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得人太多

“管得人太多”,最近经常听到有人在抱怨。口风紧的丢过一个眼神自己意会,怨气重的则一定要加上下一句”做事情的人少”。

一个顶多算是中型的企业,领导干部不少。除了部门经理,还要配上好些个副经理和经理助理,往下还有科长、副科长,往下还有室长。见了面不论大小、高低,恭恭敬敬喊声”某总”。自己不觉亏心,自然被喊的人也觉得舒坦。

在自己的小小部门里,总是抱怨现在是公司的管理出了问题,而不是技术能级水平不行。可是抱怨归抱怨,事情还是无法圆满得推进。

两周前做了一个变更管理的培训,培训之前就知道,程序文件有,但是没有可以具体实施的细则。看似每一个表格都有,但是每个一个格子都不知道怎么填写。好多人都说,我们要做好变更管理的培训。可真正当我在培训课上说,今后的重点是要尽快更新表格的使用说明,却至今也没人来找我一起进行。

做事的人少,大约一是懒,二是不愿担责。懒不谈,这个是秉性。不愿担责则是人品和品性。一眼看去,基本就知道得清清楚楚了。n

15万?!

打败你的往往不是自己的抱负不济,而是现实的残酷和理想的破灭

昨天过了下班的点儿,坐着闭目养神,正回顾一天的工作时。手机铃声突然响了。一看是一个不认识的座机。心说一定又是广告或者推销之类的,准备接听之后有礼貌地挂掉,再优雅的做一个本地骚扰电话标注。

接听了之后,一个女声。”请问是XXX先生吗?”心想,又不知道哪家机构把我的信息卖了。”你好,王先生。我是上海一家猎头公司,打电话来是想向你……”

瞬间来了精神。但是几句话聊下来,原来是招PM。听我现在在做PMO,于是很识趣地问是否还要考虑这个PM的机会。

倒也不是不能做PM,只是实在觉得挑战不大,婉言谢绝。

猎头最后问”现在薪资水平多少?”答15万。

猎头诧异,竟问这是月薪还是年薪,答年薪。

猎头惊讶,问税前税后,答税前。

当时分明听到倒抽一口冷气的声音。但今天回忆起来,大约是一时的语塞。

突然明白,给PM这个职业丢脸了吧?!

想想今日的工作,突然就无力得很。或者不要坚持做什么PMO,还是做一个拿高薪资的PM吧!

舍离

他要走,你怎么阻拦?

大宝打电话给我的时候,我正好在家门口的银行里办业务。办的业务只是为了便宜几块钱的小优惠,柜员的服务态度可好了,不愧是服务业的典范。电话接通的时候,大宝的语气让我大致已经知道了内容,我说等我在忙,大宝识趣地挂了电话。一如往常。

过了5分钟,业务办完,主动给他去了一个电话。大宝果然跟我说他准备好要跳槽走了,步前一个离职同事的后尘,去同一家新公司继续做老同事,一个在楼上,一个在楼下。我说很好啊,我一直不反对你们追求进步。大宝说是去AE,我说那更好了,至少半个管理人员了。大宝说是的,不愿意做技术。我心想,是的,大宝从我认识的那天,他就是不愿意做技术的。

后来随意地聊了聊他的新工作和前景,听得出他还是挺开心的,钱不少,又有前景。至少不用像现在这样,做着半体力工作者了。曾经道听途说,一个人的离职只有两个原因:一是工作受委屈了,另一是钱少。想想最近离职的这些同事几乎都是两者占全了。大宝和我一起做项目也有两、三年了,曾经无疑是一个有理想有抱负有追求的好青年。奈何在企业这个环境中,慢慢就蜕变了,倒也不是变坏,却也没有变好。

翻了翻最早一封发给大宝的公司邮件,还是201312月底的。那时我还在技术部门做他的室长。再后来,我脱开技术转型做项目管理,带着他一起做了一家新客户的第一个项目。项目中应用了一项公司开发的新技术,原先这项技术只在核心客户中使用。项目开始,对于这项技术并没有太多支持,两人就在其中慢慢琢磨。那时的大宝让人觉得很有干劲,总是努力在追寻着什么。那会儿我为了做项目管理也颇为认真。所以直到现在,我和大宝一起做成的这个项目还是作为一个“标杆”。直到最近有二方或三方的评审,QA仍旧希望拿我们这个已经量产了两年的项目去做说明。

