒有挪用海軍軍費修建頤和園,中日甲午海戰的結果為未可知也,天朝歷史的進程或許會走上另外一條道路,一條很可能是自上而下的資本主義革命的道路。而史實是,皇上確實也在這裡接見了康有為,然後也發動了自上而下的“百日維新”,但結果是2000年的封建制度緊靠著太學生的“公車上書”根本無從撼動。於是皇上被軟禁在了頤和園中的玉蘭堂,當看見玉蘭堂中東西廂房門內砌起得兩堵石牆時,才多少有些明白中國封建勢力的頑固,多少也明白爲什麽毛澤東年年要在天安門前豎起孫中山的相。要破除這封建的枷鎖需要多少力量啊!

那日去到頤和園,天色尚可,昆明湖上波光粼粼,於是爬上了萬壽山拍了一張昆明湖的全景。

昆明湖中有島,名曰南湖島,島與陸地以漢白玉石橋相連,石橋有十七孔,其上有石獅500余只。橋頭有亭一座,命曰廓如,系中國同類建築中最大的一座。

頤和園內景色以萬壽山為中心,而萬壽山又以佛香閣為中心。佛香閣8面3層,以8根鐵梨木貫穿上下。再上又有眾香界琉璃牌樓、智慧海的“無梁殿”。

若是真要遊遍頤和園,必要準備一天時間,手持攻略介紹,閒庭信步,才是妙事一樁。昆明湖邊長廊極具特色,可惜對牛彈琴,只能走馬觀花了,所以,旅伴亦是重要的,不然徒費心意。當年皇上的御苑,如今凡夫俗子、販夫走卒皆可走得,這便是進步!

臺宗祖庭

白馬馱經,聖教東來,最初只有信仰和造像,所有的理論和儀軌都傳自天竺。天臺初祖智者大師創止觀雙修、一心三觀、圓融三諦、一念三千的理論,自此釋教在東土有了第一個宗派,而天臺宗的祖庭便在國清寺。國清寺全稱是國清講寺,這一個“講”字便徹底道出了國清寺的特點。

世間大部的佛寺山門都是朝南而開,獨獨國清寺的山門朝東而開。山門之外的一堵照壁之上寫著“教觀總持”四個字,便是這四字完全體現了國清寺和天臺宗在漢地佛教體系中的重要性。

寺內有1400年梅樹一棵,年年花放。傳為隋煬帝植栽,為是紀念智者大師。當年智者大師言“寺若成,國則清”,故寺成之後題名國清。又傳說,十年文革,梅花不放,四人幫破除,隋梅復生。

國清寺的大雄寶殿是重簷歇山頂,因為這是皇帝敕建的,所以規格頗高,從起“大雄寶殿”匾額是豎寫就可見一斑。寺中有一殿,名曰“雨花殿”,這在其它寺廟從不可見,蓋因智者大師說《妙法蓮華經》,天降法雨天花。

門外有溪,溪上有橋,橋邊有碑。碑書“一行到此水西流”,唐高僧一行禪師為求算數絕學,求學于國清寺七年,終成《大衍曆》。當年一行過山門口豐干橋,橋下溪水為之西流。

國清講寺高僧大德輩出,寒山、拾得、豐干世稱國清三賢。寒山與拾得有著名對話一段——

“昔日寒山問拾得曰:世間謗我、欺我、辱我、笑我、輕我、賤我、惡我、騙我、如何處治乎?拾得云:只是忍他、讓他、由他、避他、耐他、敬他、不要理他、再待幾年你且看他。”

帝都行跡(一)

出差到帝都,順便就帶著有了獨立思想的我游了一點點。燕趙之地多悲歌,也不知真假。京畿重地,除了有司衙門竟然真是感覺不到政治。

帝都的機場有三個航站樓,最老的第1和第2航站樓看著不威武,不符合帝都的身份。從機場有“快軌”到市區,“快軌”就是輕軌,穿越在一片樹林間,有著叢林小火車的感覺,只是沒有火車“哐噹、哐噹”的聲響。帝都的交通真是四通八達的,買一張IC卡,所有的公交車都是4折,地鐵永遠2圓。憑著手上的iPhone的百度和穀歌地圖,於是所有的地方都可以去了。帝都的公交車沒有空調,同一路車可以來兩種車型,所有的車看著有些年頭了。每輛車都有售票員,總是熱情招呼著給人讓座、往裡擠。到站了一定會用京韻十足的語調喊著下車刷卡,說快了你是聽不懂的。

京城的建築自有特色,從古自今。偶爾的一瞥便能看見歷史和文化,08年的時候建了鳥巢和水立方,開了燈的建築才漂亮。所以絕大多數的旅行團都是夜色時分帶到此處,只是遠觀。大國的回憶或自勵?平心靜氣地看看,足夠了。當然了,也可以當做愛國主義的教育,因人而異了。兩個建築邊上的就是傳說中一夜百萬的七星酒店,在酒店前的車站等車,順便看著樓下的名車,想唏噓?連門都沒有!

