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题

窗外下起了天气预报中的那场中雨,隆隆的雷声在夜晚清晰异常。
有一个思绪始终无法理顺,于是就搁在那里。只是经常扰乱心间,烦恼非常。
这已然不是从前的,被敲碎得比上次更彻底,却明知又不是底。
如此这般,竟然失落了。
人到底是不是朝三暮四之辈?缘何只有一些人记住了?
又或者多情自作许多时节。想象在其中,也就过了春夏与秋冬。年年岁岁。
花似人不同。道一声:“执着了”,临末,浅唱一句,帘儿底下听人笑语。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