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弹簧厂厂史(1937年~1997年)第二章 建业(1937 – 1956)第一节 解放前夕小生产式作业 注

按:去年(2019年)有机会看到了公司两本厂史,一册为1984年7月编写,一册为1997年12月编写。两册厂史中对解放前的草创阶段虽有叙述,但总感史料不强,于是心生注释之愿。两册厂史,以1997年版为良,故以此为底本,以第一册参考注释。

第二章 建业(1937 – 1956

第一节 解放前夕小生产式作业

20世纪30-40年代的旧中国,工业仍现落后状况,且多为洋商或官商合办企业所垄断,民族工业尚处于萌芽状态,在上海的民族工业也仅数百家,又受各方箝制,发展滞缓。唯纺织业比较兴旺,一般分布于普陀、杨浦区沿江河一带。当时沪西地区纺织业较为集中,又夹杂一些小规模的机械厂,而一般的修配行业也游离分散,无一定所。

六股半起家。19374【中国弹簧厂厂史(1984年编):”中国弹簧厂创建于19376月。”】,当时在沪西日商开办东亚厂上海市地方志办公室. 第五节 工房[EB/OL]:东亚制麻株式会社】做工的徐坤元【彈璜廠內拘獲敵逃犯[N].申报,1946-1-14(5):滬西區保衛團第二大隊隊長王應香,于十一日據密報云有吳淞集中營敵軍逃犯,匿于小沙渡路馬白路口白玉坊三〇四號某彈璜鉄廠内,王大隊長……當場拘穫敵逃犯榎本善四郎一名,厰主國人徐坤元及張廷才陳秀斌等三名……】、徐阿毛、韩兆泉、郭西海、刘鸿生、吴安盛六人。尽管做得苦累不堪,但既难使各家安图温饱,又不甘心为日本人做嫁衣裳。与人做不如与己做,遂合计商量日做夜不息,寻觅场地,另谋生计。于是,大家拼凑钱财各出一股(每股为银元【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研究所中华民国史研究室编. 《中华民国史》第八卷. 北京: 中华书局:1935114,国民政府颁布《财政部改革币制令》。以中央银行、中国银行和交通银行(后加入中国农民银行)所发行之钞票为法币。法币为发行国家信用法定货币,取代银本位的银圆。由银本位改为法币,限期收回其他纸币;并且规定一切公私款项必须以法币收付,将市面银圆收归国有,以一法币换银圆一元。】60元),后又经人将邱大度从乡下拉到上海,仅隔半月遂以半股(银洋30元)入伙,由此七人六股半起家【中国五金弹簧厂出品精良[J]. 纺织染工程, 1939, 1(2):”中国五金弹簧厂,为纺织界龚涤凡徐卜随高季和等所创办……”】,租居小沙渡路、槟榔路口(现西康路、安远路)半间房子【中国弹簧厂厂史(1984年编):”当时是由在日本人办的纺织机械厂做工的徐坤元、邱大度等七人在安远路东麻里借了一个客堂间(约20m2左右)作为工厂。”】。其间,通过途径搞到一台土制冲床和材料,添置一些简单生产工具,利用在日厂熟悉的内外关系,开业产销纺织弹簧、五金配件【中国弹簧厂厂史(1984年编):”主要产品是沙发弹簧和纺织弹簧。”】。为扩大经营业务,次年(1939年)第二次租借槟榔路东麻里上海市地方志办公室. 第五节 工房[EB/OL]:安远路409弄】【唐烨. 这个街道的居民真有才,用手绘老建筑地图留住历史记忆[EB/OL]. [2017-6-28]:”东麻里是20世纪20年代地产大亨潘守仁为日商内外棉厂建立的工人宿舍”九里工房”之一。”】的两间房子继续执业,由徐坤元、韩兆泉、徐阿毛主持生产,徐阿毛对外寻找业务,前二人直接负责生产,产品也较前略有扩展,生产工具计有老式车床、冲床、台钳。所用材料系从旧钢缆绳拆零、采购若干国产或进口琴钢丝之类。随着社会需求、修配行业日兴,于1940年第三次搬迁至胶州路(四如村【中国五金弹簧厂出品精良[J]. 纺织染工程, 1939, 1(2):”……设厂于胶州路胶州村内四如村五号H……”】【许晚成. 战后上海暨全国各大工厂调查录[M]. 上海:龙文书店, 1940:中国五金弹簧厂厂址:上海劳勃生路胶州路五十一弄四如村17号。】【《上海市普陀区地名志》[M]. 上海:学林出版社, 1988.:”即胶州路908711号。位于本区东南部。胶州路东侧,长寿路与安远路之间。1935年由叶、卞等姓4人合资在此建成砖木结构二层楼房1幢,取名四如村。占地约200平方米,建筑面积约为360平方米。”】)三间石库门房子【《中国弹簧厂简史》:”一九三八年将小作坊迁往胶州路四如村。”】【上海市地方志办公室. 市区里弄一览表 普陀区[EB/OL]:建筑3幢,建筑面积360m2】【许晚成. 中国五金弹簧场参观记[J]. 五金界杂志, 1940, 1(2):”该厂位于沪西劳勃生路一八九〇号,即大自鸣钟西之大铁门旁。”】