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楼西角断虹明

绝代佳人难得,倾国,花下见无期。
一双愁黛远山眉,不忍更思惟。
闲掩崔屏金凤,残梦,洛幕画堂空。
壁天无路信难通,惆怅旧房栊。
 
记得那年花下,深夜,初识谢娘时。
水堂西面画帘垂,携手暗相期。
惆怅晓莺残月,相别,从此隔音尘。
如今俱是异乡人,相见更无因! ——韦庄·《荷叶杯》二首
 
《荷叶杯》二首,从前很喜欢第2首,后来见了第一首,也渐渐喜欢上来。两首词都有那么些的落寞,两地相隔,情意难达之意。韦庄的词似乎就这个样,惆怅许久,却总是拖不出着个樊笼。
前两天我还说春来了,今天起来却发现突然很冷,这算不算是春寒料峭呢?
昨晚便开始下起零星小雨了,雨水滴在雨棚上的声音很好听,让我想到那么一句词:空阶点滴到天明。
今天天明时分果然春雨潇潇,雾气氤氲。很喜欢这样的感觉,若是没了眼前这些钢筋水泥的高楼,便是那江南水乡二月春景了。
楼前的绿地被雨水刷洗的碧绿万分,放眼望去心旷神怡。
若是再有些微风吹起,真可算得“斜风细雨不须归”了!
雨下便下了,但愿雨过天晴时分,可见彩虹跨过。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