那天从银行出门,阳光也算温暖。我定定地看着街上的行人,心说这就是现实,流动造就了活力,你不能阻止它,你只能引导它。

天下攘攘,皆为利来。

想来

关于最近的PM模型建立的心态。

人的年纪大了,于是就开始容易怀旧。

其实也没有多大年纪,所以也没有什么怀旧。

不怀旧就只能恋旧了。

现在越来越想明白了,一个问题之所以能被称为问题,是因为它是一个系统问题。如果是一个单一的问题,那就不是问题,应该早就被解决了。

最近想来,总担心现在这个PM模型有些复杂、过于大而全。

担心不能为人接受。担心旧势力顽强。

总之,我在不在一场狂飙突起的范式转换过程中,我也不知道……

曾经有伟人说,摸着石头过河。

我应该是好的,至少我有前人的地图、今人的地图,要有勇气!

观影有感

有那么一句谚语:一千个读者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虽然最近有人说这是中国人生造出来的,但是无疑造的是好的。就譬如我看完《摔跤吧!爸爸》,就生出了一些项目管理的想法。

从项目管理的角度来看,《摔跤吧!爸爸》中的爸爸——马哈维亚•辛格•珀尕——是一个“技术型项目经理”。而这位“项目经理”需要运营一个很艰难的项目。试分析如下:

一、马哈维亚的项目、谁是项目发起人、技术型项目经理

按经典定义:项目是为了创造独特产品、服务或成果而进行的临时性工作[1]。可见马哈维亚训练女儿成为摔跤运动员的行为,正符合定义中的“创造独特成果”,具有极强的目标性。而所谓的临时性,则是说项目具有“明确的起点和终点”[2]。马哈维亚设定的项目起点是两个女儿——吉塔和芭比塔——吃完她们最爱食物那个凌晨5点。至于项目的终点是印度国歌在国际赛场奏响的那一刻。因此这个项目的名称绝对不是“训练女儿们练习摔跤”,而应当是“为印度国家摔跤夺金项目”。

再来看“项目发起人”,马哈维亚正是这个项目的发起人。作为一名项目发起人需要为项目提供资源,负责为项目的成功创造条件。需要看到的是,马哈维亚的这个项目的启动过程在影片中着墨不少:从其不停地为了生儿子以继承这项运动,到最后连生四个女儿。这便是项目发起人的为项目提供资源的作用。但是随着项目(故事)的进展,特别是在影片的后半段,马哈维亚作为一名项目发起人为项目的风险进行规避。这比起作为项目经理的马哈维亚更显得难能可贵。

无疑,我们在讨论的这个项目的项目经理就是马哈维亚本人。他发起了这样一个艰难的项目,进而利用了他的功成名就的摔跤运动员身份,充当了本项目的“技术型项目经理”角色。本文的重点也将是厘清这名“技术型项目经理”对项目掌控的整体脉络。

在这个项目中,值得玩味的是项目开发中很重要的一项——“客户/用户”。粗看来,这个项目的客户是印度,或者说是它这个政府所代表的权利机构。但当最后马哈维亚告诉吉塔,她最终的胜利会让整个社会上那些瞧不起女孩的人闭嘴的时候,这个项目的客户才显露了全貌,即除了印度国家以外,从上至下所有的社会参与者。面对这样强大的客户,马哈维亚这个项目经理从项目一启动就不好办啊!

二、替马哈维亚做一个SWOT分析

既然我们已经认定了马哈维亚是在从事一个项目的管理工作,那么对于项目启动前来说,项目管理的核心工具SWOT分析便少不了。从电影的镜头语言来说,马哈维亚在听闻女儿们将男孩子打得一败涂地时后那个神秘微笑的镜头,便是其在心中默默进行这个SWOT分析了吧?那么让我试着把这个项目的SWOT给写出来吧!

