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者是捕手,或者是嬉童——纪念塞林格之辞世

今日在卓越(amazon.cn)上逛着,忽然在图书页面的不起眼一角看见《麦田里的守望者》,黄色封面的下方有着一行小字:“作者塞林格辞世”。稍稍呆滞了一下,搜索到了相关新闻,原来塞林格在1月27日便已辞世。努力回想了一下那天我在做什么,却什么都想不起来了。

《麦田里的守望者》是二战时候就写就的小说了,直到上个世纪80年代才进入中国。故事写的是一个16岁的少年的叛逆和矛盾,他打架、辍学、逃家、酗酒、招妓,心中满是迷茫,人生无聊,试图寻找刺激。当然,在某一个时代,我们在其中也看见了资本主义的堕落腐败。“守望者”这个翻译其实不恰当,更确切的说法是捕手,棒球运动的外野捕手。关于“麦田里的守望者”的说法,出现在主角逃家后悄悄回家与妹妹“诀别”的段落,主角说自己希望做一个在悬崖边的守望者,看着几千个孩子一起在麦田里狂奔着游戏,一旦有孩子朝着悬崖奔来,他就要跳出来抓住他。

不得不说的是,这是非常有内涵的一段话。16岁的少年自己都无法理解的一段“本我”式的隐喻,当然也是作者塞林格的思考。在二战及战后背景之下,可以很容易就明白那一代青少年的迷茫,没有什么比战争更能破碎一般孩子的梦了。

如今天朝国势日隆,松郡又是首当其冲。曾经在好些个场合感叹过现金松郡青年的生活日渐贫乏。但这所谓的贫乏或者只是旁观者之言,身在其中者,未必会有这番感觉的。“守望者”从上个世纪50年代便迷失了自我,不知前路何在。到如今,身在天朝的我们似乎才刚刚碰触到了那块麦田的边缘。未来,或者是在麦田中嬉戏的孩童,或者是悬崖边的捕手,又或者,我们可以做些别的什么?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