舍离

他要走,你怎么阻拦?

大宝打电话给我的时候,我正好在家门口的银行里办业务。办的业务只是为了便宜几块钱的小优惠,柜员的服务态度可好了,不愧是服务业的典范。电话接通的时候,大宝的语气让我大致已经知道了内容,我说等我在忙,大宝识趣地挂了电话。一如往常。

过了5分钟,业务办完,主动给他去了一个电话。大宝果然跟我说他准备好要跳槽走了,步前一个离职同事的后尘,去同一家新公司继续做老同事,一个在楼上,一个在楼下。我说很好啊,我一直不反对你们追求进步。大宝说是去AE,我说那更好了,至少半个管理人员了。大宝说是的,不愿意做技术。我心想,是的,大宝从我认识的那天,他就是不愿意做技术的。

后来随意地聊了聊他的新工作和前景,听得出他还是挺开心的,钱不少,又有前景。至少不用像现在这样,做着半体力工作者了。曾经道听途说,一个人的离职只有两个原因:一是工作受委屈了,另一是钱少。想想最近离职的这些同事几乎都是两者占全了。大宝和我一起做项目也有两、三年了,曾经无疑是一个有理想有抱负有追求的好青年。奈何在企业这个环境中,慢慢就蜕变了,倒也不是变坏,却也没有变好。

翻了翻最早一封发给大宝的公司邮件,还是201312月底的。那时我还在技术部门做他的室长。再后来,我脱开技术转型做项目管理,带着他一起做了一家新客户的第一个项目。项目中应用了一项公司开发的新技术,原先这项技术只在核心客户中使用。项目开始,对于这项技术并没有太多支持,两人就在其中慢慢琢磨。那时的大宝让人觉得很有干劲,总是努力在追寻着什么。那会儿我为了做项目管理也颇为认真。所以直到现在,我和大宝一起做成的这个项目还是作为一个“标杆”。直到最近有二方或三方的评审,QA仍旧希望拿我们这个已经量产了两年的项目去做说明。

那天从银行出门,阳光也算温暖。我定定地看着街上的行人,心说这就是现实,流动造就了活力,你不能阻止它,你只能引导它。

天下攘攘,皆为利来。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