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一个疯狂的旅人!

为赴一场在一年前定下的约会,我将用18个小时穿越500公里!
去年毕业的时候,同学之间定下了今年五一再聚首的约定。原本计划完备,时间充裕,但计划永远赶不上变化。原先的三天行程变成了18小时。
4月30日晚20:08开始旅途;5月1号14:40踏上归途。
许久没有体会列车有节奏的晃动了…

信·《朋友的诗》/中村中·《友達の詩》

聲明:本文部分内容引述、採納自維基百科(wikipedia)“中村中”詞條;歌詞及翻譯引用自“知日部屋”網站;關於GID等相關内容參考“知日部屋”中網友“Au Yeung”所發表内容。若相關内容著作權所有者認爲本文引述内容已侵害您的權益,請盡速告知,鄙人將以最快速度、最大誠意刪除相關内容並致歉。

信乐团的阿信单飞后出的第二张专辑里有一首《朋友的诗》,我听了很多遍,每次听到这首歌的时候,总会不自禁的把播放设置为单曲重复。

一直知道《朋友的诗》其实是重新填词的翻唱,原唱据说是同一家公司的歌手中村中的《友達の詩》(朋友之诗)。而且在听过了《朋友的诗》之后不久,我就找到《友達の詩》,但是直道昨天,我一直都没有完整的听过这首原唱,直到刚才我开始整理音乐文件的时候,我才真正用心留意地听完了整曲。

原唱和翻唱在音乐的层面上各有千秋,无法详细的品评。但是当《友達の詩》被附上了中村中个人身世之后,原唱在我的心中终于占据了重重的一块。

或许你听说过同性恋、人妖、变性人等,但是你是否听说过“性别认同障碍(Gender Identity Disorder,简写GID)”?中村中正是一个患有GID的人,这是一种类似于同性恋的精神上的病症。但是GID不等同于变性,虽然中村中的户籍上是“男性”,但是在身体和精神上,中村中是“女性”。因此,或许用“她”来称呼中村中才是对“她”的尊重。有些GID患者选择一生隐瞒,而有些GID最后都会选择Trans-sexual(TS)或Trans-gender(TG)。TS就是所谓的变性,TG就是在身体和精神上接近心理上的性别。或许有些时候,人们会认为GID之间的爱情就是同性恋,这两者之间还是有区别的。同性恋中的两人可能都认同自己本身的性别,并且都可以同性之间恋爱的要求;但是对于一个GID来说,中村中从心底认为自己是一个女性,“她”需要去爱上一个男性(虽然“她”在户籍上依然是男性),在“她”的精神意识中并没有觉得“她”是在进行一种同性恋行为。

回到《友達の詩》这首歌来,这首歌表达了中村中一种对于爱情无能为力的感受。“她”从15岁意识到了自己的患有GID,对于心仪的男子却无法如正常人般表白。于是这首3年前的歌很好的诠释了这样一个心理——无法爱恋,却希望依然是朋友。

触れるまでもなく先の事が (觸不到眼前的事)

見えてしまうなんて (還說什麼可以看見)

そんなつまらない恋を (苦悶的愛情)

随分続けて来たね (還是不斷的來吧)

胸の痛み 治さないで (胸痛的感覺無法治療)

別の傷で隠すけど (用其它傷將它隱蓋)

簡単にばれてしまう (還是馬上流露出來)

どこからか流れてしまう (不知從那裏流出來)

手を繋ぐくらいでいい (若可牽手便好了)

並んで歩くくらいでいい (若可並肩而行便好了)

それすら危ういから (不過這樣太危險了)

大切な人は友達くらいでいい (還是做好朋友比較好)

寄り掛からなけりゃ傍に居れたの? (無依的我可否依在你身旁)

気にしていなければ (若不介意的話)

離れたけれど今更… (雖已分離)

無理だと気付く (明白根本不可能)

笑われて馬鹿にされて (被笑是儍)

それでも憎めないなんて (也不抱恨)

自分だけ責めるなんて (只怪自己)

いつまでも 情けないね (真的無用)

忘れた頃に もう一度会えたら (忘記比事後再次相見吧)

仲良くしてね (一起做好朋友好嗎)

友達くらいが丁度 いい (做好朋友好了)

对于一种畸形的爱恋来说这是一种何其痛苦的过程!却比那正常的情感伟大无比!

