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柳岸,曉風殘月寒星。

今天已經是年初五了,有點懶惰,不太想更新日誌了。好像正如某個過去同學告訴我的那樣,日誌是寫給別人看的,而日記是寫給自己的。越來越覺得這樣的話有道理了。雖然從第一天寫日誌開始我就決定要寫真實的心境,但是如今卻無法實現。難怪回憶錄只有年老了才會寫,大約是涉及回憶的人都已作古了。
從何處開始,從何處結束。
年去歲來,韶華空度。
本來想在除夕夜的時候自己寫上一闋詞來作爲新年的群發消息,就如公曆新年一樣。誰知一落筆的都是離愁別緒、國仇傢恨,即使看著《花閒詞》想寫上一首艷詞都是不能。最後只落得從《詩經》中抄了一段——
“春日遲遲,卉木萋萋。
倉艮喈喈,采蘩祁祁。”
其實這段並不是描寫春節的,描寫的是冬去春來的景象。勉強算是應景了吧!
在過去,心情不好的時候容易寫出一點文字。可是如今卻突然變得無比的木訥,多是一片空白,蒼白蒼白……
突然有點明白古人的“無言獨上西樓”的情懷了,其實不是不能寫,是因爲有千言萬語積累胸塊,隻言片語表達不清。
現在很是迷茫了,到底是繼續寫下去還是離開,一直在猶豫。
我算不得命途多舛的人,或許是矯情?!不懂得生活的精彩。
過幾天就要囘南京了。忽然想到一句柳永的詞——楊柳岸曉風殘月!似乎很適合秦淮水月?
想起來那句詞了“年去歲來,應折柔條過千尺”。美成總是給人哀傷的感覺。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