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漠

當你試圖冷漠地對待世界的時候,你發覺你根本無法做到,因為你本就是火熱的。只是這樣的火熱被一些情感所阻擋,它們沒了宣洩的口。於是什麽都變得冷漠,只是這冷漠帶著火熱,雖然矛盾但是合二為一了。
我現在又開始習慣于自言自語,一個矛盾的結合,內心和外表是兩樣的。敏感而軟弱,時常偏離了外表的燦爛。
相較于繁華勝景,我寧願在燈火闌珊。一個人就一個人吧!那些過去的過去紛至踏來,時常想起,無從躲避。原來它們只是在零碎的時間間隙內出現在零碎的思維中,如今它們出現在了複雜的記憶中和像真實一樣的夢里。
當你被躲開,盛極而衰,一榮一枯,到處都是相思。
還是那樣,曾經我總說少年的心,現在也無從說起,不尷不尬,沒人相信。
冰冷,不帶有感情色彩的聲音,靜靜地敲打在耳機,那真是冷冷的、刺骨的。
大約也就結束了。
生老病死的結束。只是輕若鴻毛的死。荒草一堆,日暮斜陽。朔風漸起,心意闌珊。
時光很快就會過去,我真想著世界毀滅!一切從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