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力的虚妄与实际

  1. 很久以来,第一次觉得力所不逮。难免有些不随意。生活随着正常的轨迹行进了很久很久,结果,习惯了,却又不习惯了。
  2. 不是所有的颜色都适合生命。
  3. 构思了很久,很难开启一个头。大约有一种模糊的概念。我有一个主线,却试图勾勒每一条支线,于是始终没有一个开头。因为不确定这个开头最终是主线抑或者是一条支线!
  4. 生命的价值是体现价值还是坚持信念?
  5. 一个人,来来回回,没有旅伴,没有侣伴,半途的风景,无人赏。
  6. 匆匆忙忙,零零碎碎,很是怅惘。
  7. 过去的种种,午夜梦回的时候,总是变换着身段在一片光怪陆离中现身。醒来,已然汗透单衣。晨间的微风一吹,异乎寻常的冷。看看窗外的田地,碧色幽幽,一片和谐。倒在床上,却无论如何记不清了刚才,仿佛是亘古的久远,飘飘荡荡在眼前打转,却不能抓到。
  8. 夜色很迷人,车厢内的灯柔美非常,相较于白昼的繁华,静静的,只有偶尔擦身而过的飞驰,“轰”的一声,也有别样的美。
  9. 自娱自乐,不啻苦中作乐。
  10. 在等待着什么?人不同,花不同,怎知来年又红!
  11. 什么都可能发生,不用讶异这交汇的光芒,或者明日已成凄凉。

 

匆匆而来,

满是无奈。

情怀,

今始明白。

逡巡徘徊,

徒然存在。

小石巨岩满苍苔,

倏忽崩坏!

移爱?遗爱?

八月廿日的无题——失落的骄傲

这些天,总是在午后有一场雷雨。天地昏暗、电闪雷鸣。有些迷乱。

两三天前,接到一个猎头的电话,思前想后,拒绝了。细细想来,或者,我坚持了一些传统——仁、义、礼、智、信、忠、孝、节、义、廉、悌。

上周,逛某禅宗寺院,发现变得有那么些虔诚,对神秘的开始敬畏,对神佛开始景仰。暮鼓晨钟,向往……

想要混在这个世界,也算容易,但是要混得出色,也难了。

原来三生石也在西子湖畔……意料之外,感叹非常。

八月十二日的无题——为了纪念的忘却

生如夏花之灿烂。

我现在开始有些喜欢时间了,悠扬的,独自前行的。

有些值得怀恋的日子。仅此而已。

有些文不对题,本就是无题了。

很奇怪的一个夏日,不温不火,出人意料。

慢慢就在蜕变。少了一点优雅。

谁在纪念?忘却的时光,只是试图而已。

也是一个周年的轮转,一圈一圈,如涟漪,扩散开来。

多年以后,指间已然老去。愤懑。

轻巧一瞥,没了勇气。如何?弃之不顾的颓败。轻叹一声,罢了。

妳只在远方,而我不忘。可笑,可笑,自以为傲。

伤感袭来,作罢……

今昔是何日?!

八月八日的无题——有一种眷恋叫散乱

都说台风会来,结果转了好几个圈儿依旧无影无踪。憋了好些日子,总有心情去写点什么,但是每次都不得不一个字一个字的删除。于是时间久了,那点文思也如这台风一般,总是在天上打转,却不曾落地。

想法多了,便很难用一句话或者一段话概括了,到头来还是要学着辛稼轩赋上一句“天凉好个秋”。虽然昨日已然是立秋,但想必这个夏日还有些时候。

文字艰涩了,怕以后自己看不懂。文意过于晦涩,也担心阅者的嚼蜡,尽管心里是明白的,这阅者也是少得可怜的。

高尔基说社会是最好的大学,渐渐是有些领悟了。很讨厌这样的时代,不单纯,复杂,充斥着——我认为是的——悲伤。明白了,也就悲哀了。感叹多了,也就不顾了。

周遭的人和事是不曾有太大改观的。不是我的依旧不是我的,是我的依旧不是我的。这是一个二律背反,不符合逻辑,所以也就不怎么在意了。

又有意继续我那个未尽的故事,只是发现原本的主线要变化一下,情节可以曲折些,内心可以藏得更深沉些。我对某人说如果我去起点写些太监文,我的月收入也不止你挖我的四千。不知当时何来的这般自信,却有些“小天下”的英雄气概了。很久以来,我想把这样的想法埋深一点。无知无畏,但如今却是越发畏了。

这时节也不是一个云淡风轻的日子,所以不能指望心情有些怡然。卡夫卡的小说看得有些“恶心”了,于是很难坚持,扔在那里,不管不顾。有空翻翻,只是这剩下的20页,无论如何很难一次读完。现代的文学和现代的社会一般无二,复杂难懂,讳莫如深,在外头永远无法明白其中的奥妙,多了是阴森,鬼影重重。

《追忆似水年华》被我拿出来放在外面很久,始终不敢打开,生怕一不留神陷入回忆不可自拔。于是只是看着封面和书脊。偶尔生出了幻想,仿佛这是一个魔,张着一张大口,要吞噬我的仅有。

孤独的是一种如外星人般的隔绝,到处是陌生。与柏拉图那个理型的山洞差别太大,不熟悉的一切,没有归属感的存在,蝇营狗苟,独自的旅行。这仿佛不是一个完美。轻轻一碰,碎了。

跌落了满地,溢满出的香气,在手边飘荡,只是今晚风大无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