S优势:

1)  有一个摔跤很厉害的爸爸兼教练

2)  两个女儿都有很好的摔跤天赋

W劣势:

1)  吉塔和芭比塔是女孩,短期内不具备摔跤所需的足够身体素质

2)  家里穷,没有钱提供优质的膳食和训练环境

O机遇:

1)  印度的摔跤项目在国际大赛上没有获得过金牌,民众期望大

2)  印度民间有较好的摔跤运动基础

T威胁:

1)  大部分人对女孩参与摔跤有偏见

2)  印度的摔跤实力在国际上并不是很强大

有了上述的SWOT分析,就可以看到马哈维亚是如何扬长避短训练两个女儿功成名就的。细说如下:

  • 发挥自己曾经是印度全国冠军的优势,采用科学合理的方式对两个女儿进行启蒙训练。
  • 在两个女儿营养不足的情况下,通过自己的谈判技巧获得了优质的“鸡肉”资源输入。
  • 过程的渐进明晰,逐步提高两个女儿的参赛级别和对手的能级。
  • 面对吉塔第一次的失败,马哈维亚采用了鼓励的手段,肯定了项目的“阶段性成功”。

一个项目有了优秀的SWOT,也就意味着项目会有一个良好的开端。

三、女儿们的风险的管理(兼论项目沟通的重要)

任何的项目是不会一帆风顺的,马哈维亚的项目也是。项目的风险有来自于内部和外部两种。在整部电影的前段(或者说“项目前期”)因为马哈维亚是一个强力的项目经理,所以许多的外部产生的风险都被其规避。这里我想谈谈这个项目的内部风险,以及这个风险表现出来的沟通计划的重要性。

因为马哈维亚的专业和强势,他在这个项目中对两个女儿的要求是异常苛刻的,诸如控制饮食、标准化训练、男性化的装束等等。这其中有些是违背印度传统道德规范的。因为马哈维亚的强势和自信,他可以屏蔽所有外来的压力。但是他的两个女儿不同,她们受尽世人的嘲讽,自然而然的生出了抗拒和逆反心理。故意调整闹钟以逃避训练,破坏摔跤训练场地的灯泡,参加社区的聚会。总之,项目的目标实现和过程出现了重大危机。马哈维亚从一开的被蒙蔽在鼓里,到最后的惊天一怒,这都是项目失控的先兆。

从项目管理的角度来说,这个是项目缺乏有效沟通的表现。项目经理的打算和项目组员的打算背道而驰,但是双方囿于自身所处的地位和掌握项目权力的多寡,不愿意主动沟通,自然最终出现了内部矛盾的爆发,这样的内部矛盾是项目自内部瓦解的最大风险。

当然电影里的两个女儿是有极高觉悟的优秀项目组员,她们在爆发后主动避免了风险的进一步过大。所以对于一个项目经理来说,优秀的组员是项目成功的必要条件。

四、干系人带来的利益冲突

电影的后半段的一个小高潮是吉塔进入了国家体育学院,进而引入了另外一个项目干系人——国家体院。

这是一个强力的干系人,他对项目的影响力异常巨大,如果从干系人矩阵分析角度来说,他就是那种对项目具有极大的权利和利益的人,这样的干系人被认为是需要重点管理的。

国家队的教练是国家体院这个干系人的具象化代表。他狭隘、嫉妒、自以为是、小肚鸡肠、睚眦必报,业务能力不出众,没有识人之明。但他偏偏对巴塔有着极强的控制能力,自然可以影响马哈维亚的项目。

这个利益冲突的高潮是巴塔最终用她所谓的“高新技术”摔趴下了年迈的马哈维亚。这可以看作是保守势力的获胜,是项目成功路上的重大挫折。项目经理和项目组员之间的矛盾达到了顶峰,这不同于小时候两个女儿的逆反,这是项目组员在一个强力干系人支持下的对项目经理的极端挑战。

当然,马哈维亚是幸运的,他的组员女儿巴塔慢慢发现她的项目经理是正确的。这个是一个技术型项目经理的优势所在,从项目初期引领的项目的技术目标的发展,并最终确定项目的成功模式。之后就是马哈维亚采用各种小的手段逐步纠正被强力干系人破坏的项目进程,这是项目管理的技巧——充分调动资源。

巴塔在英联邦运动会上在没有项目经理的支持下,独立获得冠军。这可以看作是项目实现了最终的量产成功,没有项目经理的情况,一个产品能够完整地独立运行,虽然运行是小有波折,但她确实成功了!

