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言

“今天你什么都别说,只听我说罢!”

“可以。”

“最近我感觉到了一个很深很深的悲痛,源自一个很久很久的历史。我试图在许多书里面找到解决的办法,但是越发觉得沉痛得难以自制。心中似乎长久以来就有一个梦想,梦想又是由很多的块组成,就如同一幅拼图,它本应该随着时间被一块块拼接上去,直到最后的完满。但一直到这些年,我才感觉到失望,这是一种真正的失望。曾经的失望对我而言我发现我都能够补救,只是目前看来,人生过了20岁以后的失望却再也无法挽救了。许多事情仅此一回,过了就是错失。面对错失,消极接受。早就学会放弃了抗争,这世界没有奇迹了。哲人研究了好几千年的因果轮转,却怎么也看不透。我本以为这个世界会因我而变,但幸好我没因世界而变。只是这样的沉痛似乎变作了与生俱来,仿佛是不可抗拒的最后的一击。不懂吧?其实这已经是相当的语无伦次了。没错,各个方面都全面地溃退,一发不可收拾,仿佛是被不如意的命运在追亡逐北。很好,我很喜欢追亡逐北这个词,很有丧家犬的意味。自以为是、眼高手低。总之,我有一个梦想,但我没有梦想的基石。我原来以为我可以用我自己的对这世界的信仰去为梦想奠基。生活,不需要这样的感性,实际,功利,没有王子与公主,没有单纯的偶像崇拜,即使有,一旦光辉散尽,剩下的破落的尸体。明明是悲伤,却要笑。明明要逃离,却要留。总之,违背着真实的心意在做着虚伪的一切。从爱情到爱情。从生活到生活。从明天到明天。看不见,前方连迷雾都不是,只是虚无,虚无,还是虚无!走不出,退不回。我没有25岁以后的梦,如此而已。”

“……唉”

静静地睡,任眼泪不自制地落,湿了夜的梦,断了青葱的梦,了了旧时的情。顾盼间,来路漫长,前途迷茫。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