暧昧、夜班火车

发现在网络上某个很火热的SNS网站近日渐渐流行起一个叫做“暧昧”的词。生活本就是暧昧的,暧昧过分了就是爱情了。

下班后,急急忙忙地赶到火车站,终于在北广场有些破乱的售票厅门口找到了大学的同学,然后把火车票给了他。之后两个人站在售票厅门口谈了一个小时。现在回想起来,觉得之前的语言中有许多矛盾的地方。告诉同学生活高于理想,一会儿又告诉同学理想比生活重要。如果是半年前的我,99%的可能是不会说出生活高于理想的话的。或许我的棱角和理念终于还是被现实磨平了?

记得大学有个同寝室的同学喜欢唱侯湘婷唱的国语的《暧昧》,已经忘记好不好听了,我的记忆总是很散乱。今天同学说我瘦了,不知道是不是恭维的话。记得上次和他见面还是春节。

我一直很想坐一次夜班火车。当然,夜班火车我不是没有坐过,只是这已经是小时候的记忆了。高高大大的靠背椅子,相对而排着的座椅间横着一张小小的茶几,头顶的日观灯被关在方方的地盒子里,不停地转着的风扇,这大约就是我对夜班火车的曾经的印象了。不知道为什么喜欢夜班火车,不过一直记得这么一个景象,开着的火车车窗,随着列车前进而灌入的夜风,吹在身上有种恍如隔世的错觉。

很想和心爱的人坐一次夜班火车,虽然窗外什么都看不到,不需要卧铺,只要有两张并排的软座就可以了。如果一个人这么坐着夜班火车,这是不是一种孤独的旅行?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