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觅,又见梦想,而物是人非!

金山的弟弟中考考进了彭浦中学,这些天一直住在我家,那天带他去报到,站在彭浦中学的门口,突然我感到自己的心中有种莫名的悸动,曾几何时我多么希望可以有一天也站在这里,而历史没有多余的假设可以给我。
过去的那么多,我宁愿是一个梦,而不是一个梦想!

世界杯结束了!梦幻也结束了!

世界杯结束了,意大利因为格罗索的两次灵魂附体而功成名就。大赛开始前,我信誓旦旦的跟别人说不是巴西就是英格兰。结果什么都让我大吃一惊,世界永远都是那么美妙。或许这个才是足球的永恒的魅力!你永远无法猜到结果。
时间如果倒流一个月,我还是要说巴西夺冠,因为他们太有天赋和实力。请允许我把天赋和实力去等同!
其实任何一个能踏上世界杯球场的人又有哪个是没有天赋的呢?踢球不容易啊!
世界杯开始的第一天,我想在这段时间里面每天都写一篇关于足球的文字,可是后来却发觉自己的时间永远是不够的。且不说有没有那个精力,至少我是没有了那种功力——那种驾驭文字的功力!
淡淡的,我发觉今天有种想做些冲动的事情的想法。让我想想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大约是下午吧,下午几点?嗯,记不清楚了。
总之,我知道我很伤心。两年来的梦幻之旅,竟然会是一个空心的看上去有点像心型的圆圈!!!!
明天继续回忆!

[梦幻]天地间,竟我无容身之处!

举手间,投足处。
郁郁不得志。
斩情意,无离丝。
寂寞谁人懂!
隔世红颜,溪水相照。
何人知我凭栏愁!
惊回头,沙洲冷。
雄心已不复,
想当年万里觅封侯,
而今空余无用身!
莫作婉约词,
不写幽怨诗。
君且看,
少年啸东风,
江湖烟雨朦胧中,
翻云覆雨,
今生又一梦从头展颜做豪杰

[夢幻]滿江紅·突然想寫詞

揚花落盡,
晚風起、莫道閑情。
便縱是,
纖纖素手,
難撫此恨。
高樓独上倚危欄,
伊人欲語淚先流。
嘆此心、似天際流雲,
意悠悠!
 
思百轉,
想千回,
縱被棄,
不應羞。
秋千蕩起、笑語依依。
無雙容顔混似夢里,
子建重生難賦點滴。
難言處、淡月從風流,
笑依舊。

專門寫給小琳看的!

一·關於月色下的玫瑰
寂寞的玫瑰我是故意不寫的,如果看得懂的人,自然可以明白何謂寂寞的玫瑰。小琳你就是明白的人,至少你明白玫瑰代表了你!
但是也不是我想去把整篇寂寞的玫瑰寫出來,而是因爲我根本不了解“玫瑰”真實的、完整的一切。所以我不能無端揣測一個人的心境。因爲我始終堅持,文字是寫給人看的,而給人看的東西是要負責任的。
任何時候我都不缺乏靈感……
在我段文字里我所寫的感覺到的詭異的感覺便是——在朦朧昏黃的月色下一多孤零零的玫瑰開著,月色投射下的陰影構成了一個夢魘一般的圖形!
 
二·關於《如果還有明天》
這一生至今,我曾瘋狂的迷戀和追尋著三、四首歌。
確實是瘋狂的追尋,因爲偶爾的在電臺中聽到了那麽一次,於是便深深地迷戀上了,但因爲某些原因這些歌很難聽到第二次。
《如果還有明天》正是其中一首。大約還在我初中的時候,有一天晚上一個懷舊的音樂的節目中聽到了這首薛岳的《如果還有明天》。於是從那一天開始,我開始不停地在電臺的節目中尋找著這首歌。可惜,終我初中四年,並未有再曾聽過!
高中時代,網絡科技迅猛發展,於是我想要在網絡中尋找。結果如此浩淼的一個網絡中,讓我找到的僅僅是一個劉偉仁的版本。雖然還是那些歌詞、那個音樂,但是並不是我記憶中的薛岳了!
所以,終我高中三年,我依舊還是沒有找到我少年時代的夢了。請允許我稱之爲一個夢!
大學三年過後,終于再一次的讓我在電臺音樂中有聽到它,雖然依舊是那些歌詞、那個音樂,但是依然不是我夢里尋找的薛岳,但是在這個“信”的版本中讓我聽到了薛岳的聲音,那一刻,我知道我有點感動了!
很清楚的記得“如果還有明天,你將怎樣裝扮你的臉”這句歌詞!
夢還在繼續,我一定會繼續尋找那薛岳的原聲版本的《如果還有明天》!
或許正是這樣一首歌詞讓我一直堅信明天永遠值得珍惜!
薛岳——30歲壯年離開這個世界——或許内心充滿不捨,因此在別人的版本終我聽不到薛岳那種對生命的熱愛和懷戀!
 
