炎热的夏日,讲讲空的境界

某宗教认为最高境界是“空”,包容一切的空。惠子对庄子说,我有一棵无比巨大的大烂树,木头中空、树枝弯曲,木匠看了都摇头,因为不能用作木料,你说我该怎么办?庄子很有哲理地说,你不会把这棵树搬到什么都没有的空间(乌有之乡)里面去吗?平常没事的时候绕着树走走,走累了躺树下睡觉做梦,多舒服呀!
这故事在炎热的夏天很有诱惑力。五、六年前看《逍遥游》的时候没觉得这段对话这么意味深远,如今看来,却隽永无比。
如果在每个人的心中都种上这样一棵大树,天地空阔间就这么一棵大树,树下阴翳,凉风习习。身心俱疲的时候,躺在树荫之下,做着美梦,不亦乐乎?
当然,这样的空无境界是至高的,很难达到的。
惠子还对庄子说过:楚王送我一个大葫芦籽,种出的葫芦非常大,以至于我觉得都没什么用处了,最后让我给砸了。庄子很悠然地来了一句:你就不会剖开来,挖空了,然后当船用遨游四海呀?
如果生活真能这般轻快,我也想遨游四海,可惜这只是一种思想的境界,达不到的。
躺着思考问题,不若学习一会儿吧!荀子说:我曾经一整天思考问题,结果发现还没有学习一会儿所得到的知识多。天地之大,未知者众。
用平淡的心情去恋爱,所谓君子之交淡如水,爱亦如是。过于浓烈,伤之弥深;过于淡然,情无归所。
大夏天,沙滩首选,其次便是“乌有之乡”了。若如我这般乌有之乡都没得选,那就吃着西瓜看鬼片吧,自然也是冷风嗖嗖……

《炎热的夏日,讲讲空的境界》有一个想法

  1. 怎么说呢,当君子之交淡如水这句话放在爱情上的时候,这份爱情或多或少还是有问题的.
    爱情和友情是不应该能等同的.
    否则怎么区分呢?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