如果你注意了,你可以在我空间中的播放器中找到中村中的这首歌。(END)

P.S.很长时间没有写过这么长的文字了,或许我骨子里也是一个不是很严重的GID吧!

哀莫大于心死

屈指算来,也有10天没有写日志了。不是懒了,也不是没有内容了,只是不想写,怕不经意间流露出的心理写照会吓到自己。

古语有哀莫大于心死,一个人的心若是死了,那么离开真正的湮灭也为时不远了。很庆幸,我没有心死。阳光下的美好,让濒临湮灭的躯壳依然蓬勃存在。

越来越觉得我变得神经质。当一个人接触了太多的关于精神、灵魂、思辨的东西后,仿佛世界被看透,看透的世界让人绝望。大概这就是疯子的来历吧!萨特说,一个人即使肉体被禁锢,但是他的思想是自由存在的。可是思想的独立存在又如何,没有了肉体的支托,什么都变得空无一物。

我迟早会像尼采那样疯了……

Technorati 标记:

拒绝做一个愤青!

数周之前,我预料到了今年会是怎样一个光景,只是未曾想到,这样一个光景来的如此突然。
你可以想见有人利用政治来干扰奥运,你却无法预料到破坏的范围和程度是如此的庞大。
中国人一向是爱国的,即使在最困难的时候。于是我们开始选择用和平方式抵制一切和我们对着干的人和国家,仿佛我们要让他们彻底崩溃。我们可以在网络上肆无忌惮地辱骂侮辱我们的人,只因为他们诬蔑了我们!
于是很多人被加上了愤青的头衔。但是我拒绝做一个愤青,我更愿意成为一个和平的示威者!
今天打开东方网(www.eastday.com),赫然发现了“红心中国”的活动,简单的在MSN名字前加上“(L)China”,于是我变成了500万MSN上 示威者的一员。
我只是一个和平的示威者。
P.S.藏独说要开始搞人体炸弹了,似乎他们放弃了他们所谓的“非暴力”!

诗一首(转)

星依稀
月朦胧
万绿丛中一抹红
人已去
楼已空
昔日旧居独忆梦

叶飘零
水自悠
千杯难醉恃风流

梦依旧
泪空流
难逢伊人月中秋 
枫叶醉
笛声悠
风吹笛声送冷秋

千般爱
逐水流
一曲歌罢不能休
雪纷飞
冷风吹
酒不醉人人自醉

望化灰
梦破碎
来生愿与君相随 
风声紧
雨点密
楼头望断天涯路

鸥又来
潮又起
船儿已载愁归去 
伤心雨 
落叶风 
雨打芭蕉伴残更 

千番舍 
流浪人
天涯海角化微尘 
炊烟寥
落霞飞
古道残阳瘦马行

天涯客
海角愁
一杯浊酒对苍穹

Technorati 标记:

梨花榆火催寒食

周邦彦有一首《兰陵王》,里面有一句“梨花榆火催寒食”,似乎是我当时读第一遍词的时候就记住的一句。
一直搞不明白寒食节到底是哪一天,记得书上说寒食是清明前二天,可是前几天扫墓的时候从墓园拿到一份资料说清明前一天是寒食。罢了,权且当今天就是寒食吧!
寒食节据说和晋文公和介之推有关系,过去都是寒食扫墓,清明踏青。因为两节接近,所以后来扫墓踏青都放到了清明。寒食节这天是不动火的,皇帝会赐新火给百官,就是所谓的“榆火”了。
P.S.大约学过大学英语的都曾经读过一篇马丁·路德·金的《我有一个梦想》,今天是这篇演说发表的40周年纪念!同样,I have a 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