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摘]春天七日

闲庭漫步一阵凉风轻轻拂过脸庞。暖日当空,十分惬意。杉树已经变成灰褐色,松树也泛着微黄。五六只白脸山雀落脚在光秃秃的枫树指枝头,一会儿歪着黑黑的脑袋四下里张望,一会儿又叽叽喳喳地在树枝间飞来蹦去。地上隐约可见地藏菩萨像投下来的影子。

《中东手册》

时光在许久之前,既已对中东感兴趣,如今却也热火朝天,IS、叙利亚、土耳其、伊朗、沙特、逊尼派、什叶派……数不尽的名词,一定藏着许多故事。

可是故事千头万绪,没有一个容易的起点,却又有纷繁的进程。后来在谷歌上找到了一片文字,介绍中东问题国内研究的历史和现状。其间就写着《中东手册》是一本里程碑的著作。

没有扫描版、没有再版,只有旧书。800多页的书,煌煌巨著,从历史、文化、经济、政治诸多角度剖析分明。早已算不得手册了,无怪乎说是里程碑。1989年底出版,8.95元的定价,想来在当时不算便宜了。

孔夫子网上找了北京的一家旧书店,只要10块钱一本,再加上10块钱的运费,算是捡漏了。书收到了,翻到版权页看看,一版一印,印数2000册,算是捡大漏了。当然,书这东西,见仁见智,不关心者,觉得就是烧火纸了。

照例有了新书是要到豆瓣上记录一下的,可是在豆瓣上竟然还没有建立,于是又顺手建立了《中东手册》的页面、登录了信息。其中有一项是作者简介,网上搜索了一下,也没获得太多信息,可是却也知道作者是大学问家,但真是低调简行,老一辈学人风范。

《中东手册》封面

范式转换(Paradigm Shift)

思考了目前的事业状态,决定了未来之路。

大约一年多以前在网上买了一本《项目管理:计划、进度和控制的系统方法》(第10版),之后就一直放在书架上供着,想着有那么一天可以定心学习。但是现实果然是实在的,书已然落了一层灰,书签却还停在第7页。

趁着这几天元旦放假在家,除了带孩子就是读书,朝着目标行进。大约从书签朝后看了几页,忽然就看到一个不熟悉的名词:范式转换。但冥冥中觉得很重要,因而去了MBA智库百科查询。其中的一段话:

范式转换理论认为,到了一定阶段,企业原来的范式就必须转换,但这种转换是很难的……

也就是说,当企业发展到一定程度以后,原来成功的经验变得不再合适,需要“破而后立”、“破茧重生”了。联系到目前自身面对的状况,多少明白了为何公司这两年越来越多的提起项目管理的必要,也理解为何二方、三方的审核时候,总是在提出现有的管理不再适宜全球化的项目和大规模项目管理和产品研发。

无论是被动还是主动的,目前我恰巧身处在了一次范式转换之中,定义中的范式转换有四个阶段:

  • 领导干部的发动;
  • 中层干部的突击;
  • 变革的连锁反应;
  • 新范式阵脚的加固。

细细想来,大约现在还处在第一个阶段吧!目前的企业中层并未表现出突击的力量。因为公司似是认为“在原来范式上取得较大成功”,是没有必要“破”的。

所以,目前这家企业,我已不再看好。虽然从来都归咎于国企的创新不足、进取不够,实则这就是国有企业领导们领导下的企业文化:不求有功、但求无过。这是环境使然,亦是人的趋利避害的天性。所以——

邦有道,则仕;邦无道,则可卷而怀之。

我意决矣,“卷而怀之”!

继续阅读“范式转换(Paradigm Shift)”

科普

最近读了两本科普的书:《量子力学史话:上帝掷骰子吗?》和《那颗星星不在星图上:寻找太阳系的疆界》。前者的内容比后者更深奥,有许多形而上的东西。
两本书看完,无疑喜欢前者,说故事的方式充满了起承转合、跌宕起伏。所有的来龙去脉一一说明,很是精彩。
后一本无疑也是好书,但是就缺少了些什么,内容也算精彩。但是受不了作者那时不时冒出的一句“感兴趣的读者不妨自己算一算”或者“有兴趣的读者可以自己想想这是为什么”之类的文字。这瞬间让我觉得自己智商很低,我感兴趣,但是我不会算。不是懒,是真不会。作者也不在书后附一个答案以供参考,所以弄得如鲠在喉,不上不下。
科普这类书很难写,无数大家在本领域中的专业论文可以手到擒来,但到了科普著作却不见得能说得通晓明白。所以,总得来说,这两本是好书,不多见的优秀科普作品。因为,它们有一种魔力,吸引人读下去,那就够了!

