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仰(不关乎爱情)

多少年前,我们说“人民利益高于一切”,如今我们说“国家利益高于一切”。

许多许多年前,一位哲人说: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

曾经,这样的哲人被当作了世界的信仰,尽管在那时,人们眼中的世界就这么大。

如果说现在是没有信仰的时代,这句话必然是错的。任何一个时代都有信仰,这个时代亦不是例外。只是这个时代的信仰不是谁都认可的信仰。

至圣先师身当礼乐崩坏、天下无道之际,于是以“克己复礼”为己任,终至儒学传承千年,不致中国沦为蛮夷。正所谓“知其不可为而为之”。

如今的信仰不是毁灭而是沦为了变态,以传统价值所不取的观点、思想、行为作为了信仰。以此为真、为正。对于曾经的价值观嗤之以鼻、弃如敝屣,所以千年以来的信仰也就沦丧了。故而,我称之为“信仰沦丧的时代”。

展目大地,现实社会满目怪胎——不知孝亲、物欲横流、金钱至上、生态破毁、官场贪腐、道德贬值……诸般妖孽天天招摇过市,却有人摇旗鼓噪。

文明之毁灭,上天必先以天灾示之以警,其后以人祸兆之,再若不悟,则渔阳鼓动,揭竿而起。

我坚持的这些是否正确?我坚持的这些是否可以持续?我坚持的这些是否就是未来?我坚持的这些是否能够挽救信仰?

我的信仰早已不是大部分人的信仰。

邦有道,危言,危行。但愿我的信仰能够让我相信这还是一个能够“危言”的时代。

《信仰(不关乎爱情)》有一个想法

  1. 其实历史已经证明了许多道理。“已有的事,后必再有;已行的事,后必再行。日光之下,并无新事。”如今只是在重复历史罢了,关键是要重复的是哪一段历史。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