,并再次扩股【许晚成. 中国五金弹簧场参观记[J]. 五金界杂志, 1940, 1(2):”闻该厂以办理完善,深得吾国纺织界泰斗汪孚礼龚涤凡诸先生之赞许,且从而加股扩充,以示提倡……”】上海市地方志办公室. 汪孚礼(18861940[EB/OL]:”抗日战争爆发后,汪孚礼先后集资创办或投资加入新友铁工厂、中国弹簧厂、兴业实业公司和鸿新染织厂、永大企业公司等,任董事或董事长。”】【中国工程人名录(第1回).资源委员会编.商务印书馆,1941:”龚鑑(涤凡),1890,江苏。日本东京高等工纺织 1922。上海新裕纺织公司第一厂工务长 1937。”】【江苏省教育行政报告书.1914.p116:下编、第七章《外国留学》之”江苏省费留日学生毕业年一览表”载龚鑑毕业于民国三年,为工学色染专业。】【许晚成.上海百业人才小史[M].上海.龙文书,1945.p482:”‘龚涤凡’条:年57岁,江苏崇明人。历任大生二厂溥益新裕等纱厂工程师。现任德丰纺织公司(面纱布匹)厂长。”】,取名勤华五金弹簧厂【许晚成. 中国五金弹簧场参观记[J]. 五金界杂志, 1940, 1(2):”前年(1938?)有曾致力于纺织事业多年之徐卜随氏,与在某外厂任工程师之徐坤元氏,共同合组中国五金弹簧厂,聘请邵曼,(晓严)朱承孝等技师,从事制造各种弹簧,及一切五金用品。”】【南通学院纺织科学友录.南通学院纺织科学友会编.1934.p55:”附属高级纺织职业学校在校生”:朱承孝,籍贯江苏南通。】。其时虽有人员自恃技能另辟新径,但人员仍有扩充,至1940年工人已达24【《中国弹簧厂简史》:”职工有24人。”】【许晚成. 战后上海暨全国各大工厂调查录[M]. 上海:龙文书店, 1940:有”经理:徐卜随;厂长:高季和;技师:徐坤元;重要职员:朱承孝、张丁才;职工:共三十人”之记录。】【南通学院纺织科学友录,南通学院纺织科学友会编.1934.p15:高朴,字季和,安徽贵池人。】,占地面积约50-60平方米。由于场地仍过于狭窄不便施展。一年后(1941年),遂找到当时在沪西经营多家门面的卞增华(原捕房包探,在当地颇有势力)徐啸的博客. 上海忆旧——小学老师(1[EB/OL]:卞增华是沪西贫儿小学(后先后又改为”群乐小学”和”西康路第二小学”)的校长和老板,孤儿出身,在孤儿院长大,所以后来有了钱,就办”贫儿小学”以表示不忘本。听说最早学生来上学不要交学费,每天带几块砖头来就行了。卞增华长得很魁梧,个子1.80以上,方面大耳,人很聪明,虽然在孤儿院读的书,但字写得很漂亮。听说他年轻时很穷,到上海谋生,先在某纱厂当工人,因受到”拿摩温”的谩骂欺负,一气之下辞职不干。他发誓要出人头地,专门找了人补习外语,后来竟考取法租界巡捕房,当了”包打听”,又加入青红帮、拜了老头子,在上海站稳了脚跟,在沪西一带成为一个人物。他开了好几家工厂,如长寿路胶州路口的华新染织厂,长寿路上一家弹簧厂、沪西浴室,据说还有茶楼等等。】,愿以所开浴室的房子(三跨九间作工场),约为521.4平方米【《中国弹簧厂简史》:”厂迁住长寿路500号约有200300平方米工厂间”】作为股金入伙【《中国弹簧厂简史》:”一九四一年被沪西霸天卞振华占领。”】,又通过其再次募股,使股本增达64【中国弹簧厂厂史(1984年编):”拥有64名股份老板。”】,始有第四次的迁移至长寿路500号新址1947727日至1947729日营业广告:”改行造□,电扇,□座,玲珑美观价廉,电话三五九八七,长寿路五〇〇号,中国五金弹簧厂。”】。卞增华任董事长,改名为中国五金弹簧机器厂股份有限公司(鼎记)【中国五金弹簧厂股份有限公司中国鼎记五金弹簧厂股份有限公司通告(1947-01-19):”查中国五金弹簧厂股份有限公司因亏□过巨,业于三十五年十二月十三日下午二时,经第二次股东大会第二项提案决议’本厂由徐经理卜随或汪股东镇东接盘承受,交由董监会拟具办法实行办理’等。由复经本年一月五日下午三时召开董监联系会议决议’由股东汪镇东君以最高价格接盘,照原股金额升值一千〇四十倍计算’一并记录在案。除由汪镇东君办理接盘手续、更名中国鼎记五金弹簧厂股份有限公司外,所有中国五金弹簧厂股份有限公司股东之股金付取,凡在十股以内者自即日起;其在十股以外者概自一月二十七日起俱□□票印,□来南京西路882号三楼181号,于每日下午一时至四时赎取股款以清手□,特此通告。”】【中国弹簧厂厂史(1984年编):”并改名为中国鼎记五金弹簧机器厂(股份有限公司)。”】【《中国弹簧厂简史》:”厂名为中国五金弹簧机器有限公司”】,工人共32名。至此,从招股、充股、扩股、四次迁移、定点,我厂较象样的生产基地方告确定。

