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示

1.明天要出差,晚上9点30分的时候发现所有的数据线都被拉在了办公室。于是打车去公司拿,静悄悄的黑暗的办公室对比着明亮的热火朝天的车间,很是奇怪。
2.我始终相信所有普通的人会成为这个历史的主人。
3.要过公司门口的那条马路必须走过一条地道,地道里有血腥的故事。
4.有时候晚上从空空荡荡的地道走过,常常在地道的中间会有一个拉二胡的卖艺老人,他所有的曲子都拉得不成曲子,所以,我难得驻足去听,老人面前的碗里永远没有几个硬币。
5.今天,走到地道口的时候,忽然听到了连贯的乐音了,没错,在地道口。
6.充满好奇心地走下去,发现以前在老人坐着的地方现在是一老一少、一男一女的两人搭档。
7.老人拉来拉去就是那几段,几段悲情的乐音,少女就蹲在脚边,不知道在想什么。
8.我不太能明白那是一个什么乐器,不认识。卖艺的两人组的面前的琴盒里满满的都是一个一个的钢蹦儿,很耀眼。
9.走过他们面前的时候,我摸了摸口袋,扔下了一个硬币。
10.走出地道口的时候,我觉得我依然没有爱心,其实,我更愿意在那个拉不成曲调的老人的破碗里扔一张10块的,只是我没那个勇气罢了。
11.就在刚才21点50分的出租车上,我听到了方炯镔的那张翻唱CD中的某一支歌,突然无比想听全部,所以我现在坐在电脑前一边敲字一边在听,心情低落……

或许,不能。

周末两天,花了1.5天的时间在看各种资料与标准。看完了之后,发现还是不甚了了。日渐觉得,理解能力越来越差了。想到的东西不一定能记住,偶尔记得的东西却不一定有用。今时今日,突然开始珍惜起了时间。倒不是说要痛恨什么,凡是过去的、做过的、经历的,那些都被作为了生命的一部分。每一部分或是轻的,或是重的。那些被记忆的,越发成为了一个美丽。

曾经试着在忘记之前记录下一点东西,后来仅仅是一个开头,再后来也就不做了。到了现在,忘了。但是偶尔看见那四篇文字,嗯,应该是美的。

年底了,本该大家都歇歇的时间,这世界越发热闹了。热闹得让人害怕。连原有的想象空间都是害怕。

指尖很冷,让我想起了在大学那会儿深夜敲字的时节。那个城市,再过不久便可以下雪了。同样是在敲字,只是情怀有了差别。当时或许真的只是“上层楼”而已,如今,有点冷落的孤单。看不到那些时代和时代以外的世界。我应该能够获得些什么,只是不得已,不得已。

隐约间可能明白了这个世界,天地间在落雨。不知是悲伤还是喜极而泣。这雨水也不冻人,只是滴滴答答的落在檐下,越发潮湿了人心。很想去走走,去这个世界走走。那些文字,没有色彩。所以要看看世界,给文字着点色。我但愿能够吧!

这人间定是有天才的,不然怎么显得俗世的愚笨?这是一种不公,大义凛然的不公。

我想重新开始,重新开始这人生和人生的精彩,只是,或许,不能……

词穷

都说“音乐始于词尽之时”,我却相信“词穷之时必是伤心之时”。稼轩说“天凉好个秋”,那真是词穷了。明明满腹牢骚,出得口来却成了这般。

我觉得我是词穷了。

曾经我喜欢看自己写的那些东西,里面有种味道,说不明道不清的。但真正是为赋新词强说愁的那种味道。不知从何时起,竟然没了这种感觉了。文字写就起来,满是平淡无味。这些年读了好些书,一年里看的书比大学四年读得都要多,但是越发不会写大学那种内蕴的文字了。

更不要谈词了。

很是害怕这样的人生,难道那些原是骄傲的东西就这么轻易不见了?

我很确信我现在是伤害了,是害怕了,是担心了。我越来越发现这个社会、时代、世界的可怖。

安然独享的时刻,分分秒秒的追求着。

却真是安然了吗?

P.S.现在要上个WP写个日志也异常困难了,换了两种翻墙方式三种浏览器。终于,我知道,你/你们看不见我的文字了。曾经,这样的状态是我千想万盼的,但到了面前,却隐隐担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