线索

我很惊讶于我的收藏。我竟然能够找到2006年我注册游戏的邮件。
凭着电邮的线索,我找回了账号。
曾经我满怀激动,我以为我能一直开到东印度。
结果我最远只是到了北海,在卑尔根外海的那片渔场。
仿佛回到了当初。
停在海中央,看着身边来来往往的帆影,垂钓鳕鱼、鲑鱼。
人们来北欧拖木材、煤、铁,一船一船,带到地中海,带到非洲,带到阿拉伯世界。
只是我,永远停在了卑尔根。
是的,我本以为我会永远停在卑尔根。
这座城市,汉萨同盟让它兴盛一时。
人,多少都有点梦。
所以,今天阴差阳错地延续这个梦。
当我再一次出现在了卑尔根,时光竟然过去了4年。
这座城市因为那些游戏的设定,什么都未曾改变。
只是那些来北欧运特产的船队不见了。
记忆中的熙熙攘攘的街道不见了。
只有我一个人,从卑尔根,这个不大港口,这头奔向那头。
没了,没了,我熟悉的世界没了。
出港,我要回去。
驶向不来梅,然后是伦敦,然后是希洪。
凭着那幅在记忆中记忆了20年的地图。
我终于回到了里斯本。
上岸。
这里已然面目全非。
而我,痛哭流涕……

留作

我把许多想读的书、想看的电影、想听的歌都留作了纪念。
就像我再也不会翻开《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轻》而只会翻开《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一样。
我把它们停留在了想,永远地想,不会忘……

于怀

所谓的放得下就是不要耿耿于怀。
每一个人的人生都是天赐的,都是有自己的轨迹的。
妄图用一己之力扭转乾坤,除非英雄,不然只能徒呼奈何。
所以,看着别人走着自己的路。
就不要再去烦扰。
命由天定,我只傀儡。

不得

有些人应该已经记不得我了,就像我已经开始记不得有些人一样。可是我想,我一定在这个世界的某个角落里,给某些个人留下了刻骨铭心的记忆。不是爱就是恨。
据说人们总在试图忘记不愉快的。仅仅是据说,仅仅是试图。
为什么开始感觉不到阳光的温暖了呢?过了今日,还是今日。
我想,我会去坐着火车远行,直到世界的尽头,看见那里的风景。一定是美的。
在任何一个角落,不经意间就有些恍然大悟的感觉,神经的错觉,或者不会错的直觉。
一刹那才明白,那些年、那些事,自作多情的空余恨,击碎了旧有的那些想象。没了想象,连生命都是破的。在新的想象没有建立起来之前,精神家园就是一团迷雾,没有人来,没有人往,局于其中,长长久久。
我很害怕……
害怕生活。
 

治愈

社会很疯狂,所以人心不静。
每个人都有值得赞扬的地方,所以没有坏人。
偶尔的发现,于是有了灿烂的笑颜。
摩肩接踵的行人们,匆匆带过了下一秒的时间。
关于生命,每个人都了解了那么一点。
仅此一点,每个生命都有了不同的想念。
逃开和逃不开。
别以为每一个城市都精彩。
精彩的是每一个讲述故事的人。
恨,恨。

日夜

  1. 最近有点日夜颠倒。所以思维是混乱的。
  2. 如果我还有一点成就的,那完全得力于我自己。
  3. 郭德纲讲上面这句话的时候,脸不红、心不跳。
  4. 很想安稳一些,不用为了一切纠结。
  5. 不过这是不可能的,所有的都是自找。
  6. 看见一个场景,我觉得很像。
  7. 不愿意看到这许多的人,我想一个人。
  8. 关于爱,每个人都知道一点。
  9. 其实这很危险,我认为,如果错过一次,后面就没啥机会。
  10. 很久很久以前有人这么跟我说:“从我第一眼看到你,我就觉得我们之间会有故事。”只是故事不太好。
  11. 对于上面那句话,我也相信会有这样的故事再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