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达达,快饶了奴家罢

原文地址:http://g.tugus.com/bbs_content:85070,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
 
—我—是—分—割—-线—-
 
传说万物都有自己的“真名”,即是抓住事物本质的名字。如果知道一个事物的“真名”,那么你就可以召唤它、驱使它,不但可以令鬼推磨,还可以令磨推鬼。法师呼风唤雨撒豆成兵,应该就是用风雨真正的名字来指挥它们。恋爱中的人们也是这样,乐此不疲地给对方制造了无数昵称,认为这就是爱人的“真名”,每天千万次地呼唤,企图套牢对方。

前几天无意看到一个女孩给男生写的情书,开头不是惯用的“亲爱的”,也不是恶俗的“老公”,而是“圣诞节出生的小狗”,而她自己署名——“春天的小熊”。真是太甜蜜太甜蜜了哇!你是怎么称呼自己的爱人的,跟外人说起,又是怎么说的呢?

古诗里有“妾家高楼连苑起,良人持戟明光里”。那时候丈夫和妻子是互称“良人”的。《说文解字》这么解释:在“良”右边加“阝”,变成“郎”;在“良”左边加“女”,衍成“娘”。李白有“郎骑竹马来,绕床弄青梅”,花间词中有“问郎花好侬颜好”,何等旖旎。单音节的“郎”、“娘”有点无味,就演变成“郎君”、“娘子”。到了宋代,就有了“官人”,而女人自称“奴家”,又自怜又给男人面子。

近代称呼“先生”、“爱人”都有点冷淡,不够热烈。反观各种传统戏剧里的爱情戏,经常有旦角拉长声音,滴滴娇声“相~~公~~~!”。哎呀我操,嗲不死我来!类似的效果,只有韩剧里女主角冲着男主角无效妖娆来一句“欧~巴~~”才可比拟。可话说回来,这毕竟是戏,谁要是生活中这么叫唤来叫唤去,也够二的。

生活里爱人彼此称呼,最常见的就是把姓省掉,直接叫名字。比如:他叫张大民,那么他媳妇洗衣服拧被单就会喊“大民,快过来搭把手”;她叫王翠萍,她丈夫临睡前就会哼哼唧唧“翠萍,早点睡吧”。亲密之人才可直叫名字,外人这么叫容易误会。钱钟书《猫》里这么说:他没准备李太太为自己的名字去了外罩,上不带姓,下不带“先生”,名字赤裸裸的,好像初进按摩室的人没料到侍女会为他脱光衣服。

关起门来,就有了更私密的称呼了。亲爱的、小宝贝、小心肝、小甜心这是比较常见的,还有哈尼、达令、北鼻、斯维梯等等。还有一种比较好玩的叫法是男女互相称呼小名,比如男称呼女的“毛毛”,女的就反过来叫他“小宝”。这通常感情很好的阶段才使用。外人听了觉得恶心、肉麻,但,这就是爱情啊。

让我们再来八卦一下名人:沈从文写情书,称呼张兆和“三三”;张兆和回称沈从文为“二哥”。年过半百的冯亦代称呼黄宗英“亲爱的小妹”,鬓已花白黄宗英称呼冯亦代“亦代二哥亲爱的”。看过徐志摩《爱眉小札》的,一定都觉得徐志摩太牛逼了,因为他给陆小曼取的昵称比鲁迅的笔名都多。几乎每封情书的称呼都花样翻新,比方说:龙龙、龙儿、我唯一的爱龙、眉眉、眉爱、爱眉宝贝等等等等,而他自己的落款也一样数不胜数:你的亲摩、汝摩、摩摩、你顶亲亲的摩摩……说实话,你俩感情好我可以忍受,但肉麻到这个程度,还出版出来,我真是受不了连续看三封以上。与之相反,王小波给李银河的情书称呼上就太一般了,通常就是:李银河,你好哇~!又憨又傻又可爱。

但这些还都是小虾米,在我们尊敬的鲁迅大神面前,这些都是浮云啊浮云!鲁迅先生是神马人啊?那可是民族魂呐!他老人家面对封建官僚和帝国主义总是如此的淡定!结果《两地书》里鲁迅称呼许广平:景宋(这个还算正常)、小刺猬(想不明白)、小莲蓬而小刺猬(双料亲昵倍加爱护)、哥姑、乖姑(感觉好像杨过啊)。然后是他的自称:迅(这也算正常)、小白象(蜡笔小新?!)、你的小白象,或者干脆发挥童年画水许三国绣像和在藤野先生手下画解剖图的功力,画一头小象。情书常见结束语:小刺猬,你千万好好保养,下回再谈。——你的小白象。哎呀,小白象童鞋好森情啊~!

爱人之间的昵称,使用得当,还会有些许情色意味,床底之间彼此腻歪,或可助兴。宋元话本里,男女称呼心上人为“风流俏冤家”,即是一例。如果彼此称呼在伦理上犯禁一下,效果更佳。杨过和小龙女之间的过儿、姑姑算是纯情版乱伦。而民间荤话有“干哥干妹子,乱搞一辈子”之说。最典型的是潘金莲快丢了的时候对西门大官人娇嗔:达达、亲达达、大JB达达,快饶了奴家罢~!达达源自蒙古人对父亲的称呼,但潘金莲在床上对西门庆呼叫不绝,却是女人对男人的屈服、顺从与膜拜。那西门庆听了,恨不得死在她身上。

再回到开头的“真名”。也许万物皆有真名,但是惟独爱情不可能有。爱情唯一不变之处,就是它总是在变。你怎么有可能抓得住它的本质呢?别处看来一个小故事,名曰《爱情历程》:老茶客对小茶客说,何为爱情历程,遂举例加以说明。譬如你太太同你刚认识时你叫她李素芬;关系进了一步就改叫素芬;接过吻后叫芬;上了床叫芬芬;蜜月时就芬芬心肝肉肉儿混叫;生过孩子又还原为芬;人老色衰叫素芬;闹离婚时指名点姓叫李素芬;法院判决后又回到最初的李素芬同志。这是爱情的全过程。小茶客点头称是。

我一向笨嘴拙舌,见了喜欢的女孩总是心生惶恐不知所措。然而就是我这样一个胆小鬼,恋爱的时候也无师自通地会肉麻。对外人介绍:这是我女人;牵了她的手走路,低头唤她:宝宝。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