抗日战争期间,上海被成为沦陷区和租界分割的局面,呈现经济萧条【中國五金彈簧厰增價啓事[N]. 申报, 1940-3-17(1):近因原料猛漲開支突增維持血本計於即日起各貨照原價增加三成以後如有增減當再登報公告特此聲明諸希亮鑒是幸廠址勞勃生路膠州路膠州邨内十七號電話三五九八七三四〇六八轉】、百业凋蔽【陈真、姚洛. 中国近代工业史资料[M]. 北京: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 1957:据专家统计,自民国26年至31年,上海五金工业之生产力指数如左:民国25=10026=99.627=56.028=112.029=153.930=125.031=30.0。由此可知五金工业之繁荣始于28年,至29年达到最高峰,30年起又开始衰退;及至31年遂一落千丈。该自291211日美国宣布禁止物品输出条例,五金类之输出亦在禁止之列,五金工业活动至此开始迟滞。】,修配行业也应景而衰,1941-1946年间,企业曾一度解散。【中国五金弹簧厂重振旗鼓[J]. 纺织染工程, 1945, (7):”民国三十年底,日寇侵占租借后,大部钢铁原料,系被强行征收,该厂受此浩大损失,以致无形停顿……“】抗日战争结束,经济稍现宽松,工业开始复苏,修配行业又复兴旺。1946-1948年间【中國五金彈簧厰股份有限公司召集股東大會公告[N].申報,1946-12-11(10), 1946-12-12(4):本公司兹經董監聯席會議議決定於本月十三日下午二時在小沙渡路大自鳴鐘北一千二百十二衖貧兒小學召開臨時股東大會希各股東届時出席與議為荷此啓董監會啓】,生产力有所扩大,生产经营处于平稳发展阶段,工人数逐步增加,最多达32人,(其中包括吕瑞良、邱文锦等15名艺徒)。产品仍为纺织弹簧(其中例:纺织用打棒弹簧、落布弹簧)、梳棉机盖板链条【中国弹簧厂厂史(1984年编):”梳棉板盖板链条”】、罗拉链条、重锤链条、叶子板、纺机摇篮等纺织五金用品,以及零星机配、汽配弹簧。设备记有车床5台、各式冲床9台、砂轮机1台、改制弹簧车床1台、台钻3台、牛头刨床1台、土制淬火炉1台。至1948年总产值核人民币近万元,经过折算兑换其内虽弹簧产值仅占几分之一,但车床改制为冷卷并档弹簧的专用工具为日后发展弹簧专用设备却留下开拓的余地。