五、总结一下

生活中每个人都是自己的项目经理,懂一点项目管理对自我的建设好处不少!

 

 

[1] (美)Project Management Institute.《项目管理知识体系指南》.第5版.北京:电子工业出版社.2013.第3页

[2] 同上

9.9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网上购物总是能看到9块9,还肯包邮。看着东西介绍着很诱人,于是就一定会下单买上一个。心理作用无非是大不了就损失9块9,但是万一真的如介绍说的那样,岂不是赚到?

其实九块九买的东西里颇有一些不错。如我现在放在电脑边的甲醛检测仪。因为办公室新装修,连续有同事感觉头晕眼花,不得不暂时搬离。但是我却没有任何的感觉,莫非是我感觉迟钝了不成?于是领导从网上花钱租了一个高端的室内空气检测仪来,测了一个礼拜,终于甲醛的数值超过0.1mg/m³了,于是坐实了装修承包商的”草菅人命”。

可是租来的东西终究是要还的,装修好的办公室终归是要坐的。于是各种办法都出来了,不论刮风下雨24小时的开窗通风那都是常规手段了,各种竹炭包、环境植物层出不穷。过了一段要检测一下除甲醛的效果,这个时候恰巧遇到了9块9包邮的甲醛检测仪。于是买来测了一下,发现竟然数值很好。于是乎,有同事就说,这么便宜靠不住的。没办法,做一个对比试验吧!找了一个大家公认的”剧毒”的柜子,把测试仪放进去,之间数值蹭蹭蹭地往上窜。这下放心了,9块9还是靠得住的。

人在绝大多数的时候都需要一些数值来作为支撑或者说心理暗示。比如这甲醛测试仪测出来的值,又比如网上那些9.9包邮。

高铁中转

每次去浙南的火车票都不好买。不好买并不是买不到车票,而是说买不到座票。常常是从早晨8点过后,一直到下午4点以前,所有的火车班次都只有站票。

也不是没有在高铁上站回魔都,但正是因为站回上海,才知道腿和腰得多累。

后来想出来一个方法,先买座票坐到宁波,再从宁波买一张座票坐回上海。出发前取好两程的车票,到了甬城之后,在站台上给管理人员看一下从宁波出发的车票,于是就可以不出站直接走进候车厅了。宁波站的候车厅有点缩小版的虹桥站的感觉,可以去二楼买一杯咖啡。一般规模小一些的高铁站,能有个永和豆浆就算高配了。

中国的高铁算是四通八达了,原先一些小城市都被高铁连上,生活工作都方便了。一觉睡醒就能从南到北、从东到西,很美好。但是,要有闲。

城市城市

我来过台州,只不过去的是天台县的天台山的国清寺,跟着妈咪去烧香。所以,我不知道台州的市区是什么样子的。昨天下班后,在台州路桥的客户说我的零件发生了问题,要我今天无论如何到现场来服务一下。原计划是要来这里一趟的,但是不应该是这样匆忙的。

上了火车才知道客户的工厂其实不在路桥,而是在椒江,都要靠近大海了。自作聪明地把动车下车的站点设定在了温岭,虽然从温岭到椒江和从台州站到客户的工厂的距离差不多,但是火车票贵了几块钱。时近春运,越来越多白天的火车票只剩下了站票。于是不得不早早地出门,为了赶一趟有座票的列车。

高铁、动车的车厢明亮宽敞,或许是老一点的车型,座位下没有插座,于是只好在到站前的一个小时站在洗手台的插座边为手机充电。充电的时候就想着,十几年前坐着特快去南京读书的时候,已经觉得那是飞速了。看着洗手台上镜子里的自己,想象着如果这是开往拉萨的火车该多好,就这么摇摇晃晃一个人去逛逛。

客户的工厂是一个很新的工厂,新得到处都能闻到油漆的味道。白色的厂房一直连到很远很远。工厂无一例外地处城市的边缘,附近什么配套设施都没有。快速的工业化让城镇的生活根本来不及跟上。