5月8日的购书单:从《我等不到了》到《麦田里的守望者》

5月8日在99读书人上买了7本书,以下是书目。

《我等不到了》|余秋雨|人民文学出版社|99:24.00元、卓越:28.90元、当当:28.90元|余秋雨说:“有了它,《借我一生》可以不再印刷。”  

《青春咖啡馆》|[法]帕特里克·莫迪亚诺|人民文学出版社|99:9.90元、卓越:12.8元|一个关于女孩迷失在巴黎的心碎故事。

《洗澡》|杨绛|人民文学出版社|99:9.90元、当当:11.60元|一个时代的形形色色的知识分子的命运。

 

《围城》|钱钟书|人民文学出版社|99:9.90元、卓越:13.10元、当当:13.10元|经典。

《风之影》|[西]卡洛斯·鲁依斯·萨丰|人民文学出版社|99:17.50元卓越:17.50元、当当:21.60元|在巴塞罗那的雾与阳关中,开始探索爱情和友情的旅程。

《失物》|[英]凯瑟琳·欧弗林|人民文学出版社|99:15.00元、卓越:17.60元、当当:17.60元|20年后在监控中发现了20年前失踪的小女孩。

《麦田里的守望者》|[美]塞林格|译林出版社|99:9.30元、卓越:9.10元、当当:9.30元|我宁愿为捕手,守护这迷乱世界。

偏执&《我等不到了》

有时候人很执着,就像我这十数年来一直执着地认为余秋雨的书就是垃圾一样。甚至我不认为他是一个专业的作家,因为我在我的观念里,专业作家是一定要会写小说的。而他总是写一些似是而非的散文,文笔虽然算得上美丽,但是无奈我就是不喜欢。于是乎几年前有人要重拍《红楼梦》,提出来说要余秋雨写剧本。听到这消息,不禁失笑,改编剧本可比原创小说难多了啦!幸喜后来也就不了了之了,天长地久也就忘记了这个世界上还有这号人了。依稀只记得出来打过几场口水仗,似关乎梅妻鹤子的“吴山清,越山清”。
昨天买书,看见了一个专题,介绍的是余秋雨的新书《我等不到了》。第一反应是这家伙还在写书?!第二反应是这书的名字不错,可惜要被糟践了。再后来,随手看了几页,稍稍有那么点味道。开头就写了一个棒子国来的老头的寻祖的故事。作家自认为是了一个文化人,喜欢听这样的恩怨情仇的故事。听完了还要写出来,赚点版税也是好的。
对于余秋雨的偏见多少受了从小学习的“文以载道”的观念的影响,他的文字,从一开始就让我觉得空洞。好了,我给你一个让我扭转你的机会。于是我还是决定买一本《我等不到了》,毋庸置疑,这本书,会是市场未来的热点。光凭这个书名就足够了,真的。

黄陵祭文,唉……

去年的清明节,也是公祭黄陵,那篇祭文窃以为是惨不忍睹。今年轩辕公祭,完了,依旧不忍卒睹。这些年,只要看见了公祭祭文,便有人要提起那篇伟大领袖在1937年清明写的祭文,两相比较,唉,叹气吧,今人退步不少呀!

————————————————

庚寅年清明公祭轩辕黄帝文

惟公元二零一零年四月五日,岁次庚寅,节届清明,惠风和畅,万象更新。炎黄子孙,聚首于桥山之阳,谨以鲜花时果,恭祭我人文始祖轩辕黄帝,辞曰:

大哉我祖,肇启鸿蒙,修德振武,韶德懿行。兴文字,创法度,丽九天而垂象;教稼穑,工算数,昭万世以腾文。大勋缨垂旷典,华盖络结祥云。下拯黎庶,上符昊命;恺乐九垓,泽被八纮。

承香火之连绵,历百朝而代嬗。融百族于后土,壮新华以集贤。六十年自强不息,国运新天。保增长万众同心,再克时艰;倡公平以人为本,科学发展。西部开发,赓续新篇;两岸三通,同胞欢颜;自主外交,和谐为先。转变方式,布局谋篇,开中华振兴新元;缵承远祖,奋发踔厉,建神州福祚绵延。

桥山凝翠,沮水流觞。衷情拳拳,雅意洋洋。告慰吾祖,永兹瑞康。

伏惟尚飨!