这时期先后担任厂长的有汪正东【上海时人志[M].戚再玉主编.展望出版社.1947.p67:”汪理群先生,号镇东,年三十一岁,湖南沅江人,复旦大学农学院毕业。……现任中国五金弹簧厂董事,上海市纱管工业同业公会理事,鼎固纱管厂经理。”】【湖南图书馆.《湖南古旧地方文献书目》之《汪孚礼先生讣告》:汪孚礼(18861940),名康,又名树磬,沅江人。早年毕业于湖南省立第二师范学堂,后留学日本攻读纺织专业,毕生从事纺织技术管理与革新。1930年参与创建中国纺织学会,历任学会执行委员。本书收录蒋介石、林森、宋子文等多位民国政要题词,章士钊撰别传,曾祥熙撰行述,其子汪理群、汪理本撰哀启等。】、刘锡光、严有诚(曾开过纱管厂)【上海高级专家名录[M]. 刘振元主编.上海第二十九棉纺织印染厂.p426:严有成 1906116日生,江苏无锡人。高级工程师,已退休。1923年毕业于无锡公益工商中学机械科,专长机械设备。】【中国弹簧厂厂史(1984年编):”这时期先后担任过厂长的有汪正东、严有成。”】【无锡公益工商中学工科毕业刊.1923:载严有成文章有:《述数年来在校求学之历史》、《木型浅说》、《工厂广利应当注意之点》、《管理工人须知》】经理由信义纱厂老板徐卜随担任【中国弹簧厂厂史(1984年编):”但徐本人很少来厂。”】【中国纺织学会上海分会会员录[M].中国纺织学会上海分会编.1946:徐卜随,年43,江苏南通人,南通商科毕业,任中国纺织五金弹簧厂经理,住址愚园路132023号。】【上海文献汇编·史地卷[M]. p358:有公利铁厂负责人徐卜随之记录。】。严有诚主持日常工作,管理层次较简单,仅设外勤、总务。生产现场为弹簧组、冲床组、钳床组、钻床组。这时,以产品结构、设备设置、人员结构、经营得体所支撑的小厂,在沪西地区已颇有知名度。

1948-1949年解放前夕,上海经济动荡,恐慌日剧,蒋经国的限价政策造成物价飞涨,粮食为囤积居奇者所垄断。当时,工厂内部人员进出也较频繁,工人已降为20人。职工虽可通过沪西工会领取救济米,但仍不敷用,只得于194811月采取临时措施,再次宣布解散,每人暂发银元2块作为解散费。1949年初,粮食情况稍有好转,始复工。

忧伤不在于载体

一个史无前例的超长”假期”,因为一场突入其来的”疫情”。我一直觉得是来自于冥冥之中的运气,给我一个超长的”假期”。可惜并没有把握住,没有做许多想做的事情。而今,突然就变作了”居家办公”,后面或许因为整体经济的局面,下一步就是”集中生产”、”做四休三”之类的吧!

昨天傍晚,开始下起雨来。初时挺大,待到回家时,已然变小。即使如此,亦不用带宝宝回家睡觉。虽然不用,可是昨夜今晨也未见得睡得很早。因为在用Kindle看漫画。漫画是一种奇妙的媒体形式:似乎文字和图画都无足轻重,无论哪一个都可以一扫而过。

唉……真是一扫而过,八卷的漫画,用了睡前一、二个小时,以及今天下午竟然囫囵看完了。掩卷时,却忽然惆怅满怀、忧伤满身了。想着,忧伤大约不需要特别的载体,即使H漫亦可以讲一个”纯爱”的故事。无非是文字或者图画,加在一起竟然别有力量。

看漫画的时候,穿插在看译林出的芥川龙之介的《罗生门》。名字虽然是《罗生门》,其实是一本短片合集。大约只是因为《罗生门》的名头大吧?但是需要知道,电影《罗生门》其实是芥川的《密林中》之改变。可见出版社也不能免俗啊!傍晚时分,已读到了《地狱变》,竟然也忧伤了。于是晚饭时,看了一阵新闻联播调整心绪。

敲打文字,背脊有些冷。妻在厨房捉米虫,女在外屋自娱自乐。家中有些静悄悄,更能让人想起一些事和人来,原来这一方小天地,不知何时也要变作忧伤的载体了!

