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城市

我来过台州,只不过去的是天台县的天台山的国清寺,跟着妈咪去烧香。所以,我不知道台州的市区是什么样子的。昨天下班后,在台州路桥的客户说我的零件发生了问题,要我今天无论如何到现场来服务一下。原计划是要来这里一趟的,但是不应该是这样匆忙的。

上了火车才知道客户的工厂其实不在路桥,而是在椒江,都要靠近大海了。自作聪明地把动车下车的站点设定在了温岭,虽然从温岭到椒江和从台州站到客户的工厂的距离差不多,但是火车票贵了几块钱。时近春运,越来越多白天的火车票只剩下了站票。于是不得不早早地出门,为了赶一趟有座票的列车。

高铁、动车的车厢明亮宽敞,或许是老一点的车型,座位下没有插座,于是只好在到站前的一个小时站在洗手台的插座边为手机充电。充电的时候就想着,十几年前坐着特快去南京读书的时候,已经觉得那是飞速了。看着洗手台上镜子里的自己,想象着如果这是开往拉萨的火车该多好,就这么摇摇晃晃一个人去逛逛。

客户的工厂是一个很新的工厂,新得到处都能闻到油漆的味道。白色的厂房一直连到很远很远。工厂无一例外地处城市的边缘,附近什么配套设施都没有。快速的工业化让城镇的生活根本来不及跟上。

困于出差住宿标准,为自己预订了一家标有全季酒店的酒店。但是等到了酒店前台却被告知,这里和华住集团的全季没有半毛钱的关系,将就着住下。一个人的差旅最无趣的是吃饭,原计划晚上请客户的几个工程师一块吃顿饭,没想到客户真是民营企业的“典范”,竟然是十二小时制的八点半到八点半的工作制。

一个人就不愿去寻找什么美食了,况且椒江真心没什么可以吸引人的地方。吃好饭,掏出手机找到附近的星巴克,去买了一杯咖啡,然后慢悠悠地走回酒店。看了看计步,应该是够了。

椒江虽然是台州政府所在,酒店虽然离开政府不远,但是过了晚上七点半,路上车辆和行人明显少了很多。倒让我感到丝丝冷意,走在树影的暗处竟然产生了今夕何夕的错觉。似乎除了北上广深之外的地方,夜晚总来得特别早。这里的城市确实不如魔都高达上,但是路上的汽车品牌倒是看齐一线城市的。于是想到很多很多。

入住酒店时,接到了一个猎头的电话,不知道为什么,明明是在满格信号的状态下,通话连断两次,冥冥之中不要我离开吗?

身在异乡,思想总会特别的缥缈,可以想起很多,也可以忘记很多。只是写着写着就有些冷了。晚安!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