自從有了網絡,自從有了點評網,自從人的精神開始閒適,從網上找出當地最好的飯店成了時尚。那條街叫“簋街”,《說文》釋“簋”為“黍稷方器”,所以說這條街就是吃的地方,漸漸地就不大說它的正名“東直門內大街”了。花家怡園是簋街上最有名的店家,許多人慕名而來。其實做的不是京菜了,或者說不是傳統京菜了。店門內是個傳統的四合院,許多客人來去都要看看四合院,其間佈置的有京中特色,飛簷畫角,彩繪勾勒。食客多少要拍幾張照,只是不知再拍些什麽,地方特色?東西不便宜,但應該去一次。

帝都和魔都的差別是什麽?一是人心,二是底蘊。

维扬地界第N次的行迹和思绪

经历了从周四晚间开始持续的头痛、无力、咽疼、咳嗽、流涕、眼红、喷嚏等一系列的体力不支、感冒前兆的侵袭后,终于倒在自家床上在昏昏沉沉的境况下睡了一个不算很踏实的觉。中途记得有几次翻来覆去、颠来倒去、横来竖去的折腾 。如今,意识稍微清醒了,于是,我决定写这篇日志。这篇日志是什么时候决定写的已经不重要,但是绝对不是临时起意。

一、关于“理想”

理想嘛,谁都有一、两个。要说理想,那是崇高的东西。我碰不起。

但是,我知道,理想必须要让全世界知道,不然那只是个人的小小梦想。

所以我有N个梦想、0个理想。

 

二、关于“酒”

酒真不是一个什么好东西。通常遇见它就是晕乎乎的时间的开始。

敲打的文字会在酒精的作用下语无伦次,所以更惶论亲口说出的。最好的办法就是快点睡着。至少梦话还只是天马行空式的自娱自乐。

忘记是哪位先生说要就着《三国演义》(或者是《水浒》?)喝酒来着的。至少,我喜欢就着营养快线看《哆啦A梦》。

这不是矫情,而是一种态度。

三、关于这年头的“信仰”

很久没有和人讨论信仰了,因为没有可以讨论的对象。这次的对象其实不值得讨论,只是因为酒精的作用而语无伦次了。

这年头的人没有信仰。这是用一种哲学家式的客观、革命者的拯救苍生、道学家的悲天悯人得出的结论。不过首先是自己要有信仰。自己有吗?

酒醉的时候我觉得我是有的,我坚持相对传统的观念,这成为了我的信仰。

不过醒来后我发现是错了,其实我也没有信仰,我的所谓信仰杂乱无章。就好像我有《心经》,我也有《圣经》,结果我还有《南华经》、《可兰经》、《诺查丹马斯语言》……。一切都是杂糅。

没有一个是我的。

或许聪明的你/妳会说我或者太累。嗯,确实,无缘无故扛着什么使命之类的是不是脑子坏了。

确实是坏了。所以回到第二点,酒醉的时候至少梦话还是天马行空的。

四、关于“包子”和“金山”和其它

这里没有“炒饭”,但是有“干丝”,而且还分两种,其一是煮,其一是烫。

小时候的记忆就不谈了。

两年来,当第一次踏上维扬地界的时候就被告知了“包子”。于是这就成为了一个传说,一个包子的传说。

在传说中包子出于两家百年历史的茶楼——富春和冶春。单就名字来说,我很喜欢后者。前者俗气。后者隽永。老饕客告诉我后者的包子味道好。于是便偷偷地立下了一个小小的梦想——包括于第一点中的N个——我要亲口尝一番。只是后来的时节,都是来去匆匆,也就无缘了。

直到今次,终于有幸。结果不坏,仅此而已。

这地方有座山,山上有座庙,庙里有个老和尚……

当年这座山原本是扬子江心的一座孤岛。历经了日月变换、山河改道,最终与江岸结为一体。

山名金山,僧名法海。小说家因时因势敷衍成了故事,于是国朝子民尽人皆知。这金山成了关押蛇妖丈夫的所在,这高僧成了兆民眼中多管闲事的妖僧。

法海洞依然是那模样,只是那尊石头雕的法海外头加了一圈护栏,倒似他被关在了金山一般。

山下有泉,名曰中泠,号为天下第一。但因时间紧迫,所以未得游览。只希望它还是旧时记忆中的模样,一方碧水,无风自波。

五、关于“轻&重”

文人相轻的原因是文人自重。推论:

因为把自己看得太重,以至于看周围的一切都入不得眼了。

自省,自省,切记,切记。

Digg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