管得人太多

“管得人太多”,最近经常听到有人在抱怨。口风紧的丢过一个眼神自己意会,怨气重的则一定要加上下一句”做事情的人少”。

一个顶多算是中型的企业,领导干部不少。除了部门经理,还要配上好些个副经理和经理助理,往下还有科长、副科长,往下还有室长。见了面不论大小、高低,恭恭敬敬喊声”某总”。自己不觉亏心,自然被喊的人也觉得舒坦。

在自己的小小部门里,总是抱怨现在是公司的管理出了问题,而不是技术能级水平不行。可是抱怨归抱怨,事情还是无法圆满得推进。

两周前做了一个变更管理的培训,培训之前就知道,程序文件有,但是没有可以具体实施的细则。看似每一个表格都有,但是每个一个格子都不知道怎么填写。好多人都说,我们要做好变更管理的培训。可真正当我在培训课上说,今后的重点是要尽快更新表格的使用说明,却至今也没人来找我一起进行。

做事的人少,大约一是懒,二是不愿担责。懒不谈,这个是秉性。不愿担责则是人品和品性。一眼看去,基本就知道得清清楚楚了。n

15万?!

打败你的往往不是自己的抱负不济,而是现实的残酷和理想的破灭

昨天过了下班的点儿,坐着闭目养神,正回顾一天的工作时。手机铃声突然响了。一看是一个不认识的座机。心说一定又是广告或者推销之类的,准备接听之后有礼貌地挂掉,再优雅的做一个本地骚扰电话标注。

接听了之后,一个女声。”请问是XXX先生吗?”心想,又不知道哪家机构把我的信息卖了。”你好,王先生。我是上海一家猎头公司,打电话来是想向你……”

瞬间来了精神。但是几句话聊下来,原来是招PM。听我现在在做PMO,于是很识趣地问是否还要考虑这个PM的机会。

倒也不是不能做PM,只是实在觉得挑战不大,婉言谢绝。

猎头最后问”现在薪资水平多少?”答15万。

猎头诧异,竟问这是月薪还是年薪,答年薪。

猎头惊讶,问税前税后,答税前。

当时分明听到倒抽一口冷气的声音。但今天回忆起来,大约是一时的语塞。

突然明白,给PM这个职业丢脸了吧?!

想想今日的工作,突然就无力得很。或者不要坚持做什么PMO,还是做一个拿高薪资的PM吧!

舍离

他要走,你怎么阻拦?

大宝打电话给我的时候,我正好在家门口的银行里办业务。办的业务只是为了便宜几块钱的小优惠,柜员的服务态度可好了,不愧是服务业的典范。电话接通的时候,大宝的语气让我大致已经知道了内容,我说等我在忙,大宝识趣地挂了电话。一如往常。

过了5分钟,业务办完,主动给他去了一个电话。大宝果然跟我说他准备好要跳槽走了,步前一个离职同事的后尘,去同一家新公司继续做老同事,一个在楼上,一个在楼下。我说很好啊,我一直不反对你们追求进步。大宝说是去AE,我说那更好了,至少半个管理人员了。大宝说是的,不愿意做技术。我心想,是的,大宝从我认识的那天,他就是不愿意做技术的。

后来随意地聊了聊他的新工作和前景,听得出他还是挺开心的,钱不少,又有前景。至少不用像现在这样,做着半体力工作者了。曾经道听途说,一个人的离职只有两个原因:一是工作受委屈了,另一是钱少。想想最近离职的这些同事几乎都是两者占全了。大宝和我一起做项目也有两、三年了,曾经无疑是一个有理想有抱负有追求的好青年。奈何在企业这个环境中,慢慢就蜕变了,倒也不是变坏,却也没有变好。

翻了翻最早一封发给大宝的公司邮件,还是201312月底的。那时我还在技术部门做他的室长。再后来,我脱开技术转型做项目管理,带着他一起做了一家新客户的第一个项目。项目中应用了一项公司开发的新技术,原先这项技术只在核心客户中使用。项目开始,对于这项技术并没有太多支持,两人就在其中慢慢琢磨。那时的大宝让人觉得很有干劲,总是努力在追寻着什么。那会儿我为了做项目管理也颇为认真。所以直到现在,我和大宝一起做成的这个项目还是作为一个“标杆”。直到最近有二方或三方的评审,QA仍旧希望拿我们这个已经量产了两年的项目去做说明。

那天从银行出门,阳光也算温暖。我定定地看着街上的行人,心说这就是现实,流动造就了活力,你不能阻止它,你只能引导它。

天下攘攘,皆为利来。

想来

关于最近的PM模型建立的心态。

人的年纪大了,于是就开始容易怀旧。

其实也没有多大年纪,所以也没有什么怀旧。

不怀旧就只能恋旧了。

现在越来越想明白了,一个问题之所以能被称为问题,是因为它是一个系统问题。如果是一个单一的问题,那就不是问题,应该早就被解决了。

最近想来,总担心现在这个PM模型有些复杂、过于大而全。

担心不能为人接受。担心旧势力顽强。

总之,我在不在一场狂飙突起的范式转换过程中,我也不知道……

曾经有伟人说,摸着石头过河。

我应该是好的,至少我有前人的地图、今人的地图,要有勇气!

