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必是美

所有人以为是美的,于我所见则非。有太多的未知未必就是好事。征服有一个最大的量,超过了就是败,即使胜了,也是惨胜。所谓的以少胜多,那是天生枭雄的事。彷徨得有些无力,尽是阴暗的想象。美不只是期望,也是一种留恋。必定是要尽力的。力之尽则功业成。惧。怖。怕。忧。幻像四生,心乱如麻。

2009年11月14日的又一次的无题

  1. 《Mary and Max》是一部好电影,简单的故事和复杂的精神,却有一个感人的主题。
  2. 看完了《Mary and Max》,我确信我无法接受有思想的动画片或者卡通人物,否则后果难料。
  3. 前些日子,因为某个游戏而提到了德国的门将恩克,次日在晨间的新闻中听到了死讯。感叹世事的变幻。
  4. 恩克的死突然让我念起了两个熄灭了很久念想:1、这片禁区是我的;2、最后一个倒下的一定是门将。
  5. 憎恨……异乎往常的憎恨,爱情去死。
  6. 必须要学会删除一些东西,不然硬盘再大也装不下全世界。
  7. 我讨厌这个满眼幸福的世界。
  8. 我明白,我是幸运的,相较于世界60亿人口中的绝大多数。我不挨饿,不受冻,没有致命的危险,没有恐怖的袭击。总之,这是命运的恩赐,必然我要满足,太多奢望是一种罪过,如是,我必以诚挚对待赐予我一切之造物主。
  9. 在看一本很厚的书。名字有关时间和记忆。惊讶于法文的优美,淡淡的哀伤。作者用了20年的时间。坐在密不透风的房间。写出了它。它的名字叫做《A la recherche du temps perdu》。中文名字叫做《追忆似水年华》。
  10. 依稀记得,于是还是后知后觉。
  11. 愤怒、憎恨、暴戾、乖张、不满、挑剔、坚忍、逃避、切齿、背叛、无言、自闭、困顿、迷惑、……

2009年11月14日的无题——这是什么的美?

去到扬州,瘦西湖景色很美,却不知怎么带着些许伤悲,翻来覆去想“二十四桥犹在,波心荡,冷月无声”。瘦西湖上的船娘一边摇橹一边唱着旧日小调,或者是有当时的遗韵。“十年一觉扬州梦,赢得青楼薄幸名”的杜郎,伴着无尽的才俊早已消散在翩翩涟漪间。仿佛有一个梦,梦里时常出现湖上的五亭桥、湖边的白塔,临到了地头,却不知怎么“情怯”了,终只是远远地留下了几张图景,然后在谷歌纵横上打下一个印记,就算是故地重游了。

20091106088

名副其实的“瘦”西湖,湖的两岸都是些仿古的小船,摇橹的船娘有些美艳,不经意或许就沉沦了。

20091106097 

“念桥边红药,年年知为谁生?”的二十四桥,其实不过是远远的一座单孔石拱桥。

20091106090 

远处的白塔和五亭桥依稀可见,若是湖面多些画舫,依稀可以想见维扬盛时气象。

20091106093

小金山的后山,秋末的阳光穿透百年的树阴,静谧非常。

20091106101

第一次从五亭桥下而过,传说桥下的十五个桥洞在月圆之夜都会有一轮倒影。

倏忽崩坏城市理念

城市是一个集合,有很多个维度。一开始的时候每个人都在其中的一条维度上独自行进。直到有一天,两个维度相交,于是轨迹重合,或者分道扬镳。

城市的文化是一个杂糅,没有坚定,却被称为城市的文化。但是想要总结一个词,却无论如何概括不出,于是美其名曰“多元化”。只是骗人的把戏。

某年某月的某一天,终于还是在这里驻足,前后空旷的感觉,如影随形。

帘外雨潺潺,这是声音的美。

不论何时何地,总是无法逃出害怕的桎梏。故作镇定,原来就是如此。只说说不定,一回头便会泪流满面。

一个传统的国人,面对烦扰的城市,不得不妥协。只有一天,就会消亡。

多年以后,无人记得。沧海一粟,空空如也。妳有妳的,我有我的,方向。交汇时的光芒,一瞬即逝,久久留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