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

《十年》是一首歌,《十年》也是一篇文字。

本來這篇文字應該在十幾天之前寫,但是拖著拖著就過了。雖然WP有指定發佈時間的功能,但是欺騙不好,遺憾就是遺憾。

轉眼之前,寫博客的文字竟然已滿十年了。從最早的在MSN Space,到後來的MSN Live,在到后來的開心網,然後是點點,到如今獨立建站。一路寫下來,文字的心境變了,技術更新了,文字的內容從一個人變成了三個人。

雖然期間零零碎碎丟了一些文字,但是大體的內容都還是留著。所以,不寫日記也無所謂,偶爾翻翻舊日的日誌,有些時候是空白的,於是就想不起來。

日誌寫了十年,總要感歎一下的,人生幾個十年呢?

看著王寶寶躺在小床里,總是舉著手睡覺,圓圓的臉蛋,長長的睫毛,很滿意。

人無完人、金無足赤。天道酬勤、誠不我欺。

第五的记忆变成第一的纪念

巧克力化了,但依然是甜甜的、苦苦的。化了的巧克力的黏稠是外露了,不需要用自身的温度去融化了。

我再也不会从这里删走我的文字。他们是我的回忆、我的呓语、我的破烂的梦。回首的时候,可以给我提醒。多年以后这里给我无数的纪念。

不知不觉,这个空间终于满了五年,五周年的纪念日到了。

只是回首去,却发现第一篇日志早就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因为什么事情被删除了。如今只能记下这个时间——2005年8月,这里开始了一段文字的人生。

安静的夜晚,可以用来思考。时光渐逝,越发后悔人生的初期。我不再确定它们是我的财富。

今天有人突然告诉我,不要回忆,向前看。还是那个理由,历史总需要人去回忆,不是妳,便是我。敲敲门,打开的将会是小时候的我。

越来越懒散了,习惯于在网络的各个角落表达着我的思想。可是真实的却怕人看见了。这不是内涵,而是彻头彻尾的害怕。

人前的欢笑,人后的寂寥。

今天,我在这里纪念,又是一年,又是一年。或许不久,我便消散。

却道:天凉好个秋!(最后一篇日志)

缘起

很不幸,这个空间已经承载了太多的情感,快乐的,悲伤的,明丽的,灰暗的,情爱的,理想的……如今,我终于决定停止这个空间的更新,这是一种勇气。在做出这个决定之前我挣扎了许久,忘记了当初是什么原因开始了这个空间的文字记述,但是随着时间的流逝,我将越来越多地心境表达在了其中。当然,这些内容很是晦涩,很多地方用了鲁迅先生说的“曲笔”。现在回头看来,这些内容已经模糊,那些曾经具有象征性的表达早就流于平淡。或许这就是人生,从一开始的踌躇满志到最后的心意疏懒,可能是无奈,也可能是不得不为之。

偶尔回头阅读这些日志,发现日志中寄托了太多的情感,以致于深沉得犹如无穷的宇宙,虽然广大,但是却找不到一个宣泄的出口。我将感情倾注于空间,空间却无法将这种感情表达出去。如许久的一空间,独立IP点击率不到5000,这是悲哀还是幸运?悲哀的话或许是因为没有人来阅读,包括我希望来的和那些路过的;幸运的是,这些感情还是深埋在这片无尽的网络空间之内。

好些天以来一真再重复思考着辛弃疾的“少年不识愁滋味,爱上层楼。爱上层楼,为赋新词强说愁。”的意境。或许我理想与辛弃疾的崇高的爱国主义比较起来不值一提,所以当稼轩吟诵着“少年不识愁滋味”时,我所能达到的只不过是“为赋新词强说愁”罢了。虽然我也愁,当更多的是愁在儿女情长,而非国仇家恨。

黑与白

秋天是什么颜色的?应该是一种灰败的枯色。黑色与白色,永远如此界限分明。就如两条分开的平行线,两个分开的曾经的爱人,永远找不到下一个交点。当我走在这灰败之间的时候,莫名的是一种害怕,一种孤单的害怕。

或许我认为我已经习惯了孤单,可是当孤单真正来到你/妳前的时候,一切曾经以为的东西都纷纷碎裂。于是我不得不选择做一个黑色或者一个白色,可是相对说来,我更愿意做一种灰败的中间的颜色。

黑与白这是两种永远不会被人遗忘的颜色,很可惜我无法做到,我只能不停地接近,然后被阻挡,再接近,再阻挡。如此周而复始、循环往复……

孤芳自赏?孤傲难近?

