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文

每個過去,總會為其寫些文字。這是習慣,也是追想。
只是,這文字沒了主角。變得可怕的蒼白。
有心栽花,無心插柳。心意疏懶。卻也不無聊。
將心轉到那虛擬、虛幻、虛假的世界,雖也有人,卻真如陌路。
如今寫不出能改動自己的詞句,越發開始喜歡起了別人的詞句。
最近經常念叨的是“刹那芳華”。或許是怕人老了。
又或者是擔心她老了,讓我寫不出文字了。
刪掉了許多許多文字,留不下什麽了。
毀了吧,連我的身心。

情節

情人節的簡稱是情節。
執子之手,將子拖走。子若不走,關門放狗。記不清這到底是網絡創作的,還是我創造的。
上一次在2月14日收到巧克力是在6、7年前了吧?上一次送出巧克力應該是在更久以前了吧。
年紀大了,勇氣更是不佳了。膽子真是小了,生怕一失手就真成了永遠。
成了永遠若是記不得還行,最怕卻是忘不掉。於是這便慘了,害人害己。弄得我至今猶有餘悸。
我總是說生活是由希望的,至於心底真實的想法連我自己都不知道了。
歲月倒是越來越蹉跎了。人也是越活越悲傷了。
那些年,那些事。始終像一團陰影籠罩不去。若是轟轟烈烈也就罷了,怎奈卻是淩亂無序,偶爾念玆想玆,險些忘了這事舊時。
試探,試探,試探,這是今時今日的態度。
若是沒了回應,該退卻時候也就早早閃身躲離。
今世已廢,苟延殘喘。

年輪

至今我還是認爲,《晚娘》最後那一刀一刀刻出的圓形木屑是輪回的意思。
昨天,偶爾開了一次QQ,偶爾在高中同學群裏面胡天海地地瞎侃了一回。結果,便是有人提起了關於“十年”的話題。
十年,我3、4年前就開始寫的主題,至今還是不得不去聽見。
時光確實就這麽走了,沒有什麽留戀的。若總是回頭看,心容易累,心若是累了,人也就憔悴了。
可惜,這麽一個道理,我用了十年才懂。那些過去的,謝謝你們已經過去。
長大的時候,不要猶豫。若是懂得,便是悟道了。生命是修行。

善达

按照原來的計劃,《風之影》是被我排在了《資本論》和《追憶似水年華》以後的,但是由於後者的艱澀難懂,我覺得要是我還是堅持我的計劃,那《風之影》應該就會在兩年以後才能我和我見面了。
介紹上說《風之影》是可以和《海上大教堂》抗衡的力作,可是我沒有讀過《海上大教堂》,所以也就沒得比較了。
故事的核心是一个“琼瑶阿姨式”的悲剧,在这个悲剧揭露之前,这个故事显得错综复杂。两代人之间互相的投影、反映。要控制住一个这样庞杂的故事,的确显示了作家的功力。更何况其中充满着“千里伏线”的手法。
今天的日志的主题不是上文这些。
人应该是要善于表达的,原本我以为我是口齿伶俐的,现在看来虽然不至于是笨嘴拙舌,但至少也差不离了。
最近发现我很喜欢将一个问题从前因一直讲到后果,但是如果遇到一个只有单一主线的故事也就罢了,平铺直叙简单明了。可是最近需要讲的故事似乎都是好几条线交错进行,似乎就和《风之影》一般无二了。
好吧,于是就困难了,发现语言组织能力的贫乏,可怜,可怜,可惜,可惜。
又说,言由心生,大约是的。若是心遮掩得久了,也就没什么真话了。
一则是想说不想说。
一则是想说不敢说。
一则是想说不能说。
一则是想说不会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