困于出差住宿标准,为自己预订了一家标有全季酒店的酒店。但是等到了酒店前台却被告知,这里和华住集团的全季没有半毛钱的关系,将就着住下。一个人的差旅最无趣的是吃饭,原计划晚上请客户的几个工程师一块吃顿饭,没想到客户真是民营企业的“典范”,竟然是十二小时制的八点半到八点半的工作制。

一个人就不愿去寻找什么美食了,况且椒江真心没什么可以吸引人的地方。吃好饭,掏出手机找到附近的星巴克,去买了一杯咖啡,然后慢悠悠地走回酒店。看了看计步,应该是够了。

椒江虽然是台州政府所在,酒店虽然离开政府不远,但是过了晚上七点半,路上车辆和行人明显少了很多。倒让我感到丝丝冷意,走在树影的暗处竟然产生了今夕何夕的错觉。似乎除了北上广深之外的地方,夜晚总来得特别早。这里的城市确实不如魔都高达上,但是路上的汽车品牌倒是看齐一线城市的。于是想到很多很多。

入住酒店时,接到了一个猎头的电话,不知道为什么,明明是在满格信号的状态下,通话连断两次,冥冥之中不要我离开吗?

身在异乡,思想总会特别的缥缈,可以想起很多,也可以忘记很多。只是写着写着就有些冷了。晚安!

最近

这段时间的记述

最近有些忙也有些不忙。忙的点很奇怪,不忙的时候却希望忙一点。所以为了预备将来想不起这段时间的事情,要用文字记录下来。

  1. 宝宝越发长大了,长相呆萌,实则很有些小聪明。再说了,女大十八变,长了自然就知道要好看的。那日我与妻说虽然宝宝看着聪明,可是却不见得有读书的天赋。然后与她说了《伤仲永》的故事,但愿宝宝今后不是这般。
  2. 从三、四月份去参加了集团的一个高潜人员的培训班。班上都是来自于各个集团下属企业的菁英,自然而然生出了一丝比较之心。初时觉得世界之大,颇有井蛙之谈。再后来慢慢也就习惯了,发现人都是如此,不可妄自菲薄。原来众人表达不满的方式都一般无二,原来所有看似光鲜的企业也都有这些问题。那么剩下的就是努力上升,自上而下的改革。
  3. 说到努力向上,这些时日来心中不止一次生出要辞职另谋髙枝的打算。有时是被离职的前同事的朋友圈刺激的,有时是被在职的现同事的朋友圈刺激的,更多时候是被现在企业的文化刺激的。这样来说真是痛苦不堪的。不过,绝少是因为想到钱的。希望是境界较高吧!
  4. 妻和闺蜜计划好了十一月去日本,不带我。带不带我也不算什么事情,因为觉得非自己的定的行程,去了也兴趣缺缺。但是细想来,自己又是好久好久没有出过门。世界什么样子早就忘记了。看见朋友圈里那些天南海北、上天入地的照片,不免心动。才发现,生也有限……可惜可惜。
  5. 近时总觉得自己身体大不如前,总觉得自己哪里有恙。这可能就是患得患失了吧!所以,要健康,要运动。今后这一直是目标。
  6. 买了几个保险,为的是健康,为己为人。其中一个下雨险,十月开始,只要天公在上下班时下雨,我便可获赔。又是一堆矛盾,但下雨就会心情好了。今年没有台风来魔都,所以也未见到几场豪雨。

隔山

民谚“隔行如隔山”,诚不我欺也!

从前有一种学者叫“博物学家”,不知是那部书里读到,说今时今日是不能再诞生博物学家了,因为学科的专业化。

最近的工作需要了解一下公司总部的角色定义,去下载了几篇文献,通读下来才明白,这管理学中的一隅竟然也是别有洞天。

都说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所以想自己搭建一个Sharepoint的环境用于项目管理,再看了看教程,又是头疼。

最近又有些心动,觉得这不是我的工作。真是那句话“世界这么大,我想去看看”。

竟然已经过了立秋,时间走得真快。功成名就啊!太远了……