我多少有点恃才傲物的,这是我知道的。

我甚至有点孤芳自赏,这也是我知道的。

但我不知道的是,我是孤傲难近的。

所以我的生活就是简单而没有交集的吗?记得我曾经对某人说过:我没有朋友,我最好的朋友就是我的恋人。因此,如果我没有恋人,那我彻底就是形单影只了。

先贤告诉我要做到“吾日三省吾身”,我似乎做到了,可惜直道近日才发现,那也是在傲物的状态下的“三省吾身”。

我不相信可悲的宿命论,但是偏偏再无法解脱的时候我会用宿命的观点去看待自我,于是宿命渐渐占据了我的理想,我的未来,我的一切。当你发现自己已经沦为宿命的时候,你会觉得自己无比的可悲。囿于牢笼,虽然知道外在如此美好,却已经无法触及。或许这就是为什么我始终放弃我“唯一朋友”的原因,因为“唯一朋友”在宿命的牢笼上为我开了一扇窗户。

未完成

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是不能够去完成一样东西,仿佛我希望看着这些残缺,这是不是就是残忍的残缺美的审美观?

同样,我不知道这次我能不能坚持到完成。我实在想不出还有什么理由让我去辩解,或许理由很多,但是都已经让我都用了一遍。

如果一个人的人生始终在未完成的状态下生活,最后会不会变得消极无聊至极?

做梦的时候

上一次这么频繁地做梦已经是数年前的事情了。这段时间经常做梦,梦不是恶梦,但是比恶梦更让人觉得寒冷,因为真实。所以当每天从这样的梦中清醒过来的时候,我总会先看一眼窗外昏暗的天色,证明一下真实的天色。

小说或者剧本或者电影或者连续剧中都会出现这样一个情节,人物会在面对突如其来的惊喜面前狠狠地扭一下自己的脸,以证明自己不是在梦里,或者是某个人物声泪俱下地说希望现在完全是一场梦,梦醒来后一切都回到从前。

之前,我并不懂为什么作者会这样地写,但是直到数年前,我自己经历了这样的恐怖梦魇之后才明白这样的心境。或许第一个作者是明白这样的心情的,之后的作者只是沿袭了。

当然,我所经历的不是那种天降惊喜的前者。后者的真实让我明白这种感觉,这是一种无助到极点后的自然而然的想法,人在这样一个状态下,最可怕的就是清醒,能将每个细节都记忆的清醒,这或许也就是为何会有人买醉的原因了。

相信与不相信

为什么会有宗教?因为需要寄托。为什么需要寄托?因为一个人无法承担。为什么会无法承担?因为心灵太过脆弱。

这是之前我对宗教的理解。

后来看来,有太多的大智慧、大定力的能人异士都皈依宗教,他们的心灵不可谓不强,那为什么还要皈依?

信任,当你信任的时候会全身心的投入,于是不留给自己后路。曾经我不给自己后路,于是当前有断崖后无退路的时候,这是一种绝对的失望,对人生的放弃无疑源于此。为什么会信任宗教?因为宗教是一种绝对的信任,它告诉人宗教的诸神面前不存在不信任。

所以,相信变得绝对,而不相信已经不见。

以后的日子

我一直在日志中写这么一句话:日子还将继续,或者生活还在继续。其实当我敲击出这句话的时候,是一种无奈,未尝不想不继续。

生活继续下去的前提是应该有一个目标。我有目标,可是为什么还会觉得无奈?或许我的目标不坚定。

用CD听音乐

CD听音乐,有种生活的感觉,有种还活着的感觉。

下载了无损的APE、FLAC格式的音乐后,用CD盘刻出,然后放到我拿很老的Sony的CD机里,连接上一对有源音箱,音乐就如此开始了。

有人说小资的生活一大特征是看那些看不懂的文艺片。很可惜,我只看商业片和哆啦A梦的剧场版。为什么小资不用CD听音乐呢?比MP3真实的感觉,虚无地飘荡。

听音乐的时候最好是有一本书的,小资的坚决不看,看了也看不懂。所以我看的都是些别人不看的书。

有人认为听音乐的时候应该喝上点咖啡什么的,我也不喜欢。因为我相信,咖啡应该是在狂风暴雨的午后,窝在墙角看着窗外的大雨的时候喝的。

曾经有人以为我很高高在上无从靠近,于是我放低身段,结果依然无法接近。我在自己的世界生活了太久,以至于当我再进入真实的世界时已经无法融入了。

不做文人,下一个空间

我不是文人,同样我也不是文学青年。我只是一个爱好者,旁观的爱好者。

这个Space已经经历了我认为太多的悲欢离合、承担了太多本不该又它承担的内容,所以它应该休息了。

下一个空间,一定会有,若是有幸,你/妳会在茫茫网际看到的……

Technorati 标签:

梦不由我(1)

人会做梦,有些梦会记住,有些梦怎么想都想不起来了。

今早,忘了是几点,被一个不是恶梦的“恶梦”惊醒,看了一眼窗外,东方微白了。

倒头继续睡,不知过了多久,“恶梦”如连续剧般地开始了下集,等我再次惊醒时,却也离闹钟叫我起床也不远了。

一天,想了很久很久,依旧没有明白,唯一确定的是我的惊醒不是因为恐惧,而是伤心。一个伤心的“恶梦”。

To be continu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