观影有感

有那么一句谚语:一千个读者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虽然最近有人说这是中国人生造出来的,但是无疑造的是好的。就譬如我看完《摔跤吧!爸爸》,就生出了一些项目管理的想法。

从项目管理的角度来看,《摔跤吧!爸爸》中的爸爸——马哈维亚•辛格•珀尕——是一个“技术型项目经理”。而这位“项目经理”需要运营一个很艰难的项目。试分析如下:

一、马哈维亚的项目、谁是项目发起人、技术型项目经理

按经典定义:项目是为了创造独特产品、服务或成果而进行的临时性工作[1]。可见马哈维亚训练女儿成为摔跤运动员的行为,正符合定义中的“创造独特成果”,具有极强的目标性。而所谓的临时性,则是说项目具有“明确的起点和终点”[2]。马哈维亚设定的项目起点是两个女儿——吉塔和芭比塔——吃完她们最爱食物那个凌晨5点。至于项目的终点是印度国歌在国际赛场奏响的那一刻。因此这个项目的名称绝对不是“训练女儿们练习摔跤”,而应当是“为印度国家摔跤夺金项目”。

再来看“项目发起人”,马哈维亚正是这个项目的发起人。作为一名项目发起人需要为项目提供资源,负责为项目的成功创造条件。需要看到的是,马哈维亚的这个项目的启动过程在影片中着墨不少:从其不停地为了生儿子以继承这项运动,到最后连生四个女儿。这便是项目发起人的为项目提供资源的作用。但是随着项目(故事)的进展,特别是在影片的后半段,马哈维亚作为一名项目发起人为项目的风险进行规避。这比起作为项目经理的马哈维亚更显得难能可贵。

无疑,我们在讨论的这个项目的项目经理就是马哈维亚本人。他发起了这样一个艰难的项目,进而利用了他的功成名就的摔跤运动员身份,充当了本项目的“技术型项目经理”角色。本文的重点也将是厘清这名“技术型项目经理”对项目掌控的整体脉络。

在这个项目中,值得玩味的是项目开发中很重要的一项——“客户/用户”。粗看来,这个项目的客户是印度,或者说是它这个政府所代表的权利机构。但当最后马哈维亚告诉吉塔,她最终的胜利会让整个社会上那些瞧不起女孩的人闭嘴的时候,这个项目的客户才显露了全貌,即除了印度国家以外,从上至下所有的社会参与者。面对这样强大的客户,马哈维亚这个项目经理从项目一启动就不好办啊!

二、替马哈维亚做一个SWOT分析

既然我们已经认定了马哈维亚是在从事一个项目的管理工作,那么对于项目启动前来说,项目管理的核心工具SWOT分析便少不了。从电影的镜头语言来说,马哈维亚在听闻女儿们将男孩子打得一败涂地时后那个神秘微笑的镜头,便是其在心中默默进行这个SWOT分析了吧?那么让我试着把这个项目的SWOT给写出来吧!

S优势:

1)  有一个摔跤很厉害的爸爸兼教练

2)  两个女儿都有很好的摔跤天赋

W劣势:

1)  吉塔和芭比塔是女孩,短期内不具备摔跤所需的足够身体素质

2)  家里穷,没有钱提供优质的膳食和训练环境

O机遇:

1)  印度的摔跤项目在国际大赛上没有获得过金牌,民众期望大

2)  印度民间有较好的摔跤运动基础

T威胁:

1)  大部分人对女孩参与摔跤有偏见

2)  印度的摔跤实力在国际上并不是很强大

有了上述的SWOT分析,就可以看到马哈维亚是如何扬长避短训练两个女儿功成名就的。细说如下:

