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

今天下班,骑车在路上,天色阴沉,仿佛大雨还是要继续下。停在一个红灯,车水马龙间忽然手机响了。看了一眼,是一家新顾客的SQE。犹豫再三,看在是新顾客需要重点维护关系的份上,还是接了。
其实犹豫不想接电话,也不全为已经过了上班时间,更多的是潜意识里不太愿意接触这家的SQE。往往一个电话打过去,都是我在说,他在听。但是他的听是很安静的那种,安静到让人以为手机或者座机已经断线了。不得已,总是将一些陈述句变成疑问句,逼迫着他给出一个证明还在电话边的“嗯”。
接起电话,SQE问项目进度的事情,照例按照开会的结果给他回复,比他要求的时间晚了3个月。不出所料,他问了一个所有SQE都会问的问题:你们就不能再压缩了吗?照例回答不能,还要语带笑意。至少要表现出,我们尽力了,但是爱莫能助的意思。
其实这很奇怪,仿佛所有的客户都不相信供应商,总觉得那些报出来的时间进度充满了水分,挤挤总是有的。细细想来,按俗话来说就是,一开始的规矩做坏了。于是大家心里都有了防备,千万别被坑了。于是,像我辈这样老老实实做项目的,范围被认为挤挤还是有的。有时候问问新进的工程师,总是说讨厌这些勾心斗角。
确实啊!本是纯洁的璞玉,却慢慢变作了黒硬的石头。

德国是冠军

每隔四年,就会有一个冠军,足球的冠军。今年是德国。从小组赛的出线到决赛的夺冠,脉络清晰,普通人都能大概看明白的战术体系,堂而皇之地夺走了冠军。
一直很喜欢这样的战术,没有阴险、没有诡谲,正面的战斗,实力的较量。当然,不是说斗智斗勇不行,只是相比起来,跟喜欢前者。
克洛泽被换下的时候,镜头扫到了看台上中国球迷打出的一面五星红旗,在这样一个场面下,有些不伦不类,有些滑稽可笑,还有一些徒呼奈何。13亿人想看球,却没有一个可以坚定支持的对象,充满了无奈。
好了,一个月后,终于又可以安安稳稳睡觉了,足矣!
P.S. 真心绝对markdown语法不好用,可能还要再适应一段时间。最近思考如何工作,觉得在这里没有前途。不是自己,而是在管理,想为它做些什么,却遇到了一群无知的墨守成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