————————————————

赫赫始祖,吾华肇造;胄衍祀绵,岳峨河浩。

聪明睿智,光被遐荒;建此伟业,雄立东方。

世变沧桑,中更蹉跌;越数千年,强邻蔑德。

琉台不守,三韩为墟;辽海燕冀,汉奸何多!

以地事敌,敌欲岂足;人执笞绳,我为奴辱。

懿维我祖,命世之英,涿鹿奋战,区宇以宁。

岂其苗裔,不武如斯,泱泱大国,让其沦胥。

东等不才,剑屦俱奋,万里崎岖,为国效命。

频年苦斗,备历险夷,匈奴未灭,何以家为。

各党各界,团结坚固,不论军民,不分贫富。

民族阵线,救国良方,四万万众,坚决抵抗。

民主共和,改革内政,亿兆一心,战则必胜。

还我河山,卫我国权,此物此志,永矢勿谖,

经武整军,昭告列祖,实鉴临之,皇天后土。

尚飨!

或者是捕手,或者是嬉童——纪念塞林格之辞世

今日在卓越(amazon.cn)上逛着,忽然在图书页面的不起眼一角看见《麦田里的守望者》,黄色封面的下方有着一行小字:“作者塞林格辞世”。稍稍呆滞了一下,搜索到了相关新闻,原来塞林格在1月27日便已辞世。努力回想了一下那天我在做什么,却什么都想不起来了。

《麦田里的守望者》是二战时候就写就的小说了,直到上个世纪80年代才进入中国。故事写的是一个16岁的少年的叛逆和矛盾,他打架、辍学、逃家、酗酒、招妓,心中满是迷茫,人生无聊,试图寻找刺激。当然,在某一个时代,我们在其中也看见了资本主义的堕落腐败。“守望者”这个翻译其实不恰当,更确切的说法是捕手,棒球运动的外野捕手。关于“麦田里的守望者”的说法,出现在主角逃家后悄悄回家与妹妹“诀别”的段落,主角说自己希望做一个在悬崖边的守望者,看着几千个孩子一起在麦田里狂奔着游戏,一旦有孩子朝着悬崖奔来,他就要跳出来抓住他。

不得不说的是,这是非常有内涵的一段话。16岁的少年自己都无法理解的一段“本我”式的隐喻,当然也是作者塞林格的思考。在二战及战后背景之下,可以很容易就明白那一代青少年的迷茫,没有什么比战争更能破碎一般孩子的梦了。

如今天朝国势日隆,松郡又是首当其冲。曾经在好些个场合感叹过现金松郡青年的生活日渐贫乏。但这所谓的贫乏或者只是旁观者之言,身在其中者,未必会有这番感觉的。“守望者”从上个世纪50年代便迷失了自我,不知前路何在。到如今,身在天朝的我们似乎才刚刚碰触到了那块麦田的边缘。未来,或者是在麦田中嬉戏的孩童,或者是悬崖边的捕手,又或者,我们可以做些别的什么?

满是象征的《失物之书》”The Book of Lost Things”(二)

这时间竟然下起了夜雨。只缘每一场的夜雨都有不同的感觉,终究变作了这一份的讶异。

《失物之书》

时间

粗略看来,这部小说的时代背景可以安排在任何一个时代,又或者可以故意隐去这个时间。但是偏偏作家将时代背景定位在了二战,具体到了英吉利海峡上空的空战的时刻。这样一个时间对于小说有用吗?

应该是有的。

或许每个类似于戴维的孩子都会在面对另一个突如其来的孩子的时候有这争宠及对另一个的厌恶心理。而一旦这个心理被放置于一个战争时代的背景下的时候,或许可以强调这样的一个状态并不以时代的风云变幻而转移。

多少这加强了故事的真实性。

造物主的梦

无疑戴维是这个故事的造物主,他的梦创造了这样一个故事。在这里,很完美地体现了“日有所思夜有所梦”。

梦是最本我的反映,所以,戴维是善良的。尽管在这么多的“黑色童话”之下,这依然不是一个恶梦,否则戴维早就应该惊醒了。

戴维是如何来到这个世界的?一架轰炸机的坠落将戴维送进了树洞,而树洞的另外一头正是戴维的梦的世界。所以可以想见,梦的世界和现实的世界的交点是一棵树。为什么是树而不是一口井、一个山洞或者其它的什么呢?因为戴维所住的继母家中的那个房间的窗口中目力所及的地方正是一片树林,而戴维每天除了看乔纳森的那些童话之外就是在窗口凝望。

这便是戴维梦开始的地方。

To be continu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