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围

多年以前,我以为我可以进入一个范围,或者圈子、或者团体。总之不再是孤零零一个人。

后来,我发现,原来,那都是臆想。

而所有的臆想都抵不过命运轻声一笑。

笑声带着嘲风。我却听成了凄凉。

于是,依旧这么孤零零一个人。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