似曾相识的感情

Z君那天对我说,他分析出一个很奇妙的原理,于是我洗耳恭听。

他说:小学6年级的时候——他们那儿小学读6年——许多人赶着表白;初中三年级的时候,许多人又赶着表白;高中三年级的时候,许多人还赶着表白。如今到了大四时候,又开始有许多人压不住蠢蠢欲动的心了。明知是死,依然毫不犹豫撞上去。

人总是这般,怕失去就再也追不回来,可是却不是适合自己的。

秋意渐浓,路过的各位添件衣服。

从小学至今的爱

这只是一个故事,一个同学的故事,一个熄灯后他给我们娓娓道来的平淡如水的故事。
不知从何时起,总之是小学,Z君就和同桌的一个女生有了那么点暧昧,他说这个是爱,我说这个只不过是朦胧的好感。Z君说姑且算是吧!
Z君说他小学时不爱天天带着妈妈给他准备好的水,因为他喜欢喝他的女同桌带来的水。我们疯狂地笑着,Z君只是微微的略带尴尬地浅笑着,或许他在追忆这段美好的时光。青梅竹马、两小无猜,又有多少人可以在长成后回味起来呢?
Z君继续说,六年级的时候,同学们就开始风传着他们之间的事情。我想来,无非是些××喜欢××之类的流言。那时的我们可曾懂得什么是爱?什么是喜欢?因为流言,两人之间再不像从前那般自在了,说不上形同陌路,但至少也是“最熟悉的陌生人”吧!月色照进寝室,如果看见我脸带的苦涩微笑,月色下的笑容多半会是一种伤情。
故事在继续,Z君和她在小学毕业后进入了不同的中学。某日,Z君去另外一个学校找寻他的同学,不经意间路的另一头走来了她。Z君说当时他的感觉很微妙。我说我能理解,我问Z君:“你们是不是见面了也形同陌路呢?”。Z君似乎在黑暗中轻微地叹息了一声,我知道我是猜对了。
事后我想,若是这个场面发生在一条满地黄叶、夕阳斜照的校园小路上,大概这便是韩剧的剧情了。
之后,她时常出现在Z君的梦中。再之后,Z君开始疯狂地找寻。茫茫人海,音信杳然。
当Z君说到此处时,我突然发现,似乎我也是有这样一个相同的故事。刹那间,我简直分不清,故事的主角到底是Z君还是我了……
等我转过神来继续聆听Z君的故事,他说他最后在校友录上从第一页翻到第60页,终于找到了一个她的手机号码。他说那一刻,他无比兴奋。
随后,Z君开始尝试给她发送着消息,经过初时的警惕,两人开始了时隔10多年后的一次新的交流。可是Z君说,她给他的感觉已不复从前了。她对他始终若即若离,保持着那么一段无法弥补的岁月的鸿沟……
现在回想起Z君给我看的从她QQ空间上载下来的文章,我只觉得她并不如Z君说的这般好。我始终坚持读文识人,那么她给我的感觉仅仅是一个多愁善感的女生,文笔不过尔尔!
写这篇东西,只是想祭奠一下自己。不管小学的我是不是懂得爱情,回忆的深处总是阳光灿烂的晴天。

切尔西的灭门之灾

到了N市之后,就许久不曾真真切切的看过一场比赛,甚至包括着世界杯。
今天上网,突然发现一个夸张报道,切尔西让雷丁给“灭门”了?!
主力和替补守门员重伤,结果和巴萨一战成就了第三门将,世界便是这样的戏剧。
若是哲人来说,那便是厚积勃发了。
若是让太史公来说,那便是“天将降大任与斯人”。
自己曾经在学校的球队里担任过门将,深知一个好的门将往往都是30岁左右开始出色的,门将不同于别的位置,要的是无上的经验,要的是海平波宴的心境,更要能够在对方发起进攻时洞悉一切的如炬目力!
希望切赫和库迪奇尼不要结束了运动生涯!

N城的交通和绿化

原本在郊区还不知道N城的糟糕到这种程度,给我影响仅仅是几次到市区,满大街的车和人都在搅和在一起。
如今的感觉确是恐怖,红绿灯的约束力并不是想象中的那么强大。其实并不是没人遵守,而是交通要道规划的缺陷,结果人和车总是出现在同一个地方。今天早晨不知怎么突然很早就醒了,停在停车线以后的我看着从身边过去的车子,我很骄傲!
N城的绿化极好,来N城之前就听说了此地的绿化是全国出名的。路边随便就能看到十几米高的梧桐树,枝繁叶茂,很是美丽。当然了,秋天的落叶时节也是如此的情调怡然。或许从小生长在N城的人不会有这般的感受,但是确实是一种财富。
清晨,深深的吸入一口空气,没有污浊,没有废气,没有生活的压力,一切的一切都是自然。
大自然恩赐了我们如许多的,好好享受生活!

终于22岁

昨天是什么日子?是7天长假中的第2天,是伟大祖国生日的后一天,当然啦,也是本人的生日!
终于22岁,终于到法定结婚年龄了,唉,怎么就22岁了呢?!
感觉不过是一场游戏的开始。
算了,算了,22岁就22吧,且当一道数学题,一年加一。
天高地厚,我心依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