  • 发挥自己曾经是印度全国冠军的优势,采用科学合理的方式对两个女儿进行启蒙训练。
  • 在两个女儿营养不足的情况下,通过自己的谈判技巧获得了优质的“鸡肉”资源输入。
  • 过程的渐进明晰,逐步提高两个女儿的参赛级别和对手的能级。
  • 面对吉塔第一次的失败,马哈维亚采用了鼓励的手段,肯定了项目的“阶段性成功”。

一个项目有了优秀的SWOT,也就意味着项目会有一个良好的开端。

三、女儿们的风险的管理(兼论项目沟通的重要)

任何的项目是不会一帆风顺的,马哈维亚的项目也是。项目的风险有来自于内部和外部两种。在整部电影的前段(或者说“项目前期”)因为马哈维亚是一个强力的项目经理,所以许多的外部产生的风险都被其规避。这里我想谈谈这个项目的内部风险,以及这个风险表现出来的沟通计划的重要性。

因为马哈维亚的专业和强势,他在这个项目中对两个女儿的要求是异常苛刻的,诸如控制饮食、标准化训练、男性化的装束等等。这其中有些是违背印度传统道德规范的。因为马哈维亚的强势和自信,他可以屏蔽所有外来的压力。但是他的两个女儿不同,她们受尽世人的嘲讽,自然而然的生出了抗拒和逆反心理。故意调整闹钟以逃避训练,破坏摔跤训练场地的灯泡,参加社区的聚会。总之,项目的目标实现和过程出现了重大危机。马哈维亚从一开的被蒙蔽在鼓里,到最后的惊天一怒,这都是项目失控的先兆。

从项目管理的角度来说,这个是项目缺乏有效沟通的表现。项目经理的打算和项目组员的打算背道而驰,但是双方囿于自身所处的地位和掌握项目权力的多寡,不愿意主动沟通,自然最终出现了内部矛盾的爆发,这样的内部矛盾是项目自内部瓦解的最大风险。

当然电影里的两个女儿是有极高觉悟的优秀项目组员,她们在爆发后主动避免了风险的进一步过大。所以对于一个项目经理来说,优秀的组员是项目成功的必要条件。

四、干系人带来的利益冲突

电影的后半段的一个小高潮是吉塔进入了国家体育学院,进而引入了另外一个项目干系人——国家体院。

这是一个强力的干系人,他对项目的影响力异常巨大,如果从干系人矩阵分析角度来说,他就是那种对项目具有极大的权利和利益的人,这样的干系人被认为是需要重点管理的。

国家队的教练是国家体院这个干系人的具象化代表。他狭隘、嫉妒、自以为是、小肚鸡肠、睚眦必报,业务能力不出众,没有识人之明。但他偏偏对巴塔有着极强的控制能力,自然可以影响马哈维亚的项目。

这个利益冲突的高潮是巴塔最终用她所谓的“高新技术”摔趴下了年迈的马哈维亚。这可以看作是保守势力的获胜,是项目成功路上的重大挫折。项目经理和项目组员之间的矛盾达到了顶峰,这不同于小时候两个女儿的逆反,这是项目组员在一个强力干系人支持下的对项目经理的极端挑战。

当然,马哈维亚是幸运的,他的组员女儿巴塔慢慢发现她的项目经理是正确的。这个是一个技术型项目经理的优势所在,从项目初期引领的项目的技术目标的发展,并最终确定项目的成功模式。之后就是马哈维亚采用各种小的手段逐步纠正被强力干系人破坏的项目进程,这是项目管理的技巧——充分调动资源。

巴塔在英联邦运动会上在没有项目经理的支持下,独立获得冠军。这可以看作是项目实现了最终的量产成功,没有项目经理的情况,一个产品能够完整地独立运行,虽然运行是小有波折,但她确实成功了!

五、总结一下

生活中每个人都是自己的项目经理,懂一点项目管理对自我的建设好处不少!

 

 

[1] (美)Project Management Institute.《项目管理知识体系指南》.第5版.北京:电子工业出版社.2013.第3页

[2] 同上

9.9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网上购物总是能看到9块9,还肯包邮。看着东西介绍着很诱人,于是就一定会下单买上一个。心理作用无非是大不了就损失9块9,但是万一真的如介绍说的那样,岂不是赚到?

