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冬天不太冷

相声开始之前有定场诗,所以文字开始之前要来首词。
玉炉香,红烛泪,偏照画堂秋思。
眉翠薄,鬓云残,夜长衾枕寒。
梧桐树,三更雨,不道离情正苦。
一叶叶,一声声,空阶滴到明。
——温庭筠《更漏子》
五代花间词,温庭筠丽而不流,所以看花间词,先看温八叉的。
原本以为换了个拍照手机,可以在南京拍到雪景,结果等来了一个暖冬。回到上海后,才发现原来暖冬无处不在。不下雪的冬天不算完美的冬天。哪怕是雨夹雪也是好的。
今天终于把课程论文写完交给了师姐,有的时候你不得不对网络感慨,没有网络,世界还是那么大。而又了internet,全球不过一瞬间。
如今已不再迷恋于网络游戏的世界(其实迷恋网游根本不是媒体天天叫嚣的那样就能根除,时间到了自然就淡了)。
静心下来看些原本应该早就看完的书,就像开始的那首小词,早在4年前就该读了,却一直到今日才有所领悟。
冬日的阳光轻轻地透过玻璃窗投射在书桌上,空气中的尘土仿佛凝注不动,耳畔的收音机中悠悠传来有了点岁月的歌曲。突然,感到了时间的倒错,仿佛我看见了7、8年前的我,一本书一首歌便是我的人生。
冬日偶记,唏嘘不已。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