小琳,明白我的意思了嗎?
 

寂寞的玫瑰,深夜的月色

這段時間一直很在乎月色。
很奇怪吧?
不明白爲什麽我如此的在乎月色。
我也不是狼人啊!
昨夜,
披星戴月的趕回寢室,
擡頭起碼看了不下五次月亮。
被淡淡的雲所籠罩著的月亮,
感覺是那麽的詭異!
幻覺。
笑著說我看的是幻覺。
在我思想裏面,
月色就該明亮。
昏暗的月光下,
罪惡叢生!
一路回去,路上行人很少!
偶爾兩個在我前面的路人也被我飛馳的步伐趕超!
似乎我有點怕了……
害怕在這樣一個恐怖的月色下,
會有那麽許多讓我無法理解的事情發生。
幻覺……
我咬牙堅持這個只是一個——
月色下的幻覺!

[夢幻]淚盡而逝,發誓忘記你[叁]

昨夜狂風大作,塵土飛揚,遮天蔽日,星漢黯淡,孤立窗前,感懷前事,潸然淚落,初僅啜泣,至后竟難自已。至今時今刻,終不能忘懷,不得已作文以排遣。
[叁]
從來不去怪妳的失約,從來不去怪妳的忙碌。縂在妳遲遲到來后幫妳找好一個令自己滿意的理由。只因如此才能不愧對於心。
常常思索自己的選擇是否正確,離開之時已不再遙遠,明白在遊戲裏多呆一天便會深陷一分。
但是我怕,
怕舉杯消愁愁更愁,
更怕抽刀斷水水更流!
終于明白了,原來在遊戲裏的我已經不再是寂寞而是落寞。
很想抽煙——雖然我不會——很喜歡那種煙霧繚繞的感覺,似夢似幻,既不真實,卻很現實。
既然面對不了,那麽只有逃避!
三千弱水,難尋一瓢!
或許某年某月的午後我會想起這樣的經歷,是痴是笑,或許僅僅是癡癡地笑。
笑完之後在煙霧繚繞中淚流滿面……
生活在繼續,夢幻在毀滅,生命在掙扎,魂靈在流浪。
不是嗎?!

[夢幻]淚盡而逝,發誓忘記妳[貳]

春日游,杏花吹滿頭。
陌上誰傢年少、足風流,
妾擬將身嫁與,
一生休。
縱被無情棄,不能羞。
——韋莊·思帝鄉
[貳]
非惟妳,非惟我,只為妳我。
一杯咖啡,升騰起一片氤氳的水霧。遮住了視線,也遮住了視線下的那片從來沒有黑夜、沒有陰霾的長安古城。
古城長安繁華依舊,行人如織。
從進入夢幻中的長安城的第一天就知道了這條南北向的大街。大街的一頭是熙熙攘攘的集市,而另一頭則是威嚴高聳的皇宮大院。
走在熟悉的街頭,不忍離開,雖然已沒有過去的繁華,但是多少能夠感受著那片鼎盛時代的味道。
又或者只是在回味著妳我攜手步月的感覺?
時光荏苒,人以不復當年初入遊戲時的激動。
卻慢慢地學會了在遊戲中忘記一些人、一些事。
有的時候能忘記也是一種幸福,記得反而是种痛,很痛的那種痛。
習慣了妳對我說一句淡淡的“哦”,淡得或許連妳自己都感覺不出有感情的存在!
而我呢?或許早就不懂得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