其实九块九买的东西里颇有一些不错。如我现在放在电脑边的甲醛检测仪。因为办公室新装修,连续有同事感觉头晕眼花,不得不暂时搬离。但是我却没有任何的感觉,莫非是我感觉迟钝了不成?于是领导从网上花钱租了一个高端的室内空气检测仪来,测了一个礼拜,终于甲醛的数值超过0.1mg/m³了,于是坐实了装修承包商的”草菅人命”。

可是租来的东西终究是要还的,装修好的办公室终归是要坐的。于是各种办法都出来了,不论刮风下雨24小时的开窗通风那都是常规手段了,各种竹炭包、环境植物层出不穷。过了一段要检测一下除甲醛的效果,这个时候恰巧遇到了9块9包邮的甲醛检测仪。于是买来测了一下,发现竟然数值很好。于是乎,有同事就说,这么便宜靠不住的。没办法,做一个对比试验吧!找了一个大家公认的”剧毒”的柜子,把测试仪放进去,之间数值蹭蹭蹭地往上窜。这下放心了,9块9还是靠得住的。

人在绝大多数的时候都需要一些数值来作为支撑或者说心理暗示。比如这甲醛测试仪测出来的值,又比如网上那些9.9包邮。

高铁中转

每次去浙南的火车票都不好买。不好买并不是买不到车票,而是说买不到座票。常常是从早晨8点过后,一直到下午4点以前,所有的火车班次都只有站票。

也不是没有在高铁上站回魔都,但正是因为站回上海,才知道腿和腰得多累。

后来想出来一个方法,先买座票坐到宁波,再从宁波买一张座票坐回上海。出发前取好两程的车票,到了甬城之后,在站台上给管理人员看一下从宁波出发的车票,于是就可以不出站直接走进候车厅了。宁波站的候车厅有点缩小版的虹桥站的感觉,可以去二楼买一杯咖啡。一般规模小一些的高铁站,能有个永和豆浆就算高配了。

中国的高铁算是四通八达了,原先一些小城市都被高铁连上,生活工作都方便了。一觉睡醒就能从南到北、从东到西,很美好。但是,要有闲。

城市城市

我来过台州,只不过去的是天台县的天台山的国清寺,跟着妈咪去烧香。所以,我不知道台州的市区是什么样子的。昨天下班后,在台州路桥的客户说我的零件发生了问题,要我今天无论如何到现场来服务一下。原计划是要来这里一趟的,但是不应该是这样匆忙的。

上了火车才知道客户的工厂其实不在路桥,而是在椒江,都要靠近大海了。自作聪明地把动车下车的站点设定在了温岭,虽然从温岭到椒江和从台州站到客户的工厂的距离差不多,但是火车票贵了几块钱。时近春运,越来越多白天的火车票只剩下了站票。于是不得不早早地出门,为了赶一趟有座票的列车。

高铁、动车的车厢明亮宽敞,或许是老一点的车型,座位下没有插座,于是只好在到站前的一个小时站在洗手台的插座边为手机充电。充电的时候就想着,十几年前坐着特快去南京读书的时候,已经觉得那是飞速了。看着洗手台上镜子里的自己,想象着如果这是开往拉萨的火车该多好,就这么摇摇晃晃一个人去逛逛。

客户的工厂是一个很新的工厂,新得到处都能闻到油漆的味道。白色的厂房一直连到很远很远。工厂无一例外地处城市的边缘,附近什么配套设施都没有。快速的工业化让城镇的生活根本来不及跟上。

困于出差住宿标准,为自己预订了一家标有全季酒店的酒店。但是等到了酒店前台却被告知,这里和华住集团的全季没有半毛钱的关系,将就着住下。一个人的差旅最无趣的是吃饭,原计划晚上请客户的几个工程师一块吃顿饭,没想到客户真是民营企业的“典范”,竟然是十二小时制的八点半到八点半的工作制。

一个人就不愿去寻找什么美食了,况且椒江真心没什么可以吸引人的地方。吃好饭,掏出手机找到附近的星巴克,去买了一杯咖啡,然后慢悠悠地走回酒店。看了看计步,应该是够了。

椒江虽然是台州政府所在,酒店虽然离开政府不远,但是过了晚上七点半,路上车辆和行人明显少了很多。倒让我感到丝丝冷意,走在树影的暗处竟然产生了今夕何夕的错觉。似乎除了北上广深之外的地方,夜晚总来得特别早。这里的城市确实不如魔都高达上,但是路上的汽车品牌倒是看齐一线城市的。于是想到很多很多。

入住酒店时,接到了一个猎头的电话,不知道为什么,明明是在满格信号的状态下,通话连断两次,冥冥之中不要我离开吗?

身在异乡,思想总会特别的缥缈,可以想起很多,也可以忘记很多。只是写着写着就有些冷了